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六百四十五章 委屈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六百四十五章 委屈

     云锦绣也被那白骨引着,踩着厚厚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的向那古木追去。

     楚梦寻微微蹙眉,旋即扫了那不断求饶的几人,冷喝一声:“滚!”

     那几人连滚带爬,忙不迭的向远处跑去。

     楚梦寻这才抬步,向云锦绣追去。

     古树的行动,极为敏捷,根茎却始终没有暴漏出地面,却速度极快的在厚厚的积雪中穿梭。

     云锦绣直跑的气喘吁吁,额角也冒出了细汗,呼出的气息变成白雾,不过片刻,便消失掉了。

     “哇擦!这绝壁是传闻中的悟道树!”屎盆兴奋大叫。

     “悟道树?嗷!老子要了!”猪九因兴奋,大牙都呲了出来。

     悟道树?

     云锦绣眸光也微微的亮了,她此前,只知道悟道茶,还是曾在出云的时候,在梅子介的茶社喝过,那时一杯悟道茶便极为贵重,喝第一口时,若是没有所悟,那么之后,无论喝多少,都不会有所悟了。

     她当时正是靠悟道茶,悟到了以柔克刚之道。

     现在,竟然遇到一整棵的悟道树了,叫人如何不心动?

     悟道树在前面跑,他们在后面追,这一跑一追之下,不知道过了多久。

     那悟道树却始终不知道疲倦,可这厢追赶的两人一猪,却是累的上气不接下气。

     “玛德!这孙子也太能跑了!丫不会是夸父托生的吧?”猪九舌头伸老长。

     “不要让它跑了,悟道树最善隐藏了!”屎盆大喊。

     云锦绣也不断的呼出热气,她倒是不怕悟道树跑丢,毕竟白骨在,可这么跑下去,树没抓到,人要脱力而死了。

     这个念头刚落,白骨突然窜出,阴阳链骤然缠上那悟道树,旋即云锦绣的身子便猛地被扯了过去。

     接着云锦绣只感觉面上一凉,人已然消失在原地。

     “嗷!老子也要进去!”猪九羡慕的直大叫。

     楚梦寻面色微微变幻。

     悟道树他自然知道的,传闻悟道树内,有一间香室,若能进入其内,必然能得大机缘。

     云锦绣这是进去了?

     “那白骨是何物?”楚梦寻面色变幻的开口。

     “老子也想知道它是什么玩意!总之很牛叉就对了!”猪九狂奔着追赶。

     终究还是担心会出危险,楚梦寻亦不再多言,快步向前追去。

     ………

     云锦绣再睁眼睛,已然出现在一间四四方方的木房子里。

     房内有一张自然拱起的木桌,木桌上摆置着一个香台,丝丝缕缕的烟香弥漫,那味道,竟令人灵台无限的清明,云锦绣只觉方才奔跑的疲惫蓦地消散,连带着体内僵硬的武力,也开始流动起来。

     桌面上摊着一本古书,纸页泛黄,隐隐间,有道蕴弥漫其上。

     墙上有一扇窗,云锦绣一顿,向窗外看去,除了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

     她微感奇怪,旋即抬步走到桌前,盘膝坐了下来。

     令她感到诧异的是,那泛黄的纸页上,只是画了一幅画,画上是个女子,然云锦绣看着看着,脸色完全的变了。

     “锦绣。”突然,那女子好像活过来一般,目光向她看了过来。

     云锦绣双手一颤,一把便将书丢了。

     “锦绣,你这个孩子,总是这样。”女子声音叹息,有着浓浓的失望,“不爱说话,总是沉默,你要是能像锦瑟一样,莫寒或许便不会这么讨厌你了!”

     女人的身子出现在身后,云锦绣的身形蓦地僵住,她站在那里,稀疏的月光,自窗外穿了进来,可房间里依旧昏暗。

     她站在那里,背影单薄的,好像风一吹,便会倒。

     “锦绣,你倒是说句话呀!”女人的手落在她的肩膀上。

     云锦绣眼睫垂着,说话……说什么呢?

     该说的都给破布娃娃说了,跟其他人,也就没什么说的了。

     “如果我知道把你生下来,会这么痛苦,当初,我便不该叫你来到这个世上!原本只是想将莫寒抓牢,可因为你,他恨死了我!锦绣,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啊!”女人在她背后,低低的哭了起来。

     云锦绣垂着眼睫,漆黑的眸子里,因这四周的昏暗,变的越发暗沉。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她也不愿来到这个世上。

     可是,谁来给她如果?

     “你为什么不能像别的孩子那样去笑?你为什么不能像你父亲别的儿女那般去讨好?锦绣,你是想害死你亲娘吗?”女人晃着她的身子。

     那一瞬,云锦绣突然觉得,难过。

     为什么……

     起初是不敢,后来是畏惧,到最后,只剩下冷漠了。

     笑是什么?讨好是什么?

     如果能做到,如果这样能让她好过一点,她是愿意努力去做的……可是,笑不出来。

     他们剥夺了她笑的权利。

     影子罢了,笑或哭,都不重要,不是吗?

     “锦绣,你不会笑吗?”

     身子被板了过去,她不得不的,直视女人的脸,那张漂亮的,却布满泪水的脸,绝望与痛苦交融在一起,充满祈求。

     她连忙抹了抹眼泪,努力的展开笑颜:“锦绣,不怕,一点点学,总是能学会的,你看,像这样,露出牙齿,抿起唇角,只要笑一笑便好了。”

     云锦绣看着她,突然觉得,笑是一件令她多么排斥的东西。

     为什么要强迫她做出那样扭曲的表情?

     为什么要让她去讨好那个对自己厌恶透顶的人?

     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为什么呢?

     “你将我带到这个世上,只是当做讨好那个人的工具吗?”她觉得心在颤抖,在撕裂,她想呐喊,想挣扎,可所有的情绪,竟然不能使出来。

     “你为什么要生下我?你生下我,难道不该对我负责?”她眸光里,有细细的红血丝,在浅浅弥漫。

     委屈。

     委屈到眼泪就积蓄在心口,可她却不想让谁看到自己的软弱。

     她给了她生命,却又为什么,一点点的剥夺她生存的权利?

     “如果我给你带来痛苦,你杀了我好了。”她眼神又狠又绝望,声音却轻的没有力气。

     女子蓦地退后一步,惊惧的看着她。

     “从前,我不知道为什么而活,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影子,我是为了云锦瑟的存在而存在,那个云锦绣已经死了,你们跟我,还有什么关系呢?”她紧紧的咬住唇瓣,眼眶越发的红了,像是积蓄了多年的绝望和痛苦,又像是释然,她有些任性的开口:“我不要你们了。”

     不要了。

     那样的自己,那样的过去,那些所有的孤独、难过、悲伤和哭泣,都湮灭了。

     她不要了,即便去追逐,却让自己更孤独。

     就让她一个人好了。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