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七百九十四章 金针封脑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七百九十四章金针封脑

     夏辛野晋级在即,小狐狐随手甩给他一个淡红色的武元。

     猪九眼睛都红了:“卧槽!这特么不是战神兽的武元吗?嗷!狐狸!老子也要晋级!”

     夏辛野惊悚:“战神兽……”

     “战神兽乃是一种以攻击力名闻于世的神兽,此兽多用于神战,攻击力和威力都非常大。”洪荒缓缓开口。

     夏辛野:“!”

     “你这个与云凌的一样,都是百万年份,虽然年份不算高,但却都有一个特性——可进化。”洪荒语气四平八稳。

     夏辛野:“!”

     “可进化武元罕见的狠,死狐狸居然窝藏这么多好东西!”混沌不由嘀咕。

     云锦绣不由震惊的看了小狐狐一眼,他狐耳软软的垂了下来,靠在她身上闭目养神,似压根便未理会人猪器的对话。

     战神兽她亦在记载里看过,神兽本就不是普通魔兽所能比,若能以此筑基,对于夏辛野来说,也算是一次机遇了。

     云锦绣道:“洪荒,他晋级,你来护。”

     洪荒道:“好。”

     夏辛野默默站起身,而后默默往外走去,嘴里嘀咕着:“我看来需要静一静……”

     原本他都为自己找好武元了,还是拜托赛西施,在八古门打的一头二十万年份的魔兽。

     这武元已然是极高年份了。

     他感觉自己约莫会像那屎盆似的崇拜妖狐了……

     云锦绣有些无语,随手收了神器,而后抱起小狐狐向外走去。

     某猪抱着大腿死皮赖脸的在后面拖着,小狐狐毫不客气的踹了猪脸一脚,云锦绣这才得自由。

     方一出房门,阿宝便慌里慌张的跑了过来,她结结巴巴道:“外……外……”

     云锦绣道:“慢点说。”

     阿宝吞了口唾沫方道:“外、外面……有、有人、跪着……”

     云锦绣道:“何人?”

     “纪、纪……”

     “纪玄亦?”

     “嗯!”

     云锦绣微微凝眉,纪玄亦跪在她门外做什么?

     “是啊,跪了三日三夜了,昨儿大雨,那纪玄亦直接被淋昏厥了。”赛西施也走了过来,“你在闭关,我便未去吵你。”

     云锦绣淡淡道:“让他们离开好了。”

     “哎呀这是干嘛啊!”院门外突然传来女人的声音。

     赛西施嘴角微抽:“又是那个卖弄风骚的女人!”

     正说着,便见胜貂蝉带着一众人浩浩荡荡的走了进来,在她手里,还拉着那纪小蝶,胭脂教的人还架着已经昏厥的纪玄亦。

     胜貂蝉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一见云锦绣便满脸堆笑的迎了过来:“这俩孩子太可怜了,我便索性给带了进来,小丫头,你不会介意吧?”

     云锦绣:“……”

     “啊!小狐狐!几日不见,真是越来越俊了!”胜貂蝉一见小狐狐,蓦地双眼放光,然却也没有做出更轻佻的举动。

     妖狐好吗?

     天下男人都能撩,谁敢撩妖狐啊!

     只看看过过眼瘾便算了,犯不着把命都往里扔。

     小狐狐却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只靠在云锦绣肩膀上睡觉。

     那纪小蝶一见云锦绣,便“噗通”一声又跪下了。

     她比划着手着急的说着什么,胜貂蝉看的着急道:“这孩子的意思是,她的哥哥受了重伤,她又手无缚鸡之力,求丫头你救救她的哥哥,她做牛做马都会报答你。”

     云锦绣目光清淡的扫了那纪玄亦一眼,应是在姬族留下的旧伤,这么些日子,却一直没能痊愈。

     纪小蝶还穿着那件男士的大袍子,整个人瘦瘦弱弱的,满眼泪花。

     胜貂蝉道:“这么个小哑巴,不会说不会道的,真是叫人心疼。”

     赛西施嘲弄道:“我以为你是铁石心肠,原来也会心软。”

     胜貂蝉蓦地瞪眼:“我什么心肠,你管得着么你!”

     眼看两个女人又要开撕,云锦绣淡淡道:“清叔叔,你安排下。”

     不远处的云清立时笑道:“好,交给我便好。”

     阿宝立刻开心的跑上前去,拉着那纪小蝶的手,结结巴巴道:“我、我有……”

     云锦绣道:“去吧。”

     宅院不算大,被胜貂蝉的人这么一拥而入,便显得很是拥挤。

     胜貂蝉驱赶道:“都出去等着。”

     那些人一涌而出,院子里立时清净了些。

     赛西施嘲弄道:“弄这么些个玩偶似的人镇日陪着,你是有多寂寞。”

     云锦绣也看出了,胜貂蝉带来的那些人,似乎衷心的都不像话。

     胜貂蝉却是不以为然:“女人呐,最怕的便是背叛,给他们服用了噬心蛊,是不是都很贴心很听话?他们会做我喜欢的事,说我爱听的话,更不会因外力弃我而去,不是挺好?”

     赛西施嗤笑:“我倒是觉得你可怜,诚心以待才能被人诚心以待,用些旁门左道的手段,终不过是镜花水月罢了!”

     云锦绣:“……”难道这便是女人之间的日常?

     每次与这两个女人坐上片刻,她的三观便会被刷新一次。

     她转身将小狐狐放回房间,他一个翻身便睡熟了。

     云清过来道:“锦绣,那年轻人高烧的厉害。”

     云锦绣将被子给小狐狐盖上,这才出了房门。

     ……

     纪玄亦眼睛紧闭,满头大汗,两片唇干裂的能看到血痕。

     他之所以高烧,却并非因其体内的内伤,而是在他的后脑,封着三根金针。

     以前他未受伤尚能压制,眼下经脉混乱,自然再无法与之抗衡。

     云锦绣眸光微闪。

     那封印金针的手段十分的残忍,直接穿过脑后穴位,贯穿脑骨。

     其中一根金针似乎被外力拔过,周围有血迹流出,但已经干涸。

     纪小蝶急慌慌的跑了进来,她换了件阿宝的干净的衣裙,小脸也洗的很干净,白白净净的,很是水灵漂亮。

     一看到纪玄亦痛苦的样子,她眼里蓦地蓄满了泪花,祈求的看着云锦绣。

     云锦绣随手指了指纪玄亦脑后的金针:“知道?”

     纪小蝶瞪大眼睛,旋即惊恐的摇摇头。

     云锦绣顿了片刻,淡淡道:“阿宝,带她出去。”

     阿宝连忙跑了过来,纪小蝶很是担忧,阿宝连忙结巴的安抚。

     待两人全部离开,云锦绣这才一扫衣袖,房门登时关闭,云锦绣这才道:“清叔叔,按住他。”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