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四百七十二章 给你做窝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四百七十二章给你做窝

     “啊!”

     以淮大叫一声,接着身子自半空软软的坠了下来。

     “以淮!”以香连滚带爬的冲到以淮身边,一把将他抱住。

     受到极度惊吓的以淮,脸色苍白,满脸是泪,身子不断的抽搐发抖,裤裆下,更是湿漉漉的,俨然是吓到失禁。

     云锦绣不再看以香,抬步向前走去。

     “不哭了以淮,好了好了。”以香抱着以淮,眼泪不断的顺着脸颊滚落,她微微抬头,看着宫云澈远去的身影,眼底滑过绝望与悲戚。

     她果然是蛇蝎心肠吗?他杀了她的父母,可心底却提不起一丝的恨意,甚至隐隐的,还有那么一丝的解脱……

     x

     以香的事,并未在云锦绣的心湖里翻起浪花,没有理会围观众人畏惧探究的目光,沿着路人自动让开的小道,云锦绣步子缓慢的出了人墙。

     阳光又炽又亮,白花花的洒了下来,落在铺的整齐的方形石板上,有些耀人眼睛。

     云锦绣扫了一眼角落,猪九和屎盆皆不见了踪影,这才抬步向前走去。

     “大哥哥,要买花吗?”

     一个小孩子突然挡住了云锦绣的去路,那是个全身脏兮兮的小姑娘,手里拎着的竹篮子里,开满了繁繁簇簇的野花,五颜六色的,煞是好看。

     云锦绣顿了顿,这随处可见的野花,她要来做什么?

     “大哥哥,鲜花当然是要送给喜欢的人了!”小姑娘眨了眨大眼睛,怯怯的开口,“你买一些,好么?”

     喜欢的人……

     云锦绣怔了怔,旋即弹出一枚金币,将那一整篮子的花都拿了过来。

     虽然不知道喜欢是什么东西,但这个竹篮子给狐狸做窝,倒是刚刚好。

     想着狐狸被五颜六色的花簇拥着,云锦绣不由觉得好笑,这般想着,便加快了脚程,直奔青城山。

     山门外,几个守门弟子正义愤填膺的议论今日八山武比的事。

     “没想到那小子竟然成了最后的胜利者,一定是暗地里做了什么手脚,灵月师姐怎么会输!”

     “等那小子一来,我们就联手,好好打他一顿,为灵月师姐报仇!”

     “那个……不用等了……”一个弟子瞪圆了眼睛,僵硬的往他们身后指了指。

     那几人只觉背脊一寒,倏地回头,正看到从他们身后走过的宫云澈。

     云锦绣神色漠然的向前,经过那几人时,眼睛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

     被那漆黑的眸子一盯,那几人不由吞了口唾沫,竟眼睁睁的看着宫云澈不紧不慢的进了山门……

     “表哥!”

     远处,龙龙担忧的跑了过来。

     云锦绣这才将视线收回,在龙龙身上扫了一圈,见毫发无损,这才道:“狐狸呢?”

     龙龙小脸一白,急声道:“我将小狐狸放草棚里,可是一眨眼它便不见了。”

     “不见了?”云锦绣拎着花篮的手,微微的松了松,却未停留,抬步便向陋棚走去。

     之前棚子被郭宝烧掉,龙龙草草的搭了个棚子,颤颤巍巍的矗立在山坡上,风将茅草吹的凌乱,好似随时会坍塌似的。

     云锦绣撩开破旧帐子,往棚子内看了一眼,里面除了铺的整整齐齐的茅草,便再无它物。

     是离开了么?

     离开了吧。

     纵使,她知晓它不会在这里久留,但果然……还是,有些失望么?

     “给你!”没了狐狸,这花篮自然也做不成窝了,要来何用。

     云锦绣随手将花篮子往身后的龙龙手里一塞,便再没了半分心情。

     “这么一篮子野花,是留给本座招蜂引蝶的么?”懒懒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云锦绣身子倏地一顿,蓦地转身。

     他靠着门扉,整个人沐浴在日光里,皮肤苍白的有些透明,可精神却极好,懒懒看过来时,眸子魅惑而又绝艳,可神色却是难得一见的缱绻。

     “你……没走?”云锦绣自己都未曾察觉身子的放松,她上前一步道:“这篮子,给你做窝。”

     宫离澈拎着篮子的手一抽,视线落在她的脸上。

     这张脸啊……说这句话时,还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他抬手将她拉近了些,微微倾身靠近她耳侧,慢条斯理道:“你不知道本座更想跟你睡一起么?”

     云锦绣:“……”

     不知为何,现在他很多的话听起来,都与以前听起来很不同。

     “这篮子,我们愉快的让它装鸡蛋,好么?”他倾身,在她唇上吻了吻,一副商量的口气。

     云锦绣沉吟:“……也可以装点别的。”

     他靠这么近,她一抬睫,就将他的眉眼看的清晰。

     天魂狐狸,其实也没那么可怕。

     他蓦地笑了,眉目之间,皆是惊心动魄的绝艳:“对于本座来说,已经装满了。”

     云锦绣眸光微暖,良久开口道:“是要走了么?”

     本以为是一场不告而别。

     闲话离别总好过猝不及防毫无准备。

     “嗯,现在你可以抱着本座依依惜别泪洒衣襟了。”他将花篮收入空间,只觉这些野花,比平时所见的奇花异草要可爱,真是对他自己的眼光,越来越不敢恭维了。

     云锦绣微微抿唇:“好。”

     她有些僵硬,却还是抬手,轻轻的将他抱住。

     宫离澈身子倏地僵住。

     “我……不太会掉泪。”云锦绣靠在他心口,犹豫了一下开口,“大约做不到泪洒衣襟了。”

     这一别,不知何时再见,亦不知下次,他是否还如此时这般,与她闲话。

     如果,每次重逢,都以他受伤的样子相遇,那……还是不要见了。

     云锦绣脸颊贴在他的衣襟前,皮肤能够感受到他襟前细密繁复的纹路,一如此时心绪。

     何时开始,一见他就心乱如麻了呢?

     宫离澈呆怔怔的站着,良久雪白的狐尾方晃了晃,似倏地从某种迷思中回过神来,他抬手将她揽在怀里,声音低慢:“如果可以,永远不要为别人哭泣,包括我。”

     x

     云锦绣不知何时睡的,醒来时,龙龙正蹲坐在旁边,大眼通红。

     “表哥,你醒了。”一见云锦绣醒来,龙龙连忙上前。

     云锦绣看了眼天色:“我睡了多久?”

     “从昨天到现在。”龙龙满脸自责,“都是我不好,弄丢了小狐狸。”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