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三百九十二章 纯洁关系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三百九十二章 纯洁关系

     她这话一出,众人不由哄笑。

     耳听着众人笑闹,云锦绣觉得精神也跟着松弛下来,她缓慢的走在最后,君轻尘陪同在侧。

     “看这个。”云锦绣抬手,指尖在空中轻划,接着一个极为玄奥的阵法缓缓出现。

     君轻尘一怔:“这是……”

     “我在家中发现的禁阵碎片。”云锦绣眼睫微抬,为了躲避追杀,父亲开启禁阵,家中人尽从阵中消失。

     可这禁阵如此繁复,已非她现在所掌握的阵法资料能够猜测。

     父亲为何会使用如此复杂的禁阵,这禁阵又是通向何处?只有知道了地点,才能找到那些失踪的云家人。

     她觉得,君轻尘或许会知道。

     君轻尘心头一软,她这是在跟他商量事情么?

     目光落在那繁复的阵法上,看了许久,他突然道:“还有别的碎片吗?”

     云锦绣顿了顿,又画出一个碎片来。

     君轻尘过了许久方道:“这是一个古阵。”

     云锦绣一怔:“古阵?”

     “古阵虽然是以星卦为核心,可手法极为繁复,为的便是防止阵法被人复制。若是我猜的不错,以前的云家,应曾经兴盛过。”君轻尘缓缓开口。

     “三代以前,在出云,还算小有势力,后来便衰败了。”

     “家族古阵,通常用来防御,这古阵,却只是个手法复古的穿空阵,却不知为何会被称作禁阵。”君轻尘眸光清润的看向云锦绣。

     云锦绣怔了怔,过了许久方道:“……我不清楚。”

     此前,她从未听从父亲说起过这个阵法,君轻尘这一问,反而问的她无言以对。

     看着她难得露出的懵的表情,君轻尘蓦地笑了起来,声音清润,如珠玉缀盘,引得前面的人纷纷回头看了过来。

     “喂!你们两个,走快些!”慕容栎拧着眉头开口。

     “人家小两口说悄悄话,你催着什么劲!”聂羽漫不经心的开口。

     慕容栎瞪了他一眼:“什么小两口,他们是纯洁的男女关系!”

     聂羽看了一眼君轻尘道:“纯洁的男女关系,这个我信,某位大神约莫连人家的小手都没拉过!”

     君轻尘淡淡道:“皮疼了?”

     聂羽立刻打着哈哈道:“前面是不是就是清凉洞?”这话却是问孙玲玲的。

     孙玲玲没想到话题会这么快的转移到自己身上,措手不及道:“问我么?”

     “嗯哼。”聂羽耸肩。

     孙玲玲嘴角微抽,这个人说话,前面都不加名字的吗?

     “前面便是了,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跟哥哥进去取酒,锦绣,你也来。”

     这清凉洞,是真的在一个山洞中,周围打扫的很是干净,古朴的石台上,还积着雨水。

     方一靠近山洞,云锦绣便感觉一股清凉气扑面而来,那清凉气中还夹杂着潮湿的灵气,闻之令人精神一震。

     洞前垂挂着吊藤,藤上开着淡紫色的小花,小花弥漫着淡淡的香气,沁人心脾。

     孙玲玲撩开吊藤帘道:“他就在里面,不过他人变得很古怪,恐怕不愿意见你呢。”

     云锦绣眸光微闪,抬步走了进去。

     踏入洞内,一切反倒没有那么潮湿了,地面被清扫的一尘不染,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玉石台,台上背对着坐了一个披头散发的身影,衣衫褴褛,甚至有恶臭扑面而来。

     孙玲玲小声道:“我们想给他清洗伤口,可他死活不让我们接近,你小心些,啊。”说着她拉着孙逸寒进了隔壁的洞内。

     云锦绣看着那落魄的身影,微微凝眉。

     曾经清润如竹般的人,谁能想到竟然会狼狈成这般?她第一次见他时,他虽病入膏肓,却也未狼狈至此!

     眸光落在他的身上,腐烂的身体怕是因这冰极寒玉的缘故,没再有蛆虫爬出来,可那些伤,虽只是从破烂的衣物内露出小部分,却也触目惊心。

     该是多么阴暗的心理,才将人害成这样?

     云锦绣步子一顿,而后抬步走了过去。

     随着她的脚步接近,玉石台上的人,身子突然轻颤起来,她靠的越近,那身子便颤的越厉害,直到某一刻,他喉咙里突然发出破裂般的声音:“别过来!”

     云锦绣步子微微一顿,接着,还是走了过去。

     那人像是受到了某种刺激,挣扎着就向下翻去。

     玉石台虽有一丈多高,可那高度,对于现在他的来说,足以造成二次伤害。

     云锦绣微微凝眉,蓦地抬手,落在他的肩膀上:“如果你是无颜见我,大可不必。”

     扶他上位,虽是为了给云家一个坚强的后盾,但云家出这种事,却也并非他的责任。

     她还不至于迁怒于他。

     然他惊慌的避开她的手,狼狈的缩到角落里。

     腐烂的血肉内,又开始渗出脓血。

     那味道,即便在这清凉洞中,也极为呛鼻。

     云锦绣不说话了,她不说,他也不说。

     沉默像是一座沉沉的大山,压在这里。

     看着那个畏缩的人,云锦绣眸光微凉。

     人这一生,无论遭遇什么挫折,只要还想活着,便要有直面一切的勇气。

     他这是何意?

     逃避?

     精神崩溃?

     自暴自弃?

     若真是如此,她委实没有再说什么的必要。

     若是连他自己都放弃自己,谁也无法将他拯救!

     “我来这里,只是想取个东西。”云锦绣目光温凉,“石城被石岭设计,那时我并不在房间,阴差阳错到了东洲,如今方赶回,我听福伯说,你带回了我娘的遗物,现在是不是可以物归原主了?”

     他身子蓦地轻颤,良久,他抬手,而后缓缓的将那串骷髅头手链托起。

     在那手链上,站满了血迹,好似从满是碎肉的身体里刨出来的一般。

     云锦绣看着那手链,而后抬手,可掌心却未探向那手链,而是抓住了他的手腕。

     他身子一颤,慌乱的就想将手收回,可云锦绣却未给他收回的机会。

     浓郁的白光,缓缓流转,云锦绣凝眉,旋即那白光陡然炽盛,将他完全笼罩。

     那些腐烂的血肉,开始不断的剥落。

     令人作呕的臭气自他体内翻滚出来,可云锦绣却始终没有将他松开。

     肉体剥落的痛苦,使得他闷哼出声,即便满头大汗,可终究咬碎了牙齿的强忍住!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