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五百六十二章 是醉是醒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五百六十二章 是醉是醒

     “啊!啊!”少女凄厉的尖叫,她看着渐渐昏暗下来的天空,她感觉整个人,都似要被即将到来的黑暗,吞噬。

     她还活着,她不如死了!

     *

     云锦绣睁开眼睛,她看着掌心的风旋,这是她努力了“半个月”的结果。

     风旋在她掌心不断变大,周围的空间,似乎都被那风旋给卷了进去,发生了微微的扭曲。

     难道这生禁,只是个简单的术吗?

     然下一瞬,云锦绣眸光亮了。

     她感觉丹海处的武力,开始凝聚起来,随着风旋的旋转,那武力越来越澎湃,渐渐的,开始向第六颗命珠汇聚而去。

     这才是生禁!

     云锦绣心跳加快。

     每一个功法的使用,都会消耗大量的武力,而生禁在使出强大功法的同时,竟然能快速补充体内干涸的武力,那岂不是意味着,这术法,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所谓生禁,竟然是取生生不息之意!

     感受着体内越来越澎湃的武力,云锦绣重新进入修炼状态,而她周身的气息,也开始寸寸拔升起来。

     ………

     凤水汐出现在天才营时,便嗅到了一股浓郁的酒香。

     她顺着那酒香传来的方向,向前走去。

     梨花桃花开的奢靡,远远望去,红白堆叠,好似一副绵延开的柔情画卷。

     她在那画卷里,看到一道身影,心倏地紧绷起来。

     自凤家出事后,凤家众人便住到了司空家,然她始终不能习惯。

     她自幼喜欢护着东西,属于她的,谁也别想抢走,而对于她房间里摆设的物件位置,更是有种近乎疯狂的偏执,曾有个不长眼的丫鬟将物件放错了位置,她一怒之下,生生将其鞭死。

     与其住在司空家不习惯,那还是回到学院来住好了。

     可这个学院里,是否还能见到那个她想见到的人?

     视野里真的出现那人的身影时,凤水汐感觉心底所有的担忧,都成了漂浮在心上的气泡,她强行按压下心底起伏的欢欣,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

     少年身侧的木桌上,放着一套精致的杯盏,釉里红的酒壶里,隐隐的飘出酒香。

     他拿着空酒杯,正怔楞的看着远处的流水,红的白的花瓣落在水面,顺着水流的方向,流向未知的地方,一只水鸟划过水面,轻盈飞过。

     凤水汐心头蓦地揪了起来。

     他在一个人喝闷酒?

     她的印象里,轻尘从不会如此,那么多年了,她还是第一次在他身上看到萧索。

     她清晰的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他时,也是这样一个天气,父亲逼迫她前来与君家同样年纪的小姐玩,她是哭着来的。

     君家的小姐是小姐,她便不是小姐了?

     凭什么叫她陪着君家小姐玩?只因君家比凤家强大?

     她气闷的踢着树干,那时也是这样桃花盛开的季节,她一脚下去,花瓣簌簌的飘落,心中却在发狠,待见到那君家小姐,她定要好好的教训她。

     “那棵树做错了什么?”

     声音是自身后传来的,她吓了一跳,猛地转过身来时,便看到小小少年,正微微凝眉的看着她。

     那实在是个美好的不像话的少年,他不知道,即便是他那样的蹙着眉头,却也将漫山遍野的桃花,织进了她的梦里。

     那个梦,完全的属于她自己,又如何能被别人抢夺了去?

     有多少个女孩儿想要将属于她的梦拿走,她记不清了,但她记得每个少女在她手里失去生机时的惊恐。

     她为他,做了那么多,那么多……

     似察觉到杯子空了,他微微抬手,拿起酒壶,目光不经意的落在她的身上。

     凤水汐立时展开笑颜:“对影独酌,不是很寂寞?”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那双眸子璀璨着星光,却也氤氲着桃花般的醉意,只是他依然坐的笔直,没有流露出半分的醉态。

     “不是去了魂塔?”他看着她,眸光微微流转,良久笑道:“来这边坐。”

     凤水汐险些没有从他的话里回过身。

     他从未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她,亦从未用这般的语气与她说过这样的话。

     她无法不听他的话,身子僵了僵,终还是走了过去,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心像是坠进了流水里,被冲刷,被激荡,周围的一切,似都被染上了酒气,那般清香四溢,令她几乎无法从中醒转。

     他微微的偏过身,将另一个杯盏递给她,轻缓道:“这里是茶,你喝这个便好。”

     凤水汐身子颤了颤,她蓦地抬睫看着他,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他目光里盛满了温柔和宠,唇瓣被酒液沾湿,长长的眼睫下,一双眸子,却看着她,那许多的情绪,凌乱而斩不断,却都写满了深情。

     凤水汐只觉心脏不受克制的跳了起来,脸颊晕红成一片,她小声道:“轻尘……你,是不是醉了?”

     他道:“没有,我很清醒。”

     这样的君轻尘,是她从未见过的样子。

     真的是……没有醉吗?

     凤水汐不由的捏紧了帕子:“你从未这般待过我。”

     君轻尘看着她道:“是我让你困扰了。”

     凤水汐身子一颤,连忙摇头:“轻尘,你别这么说,我,从来没有觉得困扰。”

     “我有些后悔。”他看着她,眉目里,有难解的情丝,“若是,当年我们不曾相遇,是不是今日,便是另一幅光景?”

     少年的声线带了一丝轻颤和沙哑,却似一根细细的针,刺在凤水汐的心口。

     多年苦恋,原来她跟他,都是深藏着这份感情么?

     她真傻,竟还以为,他对她丝毫无感,原来,这一切,终不过是她的胡思乱想罢了。

     “我很庆幸当年的相遇!”凤水汐蓦地开口,“我……从未后悔,轻尘,我们……”

     少年的身子一颤,他目光里,有些迷茫,有些怔忡,然更多的是惊喜,一种置身梦境般的惊喜。

     他微微倾身,向她的脸颊靠去……

     悦薇自房间出来时,才发现轻尘和云锦绣竟都不在院子里,她微微一愣,接着有些无奈:“是一起出去了么?”

     看了眼快日暮的夕阳,她拿出毯子,给醉的不省人事的小天才们盖上,这才揉了揉脖子,抬步向外走去。

     *

     补一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