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三百九十章 痛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三百九十章 痛

     “家主!”看到云江,云福蓦地老泪纵横。

     云江的神情却有些呆木,不住的拉扯着云锦绣的手唤着:“锦绣啊……锦绣啊……”

     君轻尘眸光缱绻的看着沉睡不醒的云锦绣,浅声道:“是孙伯伯吧?锦儿重伤,需要一间客房。”

     孙汤猛地回神,连忙道:“玲儿,还不快些带路。”

     孙玲玲早完全看呆了。

     哇!

     她长这么大,就没见过比这个少年更好看的人了!

     以前觉得自己哥哥够帅的,现在直接被人家的颜值碾压成渣好么?

     “我也去!”赵水儿跳起来,亲亲热热道:“玲儿姐姐,慕容哥哥说,锦绣姐姐是女孩子,不能让轻尘哥哥照顾,为什么?”

     孙玲玲挠了挠头:“这个啊……男女授受不亲嘛!”

     被天才营的少女唤姐姐,怎么感觉自己一下子无比高大了呢?

     孙玲玲暗搓搓的看了一眼慕容栎,哇!又来一个将自家哥哥秒成渣的!

     东洲啊……幕滇学院啊……天才营啊……

     传说中的存在啊!

     她三生有幸,竟然跟传说共呼吸同一片空气,感觉自己似乎一下深沉了。

     轻飘飘的,孙玲玲像是踩在棉花上,连忙带路。

     看着云江也要跟着过去,孙汤连忙上前:“云家主,锦绣不会再有事的,你还是换件衣裳吧。”这般破破烂烂的,看着委实叫人心酸。

     “是啊家主,大小姐不会再有事了。”云福擦干眼泪,上前扶住云江开口。

     云江微微僵着身子,终还是止住了步子。

     见云江听得进他们的话,孙汤这才放下心来,连忙让孙逸寒安排这些贵客们各自休息。

     也确实该休息了,那个叫辰逸的少年,坐着都睡熟了呢。

     这厢,孙玲玲很快收拾好了客房,看向君轻尘道:“好、好了……”

     察觉自己有些结巴,孙玲玲暗暗的给自己一巴掌,真是没出息,竟然连话都说不利索!

     以前觉得皇室里的人尊贵,现在,她才是见识到了,什么叫真正的尊贵!

     这个叫君轻尘的,即便不言不语只是站在那里,全身都写满了尊贵好么?

     君轻尘抬步,走到床榻前,将昏睡的人儿放在床榻上。

     赵水儿趴在床沿,小声道:“轻尘哥哥,锦绣姐姐什么时候醒来呢?”

     “多则上月,少则几日,便看锦儿如何恢复了?”君轻尘眸光始终落在云锦绣脸颊上,“孙姑娘,劳烦备些热水和干爽的衣物来。”

     孙玲玲反应好半天才发觉这位大神是给自己说话的,连忙道:“哦!我这就去!”

     说罢火速向外冲去,冲到门外又奔了回来,不好意思道:“那个……君……轻尘是吧,你刚才要我准备啥来着?”

     完全没听到好么?

     君轻尘这才回身将方才的话,一字不漏的重复了一遍。

     孙玲玲这才一拍脑袋,火速又奔了下去。

     赵水儿“嘻嘻”笑道:“玲儿姐姐真是可爱。”

     君轻尘起身道:“我去给锦儿准备些药汤,水儿,你需寸步不离这里。”

     赵水儿立刻端正态度:“遵命!”

     君轻尘抬手揉了揉她脑门上的碎发,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

     沉睡……

     脑海里,这个意识一直存在。

     云锦绣感觉到无尽的疲惫,可偏偏意识,却渐渐的清醒。

     “看!又是她!就是她发了疯,杀了我们一个族人!”

     “她是恶魔!我们都要离她远点!”

     “连她父母都不要她了!她是个怪物!”

     鄙夷古怪的视线纷沓而至,云锦绣看到四岁的自己,抱着一个破布娃娃,孤零零的站在明暗交错的光影里,紧紧搂抱的娃娃,泄露了她的紧张。

     可那时她就明白,无论她多么紧张,多么害怕,她都不能表露出来。

     一旦她有所表露,将要面临的,会是更多的指责。

     四岁的她,手中已沾染了鲜血。

     那个族人将她骗到房间里,不知为何,要撕扯她的衣裳。

     那种行为,她很不喜欢,拒绝换来的却是那人无尽的虐打。

     她杀了他。

     即便如此,族里的人却不会将她杀掉!

     她是那个人的影子……

     “快!将她绑起来!”

     美丽的少女高声开口,云锦绣看到四岁的自己被五花大绑,小小的身子上被手腕粗细的绳子,勒出一条条的血痕。

     少女举起笼子,笼子里有鲜活的四处逃窜的脏兮兮的老鼠,云锦绣看到自己的嘴被掰开,少女恶劣的要将那老鼠塞入口中。

     无法名状的痛苦,使得云锦绣面色都苍白起来。

     那些过往……不愿再回想起来的过往……为何要这般赤裸裸的呈现在自己眼前?

     强烈的恶心,使得她蓦地干呕起来,人也陷入无法言状的恍惚中。

     放肆的笑声,宛如魔咒般,缠着她。

     “锦儿!锦儿!”

     焦急的声音自极远处传来,云锦绣猛然间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伸着手,一把便向那声音探去。

     濒临死亡般的窒息感……

     痛苦!

     好痛苦!

     “锦绣姐姐怎么了啊?”看着床榻上挣扎痛苦的云锦绣,赵水儿“哇”的哭出声来。

     “锦儿!”君轻尘蓦地将手探过去,任由云锦绣一把抓住,指甲因太用力,刺破了手上的皮肤,鲜血丝丝缕缕,氤氲出来,可君轻尘却浑然不觉般的,紧紧的将她抓着,柔和的力量,不断顺着云锦绣的经脉,流入她的体内。

     他不知道她经历了怎样的过去,他只能深切的感受到她的痛苦。

     那样刻骨铭心,令他心如刀绞。

     哪个女孩子,会天生这般冷漠,哪个女孩儿的生命里,不是开满鲜花,充满欢笑?

     她缺失的,恰恰是他们最需要给的。

     然依然有人,不断的剥夺着她不多的拥有。

     那一瞬,他想给她他的所有……

     “我还活着吗……”

     抓在他手上的力道,猛然消失。

     声音微弱的传来,却问出了这样直击人心的话。

     君轻尘蓦地看向她,她已睁开眼睫,漆黑的眸子里,浸染着茫然,那许多许多的痛苦,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

     “锦儿,你很好。”

     君轻尘无法克制心里汹涌的怜惜,低低开口。

     云锦绣眼睫微垂,良久道:“我……不太好。”她糟糕透了,从里到外,都糟糕透了。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