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五百三十三章 我哥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五百三十三章 我哥

     虽说这询问的心思,是明目张胆的,可被他这般直白的反问,云锦绣还是感觉到一丝的不自然。

     正无言之际,他却拉了她的手,声音明清的山风也似:“……足以保护你的阶别。”

     云锦绣微微抬睫看他,漆黑的眸子里,氤氲着紫藤花色。

     保护她?

     以前,也有人跟她说过,要保护她,可后来,她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那是她清漠的童年时光里,第一次付出信任,可最终却成了别人将她逼上绝路的试炼石。

     自己的生命,交给别人来保护,那不是傻子么?

     可为什么……这句话,还是戳在了她的心口,死寂的世界里,竟飞起了萤火,令她怔忡的回不过神。

     宫离澈……为什么是宫离澈对她说出这种话,旁人的话,她大概会不屑一顾。

     “我……”她想开口,却觉声音微微有些哑,清了清嗓子方道:“自求不顾,还敢大言不惭?”

     说罢,她转过身,不再搭理他,抬步向前走去。

     宫离澈立在原地,眼底滑过一丝细碎的光。

     这样妄言的自己,真是连他自己都觉得讨厌啊。

     若他离开,她真的受伤,他又能怎么办呢?

     “云锦绣。”他开口。

     她一怔,回过身来看他。

     “今日,本座是你的。”他蓦地笑了笑,神情里有故作轻松的得色。

     云锦绣颇有些嫌弃的开口:“有个随时可以差遣的妖仆,却之不恭。”

     宫离澈晃了晃狐尾懒洋洋笑道:“这种祖辈积德的好事,你难道不应该感动的热泪盈眶?”

     云锦绣依旧嫌弃:“眼泪是什么东西?从未掉过!”

     他只觉心口被密密的针刺了一下,他记起她幼时的身影,软软的黑发,乖顺的披散在肩头,刘海细细碎碎的,遮住了大大的眼睛,她仓惶的奔逃在黑夜下的巷道,断骨在她的身体里磨损着血肉,可她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这种梗在心里的,是心疼吗?

     还真是种罕见的,令他印象深刻的感觉。

     他步子迈开,银雪似的长发被风扬起,繁复的衣袍缓缓变幻,再出现在云锦绣面前时,已然敛去了狐尾狐耳,宛如翩翩浊世佳公子般,换了一副装束。

     周围的嘈杂以他们为中心,猛地静了下去。

     宫离澈眸光微哂,慢条斯理道:“夕阳之光如此美丽,我正慎行,不虚度光阴。本座陪你,行这一程,可好?”

     云锦绣怔了怔,抬睫看着他,地魂时,她惯喜欢叫他敛去这些特征,毕竟太招摇了,那时他总是不愿意的,大约隐藏这些特征,对于妖族的人来说,很难接受。

     他其实不必现身陪她一起,他不知道,他即便这副模样,也令人移不开眼睛去。

     何况,若是在这里暴漏身份,真的安全吗?

     “这不是我那心腹大患嘛!”

     不远处传来声音,云锦绣一怔抬头看去,却见夏辛野正骑乘着一头麒麟猛犸,招摇的奔了过来。

     云锦绣心想,自己要不要拉着宫离澈……跑?可,她跑什么?又不是杀人越货了!

     看着夏辛野面色红润的模样,显然不是坐穿了牢底跑出来游街的。

     宫离澈亦微微抬睫,视线落在夏辛野身上。

     夏辛野原本还想调侃云锦绣两句,可视线触到她身侧的男子时,心头倏地一沉。

     这感觉,来于一种睥睨的威压且毫不客气的藐视,令他心悸的是,他竟没有半丝反抗的脾气。

     这个人是谁?为何他从未见过?

     难道云锦绣在东洲城,认识了了不得的强者?

     “这位是……”

     云锦绣顿了顿道:“我哥。”

     宫离澈:“……”他觉得,换个称谓,他更喜欢。

     夏辛野大吃一惊:“真是万万没料到,你竟然还有一个哥哥!”他下意识的拱手:“久仰久仰。”

     云锦绣嘴角微抽,有什么好久仰的,在东荒,宫离澈的名字大约还不如她宫云澈有知名度。

     “找个地方说。”云锦绣淡淡开口。

     “二人世界岂容他人插足。”宫离澈一脸“雄性退散”的表情。

     “这里哪有两个人?”云锦绣睨他一眼。

     宫离澈不爽的想要晃晃尾巴,可却发现尾巴被自己收了,只得杀人似的盯看着夏辛野。

     夏辛野一头冷汗,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云锦绣的哥哥不待见他。

     “咳,去前面那个客栈好了。”夏辛野默默的给宫离澈一个后脑勺,率先向前走去。

     云锦绣刚要抬步跟上,宫离澈却先她一步,将她的手拉住,凑到她耳侧咬牙道:“今日不许离开本座半步!”

     他这般不通情理的黏她,已经是许久之前的事了。

     虽明白夏辛野有许多事要说,但宫离澈在身侧,似乎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云锦绣犹豫了一下,并未将手收回,只任由他拉着。

     夏辛野看到两人扯着的手,面色有些古怪。

     云锦绣跟她哥哥的感情,有点微妙啊有点微妙,何况,跟云锦绣待久了,他也了解她的性子,鲜少愿意被人这么拉着手不放的。

     难道,是他不良书本子看多了,所以脑子有点浑?

     “嗷!卧槽!”远处,巷道鬼鬼祟祟探出的猪脑袋,嗖的一下又缩了回去。

     身后屎盆“啪”的一声,正撞在猪屁股上,不由破口大骂:“擦!突然停下来干什么!”

     “老子没看错吧?死狐狸回来了?”猪九揉了揉眼睛,看着街道上,很像个人的宫离澈,心虚的准备跑路。

     “什么死狐狸?”屎盆不明真相,就要冲出去,被猪九一把给抓住。

     “哇擦!宫离澈!”屎盆“嗷”的一声大叫出声:“我男神!”

     猪九一抽:“玛德,你丫鳖喊!”

     “男神!男神!男神!”屎盆打了鸡血似的,“嗖”的一下,便挣脱了猪蹄子,猛地向宫离澈窜去。

     云锦绣正与夏辛野说着话,某狐狸正怒火中烧,突然天外飞盆,抬手一扫,只听“啪”的一声,盆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远处的屋檐上,砸出个极端妖娆的曲线,不见了踪迹。

     云锦绣嘴角一抽,正与宫离澈说盆是她的盆,下一瞬便见一头春心荡漾的猪狂奔了过来。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