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八百三十六章 先干为敬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八百三十六章 先干为敬

     他嗓音清润,毫无戾气,可以香却像是被什么惊到般,急慌慌的后退了一步道:“我们所住之地盛产相思红豆,我偶尔得了方子,便拿来做了酒,来维持我与以淮的生计……是不是,以淮?”

     正对着烤肉流口水的以淮,囫囵吞枣的“嗯”了一声,那厢里,赵水儿直接拿了个鸡腿塞给他笑嘻嘻道:“吃吧!”

     那以淮想来是饿坏了,一把抓住鸡腿,刚要往嘴里塞,被以香蓦地厉声呵斥:“以淮,拿了别人的东西要道谢。”

     以淮被吓的一个激灵,而后怯怯的看了水儿一眼,小声道:“谢……谢谢……”

     以香严厉喝道:“我刚才没有告诉你怎么称呼吗?”

     以淮又是一个哆嗦,低眉顺眼道:“谢谢水儿姐姐。”

     赵水儿也被以香吓了一跳,她连忙摆手:“不用客气,以淮是吧,想吃什么随便吃哦。”

     以淮这才用力的点了点头,狼吞虎咽的便吃了起来,以香连忙上前一番训斥:“以淮,在外人面前,要注意吃相,你没看到哥哥们吃饭多优雅吗?”

     正大口喝酒的慕容栎莫名的感觉到了一万点的伤害……

     那以淮终于放柔顺了姿态,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云锦绣的目光向以香看去。

     这世上,有多少人是从善走向恶的?事实,她很早的时候,对于“人性本善”论,便产生了质疑,有多少孩子,在懵懂无知的时候,具备着常人无法理解的“恶”,他们善于破坏,善于欺凌,为了好玩,便将势弱的另一方推入无底深渊……人性本恶的吧。

     她一直这么的想,在道德规则的约束下,人才开始知晓善,并以道德来约束自己,积善行事,可触犯到自身利益时,人类就会彻底的暴漏其恶劣的本性,做出许多丧心病狂的事……

     以香,让她的这个想法,微微的动摇了些。

     一个人,由好变坏很容易,可由坏变好,却需要更大的勇气和压力,现在看来,以香是做到的。

     “锦绣,你明日便要回出云了,这一走,却不知何时能再见……”聂羽突然站起身来,他端起手中的酒,微微一抬神色郑重道:“这碗酒,就当是为你践行了,日后天南地北,天涯海角,只要你开口,我聂羽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说罢,他一扬手,一碗酒饮尽。

     慕容栎拍手道:“小子,开窍了嘛!可惜,我们云姑娘一杯就醉,这碗酒便由我代喝好了!”

     “我也要我也要!”赵水儿兴奋道,“所有的女孩子里,我最喜欢锦绣姐姐了,这一次,若不是锦绣姐姐在,我小命都没啦,父皇知道了,要哭死了,所以,锦绣姐姐不仅是我的姐姐,还是我的大恩人!以后我赵水儿,生是锦绣姐姐的人,死是锦绣姐姐的鬼!干杯!”

     雷俊面色抽搐:“锦绣要你一个吃货做什么,不过,此次东洲大战,锦绣的到来扭转了战局,更救了我们所有人,也是我们所有的恩人了,以后,一起做锦绣的人啊!”

     “恩人……是锦绣呢!”辰逸端起碗,认真道:“我们都做锦绣的人好了!”

     慕容栎面色抽搐:“谁要你们这群废物做什么!”然接着,他亦端起酒邪邪道,“呐,我刚考了职业炼器师,不知你锦宫要炼器师不?”

     酒香在面前氤氲,众人的视线尽是向她看了过来,云锦绣目光被月色浸透,凉凉的,却一点点的弥漫上了温度。

     她不太懂人际交往,亦更疏于沟通交流,她从未肖想,如她这种人,也是有人愿意付与真心的。

     心湖波澜微起,思绪也在那一刻,陷入彷徨,她竟不知,该怎样回应他们的倾心相与。

     “那么,敬恩人好了。”清润的声音传来,君轻尘亦起身,笑道。

     云锦绣心底一定,旋即端起酒碗,淡声道:“以香,倒酒。”

     突然被唤名字,以香心里一个咯噔,然这一次,她却很快的回过神来,连忙取来一坛新酒,有些慌的给云锦绣满上。

     云锦绣这才起身,端起酒碗开口:“先干为敬。”

     说罢,她微一扬手,辛辣的酒酿蓦地涌入口中,云锦绣一闭眼,直直的喝了下去。

     酒酿入腹,她丢开酒碗,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

     众人被惊的一个个的皆说不出话来,不是说锦绣不胜酒力,一杯就倒?

     何况这相思红豆,入肚酒力便会散开,这么一碗,锦绣还能行步如风,难道她其实才是潜藏的千杯不醉?

     君轻尘一抬手将碗中酒一饮而尽,而那厢,云锦绣便已然倒了下去,只是人还未沾地,便已被及时赶到的君轻尘接住。

     众人:“……”

     君轻尘瞥了一眼众人道:“下次谁在邀酒,自行去七级试炼地走一遭。”

     众人:“……”

     君轻尘目光这才向云锦绣看去,却见她面颊酡红,已然醉昏了过去。

     他又觉好笑又觉心痛,终是一抬手将她抱起,抬步向前走去。

     那厢,聂羽大嘴巴道:“那个……轻尘,酒后容易乱性来着……你们……”

     话未说完,便直接被慕容栎给了一脚,聂羽一声惨叫,下一瞬,已然被人群殴。

     以香站在原地,看着那渐渐远去的人影,良久,轻轻的叹了口气。

     以淮小心道:“姐,你咋哭了?”

     以香一怔,这才触了触脸颊,这才发现,眼泪已湿了肌肤,她蓦地摇头道:“没什么,姐姐只是高兴罢了。”

     x

     月光淋淋的洒了下来,地面也蓄积着白光,还有斑驳婆娑的树影,将白花花的月光分割成零碎的一片一片。

     君轻尘步子缓慢的穿过幕滇学院破败的荒道,他大可以御空离去,亦可以画阵直抵族地,可此时此刻,他却像是变成了一个愚者,忘却了一切聪慧明智的选择,只这样一步一步的前行。

     夜虫在哼鸣,偶尔的风拂过,沉睡的花草却未被惊醒。

     夜空寂寥,星子也寂寥,天和地,云和风,都是如此的寂寥,可唯独他,拥着全世界,任万物钦羡。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