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七百五十六章 水乳交融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七百五十六章 水乳交融

     星河内。

     宫离澈这拿着笔,立在悟道树下,牌匾便平放在他面前的冰案上。

     一个锦字已赫然出现在匾牌上,游龙惊凤般的大字,直看的人荡气回肠。

     可他却只写了个“锦”字,云锦绣看着那字,无比满意,“还有一个字。”

     宫离澈将笔递给她:“你来写。”

     云锦绣道:“我来?”

     她的字确实不错,可比起宫离澈的字来,略显秀气,何况,一块牌匾上,两个不同的字体,会不会有些怪?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才不负锦宫之名。”宫离澈晃了晃尾巴,笑着开口。

     云锦绣:“哪里有你?”

     “宫不是本座的姓?”他一本正经。

     “这么一说,天下叫什么宫的岂不是很冤。”云锦绣亦一本正经。

     宫离澈:“……”

     云锦绣眼底笑意又多了几分:“我来写。”

     她指尖搭在笔杆上,看着那牌匾,认真的想了片刻,旋即沾了磨,这才提笔,认认真真的写了起来。

     发丝垂落下来,宫离澈随手撩起,漫不经心道:“八卦虚像可还好用?”

     云锦绣在认真写字,只“嗯”了一声。

     宫离澈笑了笑,让那撩起的发丝,轻轻的绕过手指。

     云锦绣微微直起身:“好了。”

     宫离澈将她的发丝松开,目光落在牌匾上,却见那龙飞凤舞的“锦”字之后,却是个方方正正的“宫”字,因太过公正,却越发显得那个“锦”字飘逸自在,却也没有丝毫的突兀之感。

     可谓既不喧宾夺主“锦”,又端端正正,自成风骨。

     “聪明。”

     “多谢。”

     “你用行动表达谢意,还是本座用行动接受谢意?”

     她还兀自无语,他已将她拉了过来,倾身来,吻住了她的唇。

     云锦绣指尖毛笔一松,落入水里。

     水墨氤氲开来。

     黑无跑了过去,又跑了回来。

     悟道树在月色中摇曳,流光似梦。

     *

     虽宫离澈极不情愿,然小狐狐还是被云锦绣自星河里带了出来,她不能总待在星河,然留他一人在那里,她又于心不忍。

     猪九正鬼鬼祟祟的路过,一眼看到小狐狐,接着捂着肚子狂笑出声,眼泪都飞了出来。

     小狐狐冷冷的扫了它一眼,接着一个锤子毫不客气的便甩了过去,正砸在猪脑袋上。

     云锦绣将牌匾递给夏辛野,一众人都凑了过来,看上面的字。

     “啧啧,真是好字啊,猛一看貌合神离,实则水乳交融。”赛西施赞叹的评价。

     云锦绣微有些不自然,抬步向偏房走去。

     那个乞丐正大口的扒饭,地上落满洒落的米粒,他却浑然不觉。

     云锦绣拉着小狐狐在门前停下,那人一停,抬头向她看来。

     他的脸上也沾满了米粒,可却也让云锦绣看清了那张脸。

     此前英雄会时,一个乞丐莫名其妙的跳出来说她对他有恩,只是之后他被姬霍狂打一顿,不知所踪,却没想到会找到这里。

     云锦绣眸光微深,漠然道:“你怎知我在这里?”

     那人连忙道:“我只是饿倒在那里,绝不知道你会出现。”

     云锦绣没有说话。

     她如今的感知力,若是有人跟踪自己,除非那人的实力强她很多,否则,绝不会没有察觉,这个人跟踪自己的可能为零,而赛西施他们平日居无定所,且很少一起出现,而以赛西施的实力,被跟踪恐怕也不是易事,这么看来,这个人只是偶然出现在这里了?

     念头在心里一闪而过,云锦绣方淡淡开口:“说吧。”

     之前这个人便在找她,现在又给她说什么姬族秘密,但前提,却是需要给她一个没有漏洞的理由。

     那人看了小狐狐一眼,似有所防备。

     然云锦绣从头到尾没有要驱赶小狐狐的意思,那人只好放下碗筷,而后蓦地跪倒在地,“砰”的一声,便是一个响头。

     云锦绣依然没什么表情,只寻了个凳子,让小狐狐坐了。

     小狐狐双手托腮,小短腿够不到地面,只能毫无拘束的晃着,神色里,却对这个人没什么兴致,只偏头去看院子里飞来飞去的蝴蝶。

     “我有个妹妹,名为小蝶,她十四岁那年被姬家人抢去做了小妾,在姬族很是受宠了一阵子,只是她贸然与我分开,镇日闷闷不乐,是以姬族的人便将我也接进了姬族。我与小蝶生活颇为贫苦,姬族的锦衣玉食使得我们吃得饱穿的暖,我们便也开始向现实妥协,彻底在那里安居下来,我甚至为了让小蝶能够受宠更久,主动的去讨好家族的诸位长老,也日益取得他们的信任,更为他们办了很多的事情,可一年前,小蝶却不明不白的惨死,我因缘巧合得到姬族要对我下手的消息,便偷偷的逃了,可小蝶死了,她定然是遭到那个人的迫害!”他鼻涕眼泪皆躺了下来,又快速的抬起袖子擦了去。

     说起往事,大约因是愤怒,是以,他的手微微的攥起,青筋也根根的暴突。

     “我想报仇,可姬族人太强了,我不是他们的对手,直到我听闻你杀了姬飞,之后又杀了姬家的长老,便想到你与姬族必然是有仇,我……我要跟你联手!”他蓦地看向云锦绣,那张乌七八黑的脸也因眼泪的缘故,变得更花,看起来十分的滑稽。

     他激动的痛哭流涕,然听他故事的少女,却从头至尾没有多余的表情。

     他不由心里一凉。

     “我凭什么信你?”云锦绣淡淡开口,目光亦随着小狐狐的视线看向院子里飞舞的蝴蝶。

     “我可以把我所有知道的秘密都告诉你!对了,还有这个!”说着,他猛地撕开衣袖,那补满补丁的袖子却另含玄机,而后他小心翼翼的自补丁各层里,拿出一张羊皮纸来。

     云锦绣收回视线,淡淡的落在那纸上,神念漫不经心的扫了扫,旋即微微的眯了下眼睛。

     “这是我在那姬亥的书房里发现的,只不过为了怕被他发现,我偷偷的记了下来,并将内容印在羊皮纸上,防止损坏。”他满眼诚恳。

     “为何记下?”云锦绣漠然开口。

     “因这上面写着云族的事,我当时已经知道姬族要对我下手,便抱着报复的心思,记了下来。”

     “为何不交给云族?”

     “我自然是去过了,可云族族长,并不愿意见我。”

     “为何不找云锦瑟?”

     “她只是把我当做寻常乞丐……”

     “哼。”云锦绣冷笑一声。

     那人被那一声冷哼,哼的心蓦地一沉。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