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七百八十章 救赎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七百八十章 救赎

     然石胎却像是个调皮的小孩子,它躲躲闪闪,一得机会,便会扑上去,狠咬那荒天一口。

     荒天竟似是感觉到了疼痛,他大掌猛地一挥,只听“轰隆”一声,直接将石胎给抽了出去,虚空直接被石胎砸碎,石身则直接的没入了黑漆漆的虚空里,不见了踪影。

     云锦绣面色倏地一变,那石胎,她却是要拿来准备对付血怪的,早知它非荒天对手,她方才便不该拿出来。

     然便是她却也没料到,这石胎竟是这般大的胆量,敢直接去咬荒天。

     然下一瞬,虚空又出现个黑洞,那石胎却炮弹似的冲了出来,再次像荒天冲去。

     荒天自然是不客气的再次抽飞,就这般抽来抽去,不过片刻天空已密密麻麻的出现好多黑洞,看起来古怪而又令人心惊胆寒。

     而荒天,已然被咬了数口,身子似乎也变得透明了些。

     最后一次将石胎抽飞时,虚幻的身影一闪,又没入戒指,而后那戒指一颤,又带在云锦瑟的小指上。

     云锦绣却顾不得众人,转身便向远处掠去。

     她却无法保证,那石胎再次冲回来时,会不会如方才那般,再扑过来。

     看着漫天黑洞,云锦绣亦微微凝眉,难道荒天方才最后一抽,伤到了石胎,所以它干脆待在虚空里养伤了?

     这念头方落,石胎便冲了回来,却也不再去找荒天,又在云锦绣面前静静的浮着,好似方才压根便没有动弹过。

     周围早已是寂静无声,众人皆被突然出现的荒天和石胎吓到。

     事实,他们早便知道锦瑟有个神秘的师父,可今日一见,依旧令他们大感震惊,毕竟能将石胎球一样的抽来抽去,这等实力,简直可怕。

     而那石胎……

     众人简直无法用言语去形容了,那么个毫不起眼的破石头,被抽飞那么多次,竟然依旧毫发无损,最重要的是,这石头,竟然还会咬人的吗?

     云锦绣:“……”

     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她自认是个冷定话少且不跳脱的人,却为何周围尽是围聚了那么些不正常的物种……

     就在她抬手,刚要去抓石胎时,后背却蓦地一沉,接着便听“噗”的一声,刀体入肉的声响。

     人群骤然传来惊呼,云莫寒更是怒声大吼:“云若晴!”

     云凌亦惊声大呼:“锦绣!”

     锦绣的背脊微微一僵,旋即她蓦地转身,接着简乔的身子便倒在她的怀里。

     在简乔身后,云若晴握着把血淋漓的刀,她似是没想到简乔会突然扑上来,待反应过来,她突然愤怒大叫:“谁让你窜出来的!多管闲事!”

     祝金枝则面色猛地大变,她踉跄着蓦地将云若晴抱住,惊恐的盯着云锦绣。

     云锦绣却没看向她们,她垂下眼睫,目光落在简乔脸上。

     她的脸色很苍白,可唇角的血迹,却猩红的刺目。

     她呼吸急促,面上却有着无法言说的解脱,她看着云锦绣,目光里,有前所未有的光,那是慈母才会有的光芒,那视线,像是在看着自己的孩子。

     “我将你带到这个世上……没有爱你,疼你,宠你……却不断的向你索取……我不是一个好母亲……你所经受的痛苦,折磨都是我拔下的刺,那些刺……都刺到了你的身上……”简乔眼底眼泪汇聚,可目光依旧温和,“我有什么资格,向你……索求原谅呢?”

     云锦绣目光漆黑无垠,她面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却抬起手,掌心白光萦绕,而后落在简乔的伤口处,却被简乔抬手,轻轻的将她的手反握住。

     “我时日不多了……与其在自责中……痛苦,求你……让我为我的孩子……偿还一分的罪孽……”简乔剧烈的咳嗽起来,鲜血溅到云锦绣的胸口,在她衣襟上氤氲变深。

     她冷冷道:“我没有那么良善。”

     简乔眼泪汇聚,她紧抓着她的手,身子轻颤着抽噎:“孩子……求你……”

     云锦绣眼睫下,黑色的瞳孔看向她的眼泪。

     她早过了会哭的年纪,事实早在当年破布娃娃被焚烧后,她便再也没有哭过。

     人类的情感,本该是该哭则哭,该笑则笑的,可她却给悲伤加了道无形的枷锁,她将那些东西束缚,让其湮灭,所以看着这个女人的眼泪时,她才会这么的冷血么?

     她用死亡来寻找救赎,可有的时候,活着却比死亡更需要勇气。

     她果然是个懦弱的女子。

     因为懦弱,所以让自己过的如此痛苦,亦是因为懦弱,将她逼下悬崖。

     她不善于原谅,却能选择漠视,可她却连被她漠视的机会都给抹除了。

     掌心的白光散去,那些话,也被云锦绣埋在了心底。

     她大约,再也不会去给任何人提起。

     简乔看着她,唇角缓缓的溢出柔和的笑意,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最后一滴眼泪滑落,没入土里。

     至死,她未再看云莫寒一眼。

     “乔乔!”云莫寒却面色一变,蓦地冲了上来,他一把将简乔抱住,可简乔却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云凌完全这突发的情况吓住了,他蓦地看了云锦绣一眼,确信她没有受伤,这才松了口气,可看向简乔的视线却有些古怪。

     他不太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举动,锦绣要救她,她又为何拒绝?

     这世上,还有人是不想活着的吗?

     锦绣会不会为这个人的死而感到难过呢?

     目光落在云锦绣的脸上,可她是平静的,在她身上,云凌感觉不到任何的悲伤和愤怒,除了深似海的平静,似乎再无别的……

     说来,他从未见锦绣掉过一滴眼泪呢。

     祝金枝拉着云若晴,她内心惊恐到了极点,她做梦也没想到,云若晴竟然把简乔给杀了。

     虽然她无数次的觉得那个女人该死,可此时,她的内心,依然充满了惊恐。

     对于云锦绣,她开始有种冰冷的畏惧。

     “娘……”云若晴似乎被祝金枝的畏惧所感染,她也感觉到了不自在,可内心又觉得这没什么。

     一个废物女人罢了,云锦绣能刺她的娘亲,为什么她不能杀掉她的娘亲?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