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八百八十二章 因你而起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八百八十二章 因你而起

     空落的心,蓦地被笑颜填满。

     云锦绣目光轻颤,良久方微微抿唇:“嗯。”

     愁绪也好,忧虑也罢,竟皆在此刻烟消云散,那一瞬,天地都似明亮温暖。

     “手臂好了?”他拉住她的左手,抬手落在耳侧的碎发上,指尖一抬,发丝被他撩到耳后。

     “好了。”她眼睫抬起,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他,“你呢?”

     “本座不太好。”他抬手,将她抱住,“心口还疼着呢。”

     云锦绣道:“我记得刀子是插在右侧。”

     “心脉相连嘛。”

     “……”

     “手臂怎么这么凉?”他拉起她的左手,亲了亲。

     “受了伤后,就这么冷了。”

     “那是什么鬼修炼法,此路不通,我们便寻下一条。”他不疑有他,宠宠的开口。

     “嗯。”云锦绣目光温软,“还回不归山么?”

     “恐是要回。”宫离澈晃了晃狐尾,“若是你挽留,自是另当别论。”

     云锦绣眼睫微垂,转而道:“偶尔来便好了。”

     大约与他塑体的圣莲有关,宫离澈每每受伤,不归山对于他来说,都会是绝佳的疗养之所。

     此次他不顾反对跑出来,却不知会有怎样的后果,便是留在她这里,她却也是束手无策,反不如留在不归山安全。

     宫离澈道:“偶尔?”

     “嗯。”

     “可本座更想与你长相厮守。”

     “伤势痊愈再厮守不迟。”

     “原来不只本座自己有此想法。”他懒懒笑。

     “……什么想法?”

     “长相厮守啊。”

     “……”她方才,有表现出这种想法的意思吗?

     宫离澈这才将一面古镜拿出缓声道:“此物可随时寻到本座,若有急事,只需唤一声,本座便会随时出现在你面前。”

     云锦绣目光微缓,接下。

     “摩柯人,你知道多少?”

     宫离澈懒懒道:“号称大陆始祖的那群废物?”

     “……”被世人畏惧恭维的摩柯血脉,恐怕也只有他敢这般说了。

     “摩柯人的由来大约与一个传说有关。”宫离澈抬手拉着她,缓步向前走去,“据传远古时期,有一位天神,闲来无事,便降临人界游历,彼时遇到了一位人界女子,并与其互生恋慕之情,此后,这天神被天庭召回,可这人界女子却有了身孕,后来这位有着天神血统的孩子降生,取名摩柯,其子孙后代,便被统称为摩柯人。”

     云锦绣讶然:“摩柯人竟是有着神之血统的。”

     宫离澈嗤笑:“便是那摩柯有着神之血脉,然经过了如此漫长的岁月后,神之血脉也早已薄弱至无了。”

     云锦绣眸光微闪,无怪摩柯人自诩尊贵,原是因其先祖竟是一位真正的天神后裔。

     人界大陆多如繁星,那么摩柯人认为摩柯乃是无极大陆所有子民的先祖,却也是有些道理的,说不定这片大陆,便是那摩柯发现的。

     如果真是如此,即便宫离澈懒得将摩柯人放在眼里,然在她看来,摩柯人依然是个潜在的危险的对手。

     云锦绣神思还在飘,宫离澈却突然开口:“别动。”

     云锦绣一怔,蓦地抬头,他的唇却正好落在她的唇上。

     清凉的触感,使得她蓦地呆住。

     唇瓣被咬含住,待她都觉得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下,此举不妥之时,他方将她松开。

     “都说让你别动了。”他眼睫一闪,笑意溢出,“本座本想亲你额头的。”

     云锦绣:“……”

     *

     临近傍晚时,魔髓镇的气氛一下变得肃杀起来。

     狂风卷着风沙,将街道的布幡吹得飒飒作响,身穿黑甲的军队,步伐整齐的在解答上挺进。

     他们冲向每一个茶馆可客栈或者民居,到处追查着画像上的女人。

     云锦绣将在路面随手捡到的一张画像翻开看了一眼,上面画着的女人,与她先前的衣着、发饰一般模样,只是五官与她稍有些偏差,却不知是不是画师的技术问题。

     摩柯人果然动手了。

     云锦绣目光微闪,正欲转身走开,却听背后传来一道声音:“锦绣丫头。”

     云锦绣心头微凛,她是易了容的,除却宫离澈,很少有人能直接将她认出。

     蓦地回身看去,却是麻袍老者。

     云锦绣微微一怔,宫离澈是同麻袍老者是一起回不归山的,却未料麻袍老者会去而复返。

     云锦绣蓦地将那画像一收,左右看了一眼,这才抬步走到那僻静的巷子内,开口道:“前辈何事。”

     麻袍老者“呵呵”笑道:“看来,你遇到了点麻烦啊。”

     云锦绣看了一眼大步跑过的黑甲军,淡声道:“有事请直言。”

     她并不认为,麻袍老者去而复返是要给她解决麻烦的。

     难道是宫离澈出了什么事?

     似是看到她的疑虑,麻袍摆着手笑道:“宫离澈无事,虽是有伤,但好生的将养些日子,便能痊愈了。”

     “嗯。”云锦绣看着麻袍,并未多言,直等他继续开口。

     “咳,有一件事……我本不打算告诉你,可左思右想,委实是事关重大。”麻袍神色里微有些犹豫。

     “请说。”云锦绣淡声开口。

     “想来你也明白,那刀伤对宫离澈而言,委实造不成什么致命伤害,呵呵,即便你又加了一掌,可那一掌便是你用全力,也不能伤着他,何况,你只用了四成的力道?”

     云锦绣目光微深,果然是关于宫离澈?

     “真正对宫离澈造成威胁的,却是咒怨。”麻袍老者说出这句话时,面上反倒有了一丝释然。

     “咒怨?”云锦绣一怔,单从字面来看,这字眼便充满了不祥。

     “我翻阅上万本书籍,都不曾发现关于咒怨的记载,但可以肯定的是,每次咒怨发作时,宫离澈都会出现异常。”麻袍老者一摊手,一株斜插在玉净瓶内的圣莲,便出现在云锦绣的视野。

     云锦绣不由想起此前在星河深处,宫离澈的异常,彼时若不是白骨刺了他的肩膀,却不知会有什么后果。

     “宫离澈生魂乃是以圣莲所塑,他的好坏,亦与这株圣莲息息相关。每每咒怨发作时,圣莲便会萎靡……”麻袍老者索性将所有的事都说了出来。

     云锦绣道:“前辈有话直说。”

     虽她面上平静,可心已然沉到了谷底。

     此前宫离澈对她隐瞒的,便是咒怨之事吧?

     咒怨……

     她从未听说过这个东西。

     “咳,咒怨恐怕是因你而起。”麻袍老者看着云锦绣,缓缓开口。

     云锦绣蓦地睁大眼睛:“因我?”

     麻袍老者道:“咒怨必然是因某种引子触发,而从种种迹象来看,你……便是触发咒怨的引子。”

     云锦绣蓦地退了一步,她瞳孔剧烈的缩了缩,面色亦变得苍白。

     “小丫头……”

     “我不相信!”云锦绣蓦地将麻袍老者的声音打断,“我不相信你的话。”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