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三百九十三章 感情深厚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三百九十三章 感情深厚

     落下的腐肉,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腥气,脱落的腐肉下,是泛着紫气的已被腐蚀的,变了色的骨头。

     斑点般的色块,使得他的骨骼,看起来锈迹斑斑,像一根根废弃的铁块。

     这是一种极为阴毒的毒素,名为紫磷。

     紫磷跗骨生存,一旦遍布全身骨骼,那么人也只有死路一条。

     此时的冷非墨,离死也不远了。

     云锦绣看着狼狈到了极点的男人,剧痛使得他瑟瑟发抖,可他却始终低垂着头,不敢正视她的眼睛。

     “驱除紫磷会更痛,不必强忍。”云锦绣眉心微凝,看了他一眼,旋即神念一动,扯出魂火。

     火苗化成细细的一小簇,而后向他的骨骼上灼烧过去。

     炙热的高温所带来的剧痛,使得冷非墨再无法强忍,“啊!”的一声,猛地抬起头来。

     那是一张布满可怖伤痕的脸,眼周甚至还刻着一个大大的“贱”字!

     那字大约是以烙铁所刻,因手法太过残暴,生生的毁了他的眼睛。

     触目惊心的伤痕使得云锦绣指尖一顿,而冷非墨则如痛苦挣扎的野兽,猛地将手扯回,深深的埋下头去。

     “是不是很可怕……”

     低低的声音传来,那语气里,有着无法掩饰的自嘲和痛苦。

     是的,痛苦。

     那些曾经希翼的东西,宛如梦幻般,一个个的在他眼前破碎。

     冷非墨已经死了,活着的,不过是一具被腐蚀的皮肉。

     他是深埋在腐烂中的肮脏,是悲哀,是绝望,是一个心如死灰的落魄者。

     可她,是他心底的明净,纤尘不染,无力染指。

     云锦绣淡淡道:“不过是个皮囊罢了,好坏无关美丑。”

     他身子蓦地颤了颤。

     他这副模样,又有几人见了不惊恐?

     “心如明镜台,何处惹尘埃?”她抬手,指尖微点,火苗窜出,声音微低:“你若是个男人,就不要再在没所谓的事上罗嗦。”

     她从来不会施舍无谓的同情心,更不愿伸手去救一个无药可救的人。

     她所做的一切 ,为的不过是……等价的交换。

     火苗灼烫,将骨头包裹,剧痛猛然席卷而来。

     冷非墨痛苦的惨叫直直的传出了山洞。

     洞外,聂羽猛地一个激灵:“洞里出什么事了?杀人越货了?”

     孙玲玲拧开酒塞,白了他一眼道:“你懂什么,定是锦绣在给冷非墨疗伤!”

     “疗伤怎么疗的这么惨烈?喂喂,你们听好了啊,日后就算我伤的惨绝人寰,你们也别叫云锦绣给我疗伤啊!”聂羽头皮发麻的开口。

     君轻尘端着酒盏,看着杯中的波光潋滟,心思却有些飘忽。

     之前,关于冷非墨的事,他听孙汤提起过一些,这个人竟是出云的前任君主,还是锦儿扶持上位的……且感情深厚!

     感情深厚……么?

     真是令人坐立不安的词。

     感受到自己波澜起伏的心境,君轻尘不由摇头一笑。

     锦儿性情冷淡,若能与人感情深厚,却也是件好事,他这般抓心挠肺做什么?

     “君公子。”

     身后传来孙汤急匆匆的声音,君轻尘微微一顿道:“孙伯伯,何事?”

     孙汤额头冒汗,快步跑到他面前道:“前厅来了几个人,说是要见你,我细问身份,他们也不说,你还是过去一趟好了。”

     君轻尘一怔:“找我?”

     在出云这个地方,大抵没有什么人认识他,然转而他的脸色却倏地微变,扫了一眼聂羽道:“我过去一趟。”

     看着君轻尘倏地郑重的脸色,聂羽不由站起了身:“我跟你一起去好了。”

     出云乃是东洲边陲小国,对于他们这种自幼在东洲长大的孩子来说,这个地方根本是第一次踏足,更不可能会有熟人了,难道是……

     君轻尘步子未停 ,快步向前厅走去。

     人还未到前厅,便听前厅传来朗朗的说话声,那声音使得君轻尘蓦地与聂羽对视,尽是从对方眼里看到了震惊,紧接着,君轻尘快步跑到门厅前,一眼便看到了坐在首位上的中年男子。

     那是个器宇轩昂的男人,一袭绛紫蟒袍,尊贵天成,五官英俊坚毅,眉眼举止间,更是透漏着成熟男子独有的魅力。

     听到脚步声,他抬起眼睛向门外看来,视线漫不经心的扫了君轻尘一眼,继而又看向云福笑道:“哦?如此说来,云丫头竟以武师之力,打败了武王级的方云鹤?”

     云福只当眼前男人是气质尊贵的普通男子,虽然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很不一般,可这个人从头到脚,便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威压力,看起来平易近人中又带了那么一丝的温和。

     提起自家大小姐,云福骄傲的挺起胸脯道:“正是,大小姐是我们云家的希望和支柱,是个了不起的人。”

     男人笑道:“确实是个天赋异禀的丫头啊。”

     看着那个有说有笑的男人,聂羽惊愕的张大了嘴巴,良久方嘴角抽搐道:“君、君叔叔!”

     男人这才将视线收回,看向聂羽:“你们几个,背着学院逃课到此地,可是好大的胆子啊!”

     君轻尘面色一变,蓦地上前:“父亲,事情与他们无关,都是我的错。”

     看着君轻尘郑重的神色,云福也不由的睁大了眼睛:“父亲?”

     君凡起身笑道:“忘记向老先生自我介绍了,我正是轻尘的父亲,君凡。”

     对于东洲君家,显然不是云福这种程度的人能够得知的,当然,这种骨子里透着尊贵的人,会令人产生自然而然的敬崇,云福自然也不敢怠慢,连忙道:“失敬失敬。”

     君凡微微一笑,目光转而看向君轻尘,脸上的笑意却一点点的散去了,一双眸子,溢满了威严之色:“轻尘,你自幼做事条理,从不莽撞,为父对你甚是放心,这一次竟闯出如此大的祸来!”

     君轻尘坦荡荡道:“父亲,孩儿并不后悔。”

     “哼!虚空道如此危险,若非你小叔拼着性命为你支撑,现在你们这些人,焉有命在?”君凡眼睛一瞪,一旁的聂羽立时不敢吭声。

     谁不知道轻尘的父亲,那可是皇级的强者,何况他现在不过是而立只年,便达到了此种成就,在聂家,就算是他爷爷,也得十分的给颜面儿。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