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六百九十八章 恕难接受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六百九十八章 恕难接受

     一时之间,乌泱泱的人,竟然将茶社围聚的水泄不通。

     云锦绣抬手,将小狐狐身上的水渍擦去,旋即抬起眼睫,一双黑眸冷冰冰的将云若晴锁定。

     “啊!这个孩子!”南宫芷突然惊呼出声。

     云若晴被云锦绣盯的心头微寒,借机偏移开视线,目光落在小狐狐身上时微微凝眉:“这孩子怎么了?”

     就算心里恼火,可她却不得不承认,这个孩子,漂亮的有点过份。

     “我之前听非凡哥哥说说,云锦绣有个孩子,不会就是这个吧?”南宫芷捂着嘴开口。

     云若晴睁圆了眼睛:“孩子?云锦绣你还要不要脸,你跟哪个野男人鬼混生出的野种?”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骤然大叫,“难道是妖狐?”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云凌怒火攻心,这女人居然连这种话都能捏造出来,简直岂有此理!

     云若晴冷笑:“我胡说八道?那这个孩子是哪里来的?”

     云凌蓦地被问住了,妖狐大人的身份肯定不能说的,一时间,自己竟然找不到好的说辞。

     “呵,云锦绣,我们云族家规一向甚严,你在外私生野种,还想重回云族?你现在立刻把神器和九禁归还,否则我便去禀告家族长老,说你不知检点,水性杨花,跟你娘一样,是个下三滥的……”

     “啪!”

     突然,一个莲蓬重重的砸在云若晴的脸上。

     猛然而来的剧痛,使得云若晴眼前一黑,接着踉跄着后退。

     云凌还未回神,手里的剑已然被人拔出,接着小狐狐便抬步走了出去。

     周围的声音猛地静了下去,所有人愕然的看着那个拖着长剑向云若晴走过去的孩子……

     那是个不过三岁的小孩,拖着长剑的模样甚至有些可爱,可不知为何,所有人心里,都弥漫上一层寒意来。

     云锦绣抬手,落在小狐狐的小红帽上,低声道:“我来处理。”

     云若晴终于回过神来,她蓦地捂住流血的鼻子,气急败坏道:“死小孩!你竟然敢打我!”

     她挣扎着爬起身,蓦地拔出剑,陡然向小狐狐刺了过去,然只听“锵”的一声脆响,她手里的剑便飞了出去,一道薄薄的剑刃落在她的脖颈上。

     云若晴的身子蓦地僵住了。

     云锦绣缓缓的眯起眼睛。

     “自家姐妹何至于刀剑相向呢?”轻轻柔柔的声音清风细水般的传来,挡在冷剑前的手缓缓的氤氲出一抹血色。

     “锦瑟,你的手!”南宫芷蓦地惊呼出声。

     “我没事。”云锦瑟没什么知觉般的扫去了血珠,掌心白光一闪,伤口愈合,长睫一抬笑道:“锦绣,你看谁来了。”

     说罢,她拉着云若晴避开身子,而她身后的简乔也完全的出现在云锦绣面前。

     简乔双目含泪,手因紧张,亦紧紧的攥着帕子,她向前快走了一步,待看到云锦绣并未放下的冷剑时,又不由的停下了步子,声音颤颤道:“锦绣……我的孩子……”

     云锦绣的面色缓缓的冷淡下去,她随手一丢,那冷剑“咔”的一声正入云凌腰间的刀鞘,她转身,抱起小狐狐抬步便走。

     “锦绣!”简乔面色倏地一白,急切的上前,“你还是不愿原谅我吗?”

     云锦绣步子未停,继续向前,一旁的云凌则震惊的睁大眼睛。

     怎么回事?

     锦绣的娘不是死了吗?

     这个女人又是谁?

     她为何要自称锦绣的娘亲?

     “愣着干什么?”云锦绣冷冷的瞥了云凌一眼。

     云凌一个激灵,蓦地回神,顾不得多想,拔腿就跟云锦绣向前走去。

     然下一瞬,云锦瑟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她音质依旧浅浅的:“锦绣,叔母对你日夜思念,你这般,未免寒了她的心。”

     身后,简乔难以克制的哭了起来。

     那声音掺杂着许多云锦绣不想去理解的情绪。

     云锦绣心想,自己果然是个冷漠的人,对于那哭声,她生不出丝毫的怜悯,甚至在她内心深处,竟隐隐的有种报复的快感。

     云锦绣并未回头,只凉淡的开口:“我娘,在我很小的时候便死了。”

     她的记忆里,并没有多少关于那女人的记忆,她只知道,那个早去的女人,没有在她的生命里留下什么痕迹,可却给了她生命,给了她一个宽厚慈爱的父亲,给了她一个温暖的家。

     如果她还活着,她想她应该会是一个慈母,至少不会将她推入绝望的深渊。

     她无法改变自己的过去,却可以斩断与过去的羁绊。

     “锦绣,娘知道对不起你,娘知道你吃过很多苦,也受过很多罪,可……娘也是身不由己啊!”简乔声泪俱下,“锦绣,我知道你怪我……”

     云锦绣突然回身,目光落在那个憔悴而又满面泪痕的女人脸上:“我的娘亲因难产而死,父亲拖着残腿将我养大,他实力很弱,面对强权时,不得不忍辱负重,才能保全我的家人和我。他宠我、爱我,把自己能得到的最好的都留给我,会为了救我不顾惜自己的生命,会因失去我伤心欲绝,他不会觉得我是个累赘,更不会因现实的困难剥夺我生存的权利……你又是谁?”

     简乔缓缓睁大了泪眼,僵硬的将她看着,看着那个长大的孩子,眉目冷清而薄情,眸子漆黑无垠,如漫无边际的荒漠。

     她……真的是锦绣吗?

     那样的陌生……那样的决绝!

     简乔只觉周身发冷,她像是溺了水一般,巨大的心伤,像是一块尖石,梗在胸口,痛的她喘不过气。

     “我……锦绣……对不起,对不起……”简乔只觉心欲碎。

     “恕难接受。”字眼冷清,淡漠入骨,她不再多言,抬步向前走去。

     “叔母!”云锦瑟突然惊呼一声。

     云锦绣眼睫微垂,身子却未停顿,抬步离开。

     “孩子我来抱着好了。”与楚梦寻擦肩而过时,他低低开口。

     他方一至此,便看到这样一幕,他突然觉得这个女人,叫他真的看不懂。

     那个简乔,并不像是在演戏,可偏偏,云锦绣冷情的像是在看戏。

     若不是戏外之人,又怎能做到如此的清漠?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