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七百九十七章 云中谁寄锦书来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七百九十七章云中谁寄锦书来

     幕滇学院,七级试炼地。

     “砰!”

     一声闷响,接着聂羽的身子便飞砸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一株古树上。

     古树晃了晃,接着便“咔嚓”一声,古树断折。

     血迹自聂羽唇角溢出,他蓦地擦了下唇角,双目放出凶光,而后“啊”的一声怒叫,爬起身再次向前扑去。

     “慕容哥哥!”赵水儿急的直跺脚,“你快去拦住聂羽啊!”

     慕容栎面色凝肃道:“难得看轻尘那家伙出手,当然要惜时如金!”

     赵水儿又着急的去拉雷俊,然雷俊显然与慕容栎的想法不谋而合,赵水儿只好又去求辰逸,辰逸看了她一眼道:“若是我我也会疯的。”

     聂族的祖坟被人刨了,聂惊云的遗体不翼而飞,聂羽疯了似的要去找凤族报仇,然显然,现在并不是时候。

     聂羽又是一声大吼,接着小牛似的,便向君轻尘冲去,然君轻尘却只是身子轻轻一闪,而后抬手,下一瞬,掌心已在聂羽胸口一拍,只听“噗”的一声,聂羽吐出一口淤血来,整个人却再也动弹不得。

     君轻尘看他一眼道:“与其现在前去送死,不如尽快提升实力。”

     聂羽的身子蓦地晃了晃,接着直挺挺的便倒了下去。

     赵水儿一声惊呼,便跑了过去。

     “喂喂,你下手也太重了吧!”慕容栎看了眼君轻尘。

     自他们进入试炼地,便疯了似的,拼命修炼,可无论他们怎么努力,都无法拉近与君轻尘的差距,相反还被拉的越来越远。

     都说笨鸟先飞,特么的聪明的鸟比他们飞的更努力,他们这些笨鸟还飞个屁啊!

     “慕容,聂羽急怒攻心,轻尘只是将他体内的淤血清出罢了。”司空南开口。

     君轻尘却未看聂羽,抬步向前走去。

     少年的身板比此前更直了,那容颜却未被时光削减半分,反而越发的如明珠映月般,耀眼。

     他的步子在断崖上停驻,目光看向远处,落星坠月般的眸子里,流溢着情绪波动后的涟漪。

     “凤族盗取惊云伯父的遗体,却是为何?”司空南的声音自君轻尘身后传来。

     “武魂虽然是修武者的软肋,然实力拔升到武王之时,肉体破碎,便能寻找新的契合的肉体来锻造新的身体。”君轻尘轻吸了口气,“但愿我的猜测是错的。”

     司空南面色微变,如果凤族是拿聂惊云的身体锻体的话,对于聂羽来说,却然无法承受。

     “轻尘,此事你无需自责。”司空南顿了片刻开口。

     虽眼前少年没有丝毫的负面情绪流露,可君轻尘与聂羽自幼关系极好,聂惊云的遗体被盗,聂羽遭受打击,身为好友的君轻尘,心里定然是不好受的。

     君轻尘没有答话,只是站在那里,像是一尊华美的玉雕。

     “哥哥!”

     远处,雾雨欢快的跑了过来。

     司空南转身温和道:“小心摔着。”

     “轻尘哥哥,锦绣姐姐来信了!”雾雨因奔跑,小脸红扑扑的,一双大眼睛里,也蓄满了欢喜的光。

     “锦绣?”慕容栎一个箭步冲了过来,一把将雾雨手里的信抢了过去,“锦绣的信,你跑去给轻尘做什么?”

     雾雨疑惑道:“轻尘哥哥给锦绣姐姐去的信,锦绣姐姐当然是给轻尘哥哥回信啦。”

     慕容栎道:“我敢打赌,这信绝对不是给轻尘回的!”

     说着,他快手的拆开信封,刚要将信展开,下一瞬,手里的信已然易主。

     君轻尘指尖夹着信纸,瞥了慕容栎一眼道:“若你能将信纸抢回,我便与你打赌,如何?”

     慕容栎面色抽搐:“我靠!你小子!”说罢,他骤然上前一步,身形快如疾电的便向君轻尘掠去,然君轻尘的身子一闪,下一瞬便已然到了半空。

     慕容栎:“……”这特么根本是在欺负他不会御空啊!

     君轻尘俯视着慕容栎道:“你我的差别,真如云泥。”

     “我靠!你丫别跑!”慕容栎蓦地丢出飞行宝器,身形一掠,便向君轻尘冲去。

     雾雨眨了眨眼睛道:“慕容哥哥还真是一点激将法都用不得。”

     司空南揉了揉她的软发笑道:“竟然连雾雨都看出是激将法了,看来,慕容的实力又要精进了。”

     ……

     远山有一处古阵在静静的旋转,君轻尘的身形方一闪入,身形和气息便彻底消失了。

     杀气腾腾的慕容栎杀气腾腾的路过,却是浑然不觉。

     阵内矗立着一株老柳树,粗壮的枝干吐出千根万根的柳条。

     碧绿的流光滴落,君轻尘的步子慢了下来,他身形向后,靠在老柳树的粗粝的枝干上,旋即抬手,将那信纸抽出。

     刚要打开时,他的手又顿住了。

     心微有些凌乱的跳动,他有些迫不及待可又有那么些微的忐忑。

     慕容栎说的对,她的回信,多半不是给他的,可明明心里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希翼。

     君轻尘将手垂了下去,他指尖无意识的打着信纸,旋即又站直身子,绕着老柳树来回的走了几圈,可信纸却迟迟没有打开。

     近乡情怯,用在他这里,却也不算突兀。

     去信时,他满心缱绻,理智成了风筝,写下的,却都不是他想写的,可最终,却也觉得那样写没有什么不好,不会让她觉得困扰,亦不会让她为他们有任何的担忧,而他的心情,虽喷薄欲出,却也深埋浅藏。

     她会说什么?

     可想,字数了了,言简意赅。

     可想,她的心思,大约如他一般,报喜不报忧。

     可想……而知。

     君轻尘蓦地站住了身子,他又拿起那张信纸,镇定打开,一个“归”字,清逸的出现在视野。

     君轻尘微微一怔,接着轻笑,还真是如他所料啊……

     锦儿……是要回来了吗?

     那样的一个“归”字,却凭白的让他平静的心湖,再次翻涌起了波澜。

     欣喜有之,雀跃有之,那一瞬,就连低垂的杨柳,疏落的日光,缱绻的晨风,似都被染上了温柔。

     突然回来,莫不是有什么事?

     君轻尘看着那个字,良久他目光微深。

     锦儿前往中荒是为寻找织魂灯,若是碎片没有找齐,大约不会回来,突然回来,又是为了什么?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