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八百零八章 心门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八百零八章 心门

     若非他知道是凤栖月,眼前这个四肢全无,五官尽毁的人,很难相信,她便是凤栖月!

     “栖月,轻尘学长我找到了!”樊思琪偏头,小声的给身后的人说着。

     凤栖月的头微微的动了下,可紧闭的眼睛却没有睁开,眼皮下,一滴眼泪却落了下来。

     樊思琪自空间袋内拿出一张毯子出来,旋即将凤栖月平放在上,抬头道:“轻尘学长,栖月的舌头被割掉了一半,说话恐怕不是很清晰呢。”

     君轻尘终于自震惊中回过神来,他眸光微深,旋即俯身,抬起手指落在凤栖月眉心,竟连识海内的武魂也被人毁的一塌糊涂。

     君轻尘自幼接受的是诗书礼义式的教育,与女武者对决,他亦从不会主动出手,更不会将人败的狼狈不堪,更莫要说是重伤了。

     又是何人,竟下此惨手,将凤栖月伤成这个模样?

     似是感觉到君轻尘的触碰,凤栖月眼泪流的更凶了,只是那眼泪里,却混夹着丝丝血色。

     她的嘴被撕裂了些,张开嘴时,伤口也会张开,猛一看像是个张大的阴笑的嘴,十分可怖。

     “轻尘……哥……”

     发音含混不清,音带也变得嘶哑难听。

     君轻尘道:“我先给你疗伤。”

     “不……不用了……”凤栖月眼泪汹涌,哽咽开口,“我……不行了。”

     她似是想抬起手,可手臂已被截断,只剩下血肉模糊的一截。

     “水……水汐姐……死了。”凤栖月眼泪不断滑落,“那个……女人……”

     君轻尘面色微变,水汐死了?

     那他今天见到的女人又是谁?

     “小……小丘……”凤栖月身体轻颤的开口。

     君轻尘蓦地滞了滞,小丘?

     此前在天才营时,悦薇姐却然救了个被毁容的少女,似便唤作小丘。

     “轻尘哥……”凤栖月突然急促的唤了一声,好似一瞬间便有了精神,她想要睁开眼睛,然终是徒劳,“水汐姐……是真爱你的,她为了找你……才被害的!”

     君轻尘身子一滞。

     他蓦地想起他第一次见到凤水汐时,彼时她还是个性情顽劣的女孩儿,暴躁的拿着君家的古桃树发泄,他看不过,便说了句,然自那以后,她便像是中了邪般的缠着他不放。

     他信缘的,有的人,注定要走近心门,而有的人,却注定只能在心门外徘徊。

     他虽厌倦于她毫无道理的纠缠,却也从未想过,将她推入万丈深渊。

     “轻尘哥……水汐姐哪里比云锦绣差呢……”凤栖月的声音渐渐的低了下去,君轻尘的身子却蓦地一颤,怔住了。

     那一刻,他突然的便明白了凤水汐的心情。

     他跟她,没有什么不同。

     他同她一样,做不到放手,只是她尚能不顾一切,他却不忍强求。

     “轻尘学长!”

     樊思琪的惊呼声将君轻尘蓦地拉回神。

     凤栖月静静的躺在地面,只是已没有了呼吸。

     *

     凤族。

     只听“哗啦”一声,桌子被掀翻,上面的杯盏尽数砸落在地,凤水汐猛地站起身怒声道:“愚蠢!”

     凤天翼面色有些不好看的看了她一眼,凤水汐的脾气是越来越大了,平时众人都得看他的脸色,现在反倒是轮到他看她的脸色了。

     “我不管你想什么办法,君轻尘,无论如何都要抓到!”凤水汐气急败坏的开口。

     凤天翼冷哼:“说的容易,我与那姬族前辈联手,尚未能将他奈何,反倒是你,当时为何不出手?”

     “枉你口口声声说要打败他,到了紧要关头,却做起了缩头乌龟!”凤水汐冷声嘲讽。

     “你住口!”凤天翼怒声冷喝。

     他对那姬族的前辈已经产生了怀疑,虽然此人实力极强,可近些日子,姬族对中荒来的消息把控的越来越严格。

     他此前曾偷偷的调查过中荒的事,都是不得而终。

     事实,他早就不满姬族对凤族的统治,然强权之下,纵使他有异心,却也没有那个贼胆,毕竟若非姬族,凤族也不会成为东荒的霸主。

     但最近,姬族的举动未免太奇怪了!

     凤水汐冷笑一声,一甩衣袖,就要向外走去。

     凤天翼脸色难看:“水汐,近几日怎没有看到栖月?”

     平日水汐与栖月总是形影不离,水汐对旁人偏执,但对栖月却是照顾有加,也是因此,栖月亦是处处维护她。

     水汐自幼便没什么朋友,要么是她看不上,要么是她高山之雪似的,无人敢靠近,栖月虽与她是姐妹,却也是真正为她好的朋友了。

     凤水汐步子一顿,转而冷嘲:“问她做什么?一个蠢笨的废物罢了!”

     凤天翼目光微微变幻,栖月被云锦绣废掉经脉后,确实没了什么修为,但即便如此,水汐一直是精心照料,更严厉禁止旁人在栖月面前说这种话,以免伤害到栖月的自尊。

     亲耳听到凤水汐说出这句话,凤天翼想不吃惊都难。

     他凝眉道:“水汐,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凤水汐目光亦微不可察的闪了一下,旋即冷嘲:“人都是会变的,天翼,你不是也变了?”

     说罢,她不再给凤天翼说话的机会,抬步径直出了房门。

     正赶过来的司空晴一见凤水汐,刚端着笑上去迎接,却直接被凤水汐给无视的走了过去。

     司空晴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转而有些不悦道:“天翼哥哥,水汐姐怎么变了个人似的!”

     凤天翼微微的眯起眼睛,变了个人吗?

     “天翼哥哥,你让我卜的卦象已经出来了。”眼见凤天翼的面色变得微有些不好看,司空晴蓦地上前,娇声开口。

     自她上次卜卦后,天翼哥哥便对她刮目相看,这也使得她越发的为自己所具备的占卜能力,而洋洋得意。

     眼看着自己心爱的男子越来越强大,而她也日渐的成为他身边那个不可忽视的女人,司空晴便有些飘飘然。

     要她说,司空南和那个小蹄子就是个蠢蛋,沦落到现在,也算是活该!

     凤天翼闻言蓦地变了副面孔,“当真?什么结果?”说着他自然而然的抱住了司空晴的身子。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