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七百六十九章 又嫩又娇弱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七百六十九章又嫩又娇弱

     八古门内,众人的神色严肃。

     楚梦寻全身密布黑斑,双眼紧闭,一动不动。

     都说楚门主实力深不可测,竟然也被血怪伤害至此!

     “这是阴斑。”赛西施凝肃开口,“血怪未出娘胎便已成死尸,一旦被其抓伤,便会感染尸毒,且这种尸毒极为阴邪,非药石能皆。”

     “锦绣的医术也不能救?”夏辛野凝眉。

     “不能。”云锦绣将缭绕的白光收起,旋即将配置好的药液灌入楚梦寻嘴里,这才将他又移入星河。

     “想要救楚门主,除非是杀了那血怪,并取其心血为药,可想要杀掉血怪,谈何容易呢。”赛西施拿出湿毛巾,擦去阿宝脸上的血污。

     云锦绣看了一眼赛西施:“姬峰做什么?”

     “要跟老娘里应外合陷害你呗。”赛西施漫不经心道,“我正在考虑怎么个里应外合法。”

     云锦绣道:“引鳖入瓮。”

     赛西施笑道:“可是,咱们缺少个大瓮啊。”

     云锦绣看向夏辛野:“我去见一下纪玄亦。”

     ………

     柴房内。

     纪玄亦背靠着墙,盘膝坐在昏暗的光线里。

     并非他这个姿势,是在炼什么绝世大法,而是这样坐着,声音便能听的清楚一些。

     房门被推开时,纪玄亦倏地跳了起来。

     自那日谈话后,云锦绣便未再来找过他,他有些摸不准这个少女的心思,可他却也不能日日的在这里荒渡时间。

     他还有更多的事要做。

     “我知道姬族的地下,埋藏着一个巨大的陷落阵,只要将这个阵法催动,整个姬族都会毁于一旦!”他几乎是急不可耐的开口。

     云锦绣面无表情的走到他面前:“你怎知姬族没有预防手段?”

     “他们根本不知道陷落阵的存在,可想要催动陷落阵,必须找到地师!”

     这几日,他的消息完全被封锁,对于外界,他一无所知。

     越是如此,他便越是心急如焚,血怪已然炼至大成,若是再任由其发展,姬族将再无法对付。

     “地师?”云锦绣眸光微眯。

     “是,地师!”纪玄亦肯定开口,“因那陷落阵,只有术眼才能看到,陷落阵依附地脉所画,稍有不慎,就会损伤地脉,继而使得陷落阵失效,是以需万分小心。”

     云锦绣淡淡道:“你怎知陷落阵?”

     纪玄亦蓦地低头:“那是我无意间看到的。”

     云锦绣道:“姬族既然不知陷落阵的存在,当年立族时,又为何建的如此巧妙,恰好与陷落阵吻合?”

     纪玄亦依然低着头,像是没有听到云锦绣说话。

     云锦绣缓步走到他身子一侧,淡淡道:“鸠占鹊巢吧?”

     纪玄亦的身子猛地一颤,他陡然抬头,目光尖锐的盯看着云锦绣。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现在我给你一个做黄雀的机会。”云锦绣淡淡开口。

     *

     寝殿内一片静谧。

     云锦绣推门而入时,小狐狐正坐在床榻上犯迷糊。

     狐耳软软的服帖在脑袋上,似还未从酣睡中完全醒转。

     看到云锦绣,他动了动狐尾道:“我睡了多久?”

     云锦绣道:“天刚亮。”她倒了些水,递给他。

     他的手很小,要双手合抱着才能喝上一口:“发生了何事?”

     “姬族培养出了血怪,它重伤了楚梦寻。”对于宫离澈,她一向不做什么隐瞒。

     “血怪……”小狐狐沉思了一会,“以腹中死婴培养起来的怪物啊……这种因未出生便死掉的怪物,怨气极大,且以吞噬活人为乐,是大邪之物。”

     云锦绣点头:“东荒出了事情,为了更好的解决凤族,姬族这颗毒瘤必须铲除。”

     “本座能做些什么?”他抬睫看她一眼,这破身子,唯有月圆之夜才能发生作用,然显然她不会去等待月圆之夜。

     云锦绣一怔,接着抿唇道:“陪着我就好了。”

     她的事,她从未想着依赖他去解决什么,何况眼下的他,还这么的娇弱……

     想到“娇弱”这个词,云锦绣不由觉得好笑,她抬手摸摸他软软的狐耳,而后用双手拖住他肉嘟嘟的小脸,搓了搓,眼睫微弯,真是又柔嫩又娇弱啊……

     小狐狐:“……”

     x

     天将一亮,云锦绣便出了八古门。

     阿宝的伤势已然恢复,只是因受了惊吓,脸色尚有些苍白。

     她提着玉壶,跟在赛西施身后,正采摘着花瓣上的露水。

     听到开门声,两人齐齐回过头来,一见是云锦绣,阿宝连忙抱着玉壶抱了过来。

     她急道:“锦、锦绣,周……小若、姑娘……”

     “我知道。”云锦绣开口。

     阿宝蓦地睁大了眼睛,她有些难过道:“楚、楚门主……没、没事……吧?”

     “嗯。”楚梦寻的伤势不说也罢。

     阿宝抱紧了玉壶,神情里有些担忧,可云锦绣显然是没有多说的意思。

     赛西施将一串露水收进壶内,方走过来:“要出去?”

     云锦绣拿出一块石头递给赛西施:“今天,要不要约会?”

     “那就要看人家要不要约了。”赛西施白了云锦绣一眼,“你就这么忍心让老娘去出卖色相?”

     云锦绣微微抿唇,眼底一分尴尬的笑意:“你美你去。”

     赛西施“噗”的笑出声,难得这小妮子会夸人,虽然冷冰冰的几个字,却听的她十分受用。

     她这才拿起那石头端详,接着面色一变,险些把石头给甩了,“丫头,你害我啊你!”

     那石胎平时看着没什么异样,真的发起威来,真是要死人的。

     “并非真的。”云锦绣开口,能把赛西施也蒙骗了,看来她做的足够逼真。

     石胎能大幅的削弱血怪的力量,姬族定然会有所防备,说不准会自以为策反了赛西施,让她盗取石胎,既然有这个可能,她不妨做好将计就计的准备。

     赛西施诧异道:“可这石头里,怎么能感觉到胎心?”

     “我做了个微型阵,模拟胎心运行。”云锦绣微一勾唇,“留着备用。”

     赛西施笑道:“小小年纪便这么腹黑,小心嫁不出去。”

     云锦绣一怔,接着微微一笑。

     那笑颜迎着晨曦,美的不可方物。

     赛西施不由感叹,哎,能让这丫头会心一笑的,定然是某个真爱啊。

     *

     今日更新完毕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