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女生小说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八百八十三章 我好想你

作者:瓦猫所属:女生小说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八百八十三章 我好想你

     她不再停留,转身向远处跑去。

     看着仓皇逃离的云锦绣,麻袍老者怔了怔,良久不由轻轻的叹了口气。

     *

     云锦绣不断向前奔跑。

     风在她耳边,呼啸而过,然在她胸腔里,却涌出无数的苦和涩。

     为什么……

     咒怨为什么会因她而起?

     是因她伤到了他,还是因……她本就是不祥之人——一个只适合行走在黑暗里的影子?

     如果她的存在,只能给他人带来不幸,她又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阳光下,去不知满足的获取更多的温暖?

     云锦绣的身子猛地停了下来。

     她孤零零的站在空旷的街道上。

     昏黄的霞光,将她的影子拉长。

     风卷起残枝败叶,发丝拂过肩头,垂落衣襟。

     她怔怔的。

     咒怨……那是什么啊……

     是诅咒吗?

     是不是意味着,她要再一次,将他远离?

     她不想。

     酸楚涌上心头,云锦绣突然觉得前所未有的无助将她笼罩,吞噬。

     痛苦像是毒蛇,一点点的蚕食着她的心。

     原来那些东西,真的拥有了以后,人就会变得懦弱,它融于血肉,再去剥离的时候,就会因害怕疼痛而畏缩。

     她蹲下了身子,古镜在她手里翻转,良久,她轻轻的敲了敲,接着宫离澈的声音便透过古镜懒懒传来:“有何吩咐,心肝。”

     云锦绣指尖轻轻摩挲着镜面,却说不出一句话。

     “云锦绣?”宫离澈声音正经了几分。

     云锦绣蓦地咬住下唇,唇瓣微微的颤抖。

     “云锦绣,说话。”他微微凝声。

     她微微张开嘴,过了许久,方自喉咙里,吐出清淡的字来:“没事。”

     “莫不是思念本座……”

     “我好想你。”她咬紧唇瓣,眼睫轻颤了几下,声音也随着风送入古镜。

     宫离澈蓦地静了,许久方似回神:“在那等着。”

     “别来!”云锦绣蓦地开口,“我要忙。”

     “不妨碍你。”他微微轻笑。

     “宫离澈。”

     “嗯。”

     “尽快痊愈。”她微微的抓紧了古镜,声音亦浮上一丝丝的缱绻,“我忙了。”

     她将古镜翻转,而后放入衣袖,这才顿了顿站起身,步子微抬,向前行去。

     *

     夜色笼罩魔髓镇时,整个魔髓镇皆陷入一片漆黑。

     令人吃惊的是,诺大的城镇,竟然没有一丝的灯光。

     云锦绣盘坐在客栈里的床榻上,微微的睁开眼睛。

     然这一片漆黑的镇子内,却并不安静。

     窗外,喧闹声传来。

     云锦绣下了榻,目光向外看去,却见惨白的月光笼罩着街道,无数道人影,正在街道上聚集。

     接着,一个东西便向窗子撞了过来。

     云锦绣微一偏身让开,某猪正重重的砸落地面。

     “卧槽……你倒是接一下老子!”猪九龇牙咧嘴。

     云锦绣目光深深:“外面发生了何事?”

     “你用术眼看一下不就知道了。”猪九挣扎着爬起身。

     屎盆:“我擦……边去,压死爹了!”

     云锦绣眼底白光一闪,再次向窗外看去。

     术眼之下,那些汇聚的身影变得清晰,云锦绣这才发现,这些人,竟全都没有脸。

     “老子也被吓了一跳,不过这帮孙子并非鬼怪,只是带了个面具,准备上山采石!”

     说着猪九也拿出一张薄薄的皮来,往猪脸上一贴,术眼下,那猪脸顿时变成了一片空白。

     云锦绣微微凝眉,收了术眼再看,那张猪脸,却没有任何的改变。

     “怎么回事?”

     “这是为了糊弄山上那些魔鬼。镇子里的人们认定,山上的魔髓有鬼怪看守,便弄出这么个玩意来,据说只要带着这面具,那些鬼怪便会将他们当做同类,他们也便能安然返回。”屎盆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开口。

     “玛德,老子什么鬼没见过,那山上,八成有宝贝!”猪九兴奋的“嗷呜”一声,“说不定是个魔宝,还是个重量级的。”

     接着一猪一盆便不怀好意的开始算计起来。

     云锦绣却突然的将猪九一把拎了起来,声音清漠道:“咒怨是何物?”

     猪九忽闪了下耳朵:“啥?咒怨?”

     云锦绣淡淡的“嗯”了一声。

     这头猪看似贪财好色,可却知道许多不为人知的事,那么,咒怨……

     “屎盆,你丫知道咒怨?”

     “擦!咒怨?诅咒?谁被诅咒了?”

     “卧槽,你丫不会是被人诅咒了吧?”猪九一个激灵,惊悚的盯着云锦绣。

     云锦绣眼底一片冷色。

     猪九脑袋蓦地一缩:“看来不是。诅咒这种东西老子倒是听说过不少,你手上的白骨就是被诅咒过的,阴阳链本就是下给被诅咒之物的,至于咒怨……老子对天发誓,绝壁没有听说过!”

     “咒怨估摸着也是诅咒的一种。”屎盆倒扣在猪脑袋上,发出声音,“只不过这名字,听起来让人怕怕的。”

     云锦绣微觉无力,随手松了猪九。

     显然,麻袍老者并未骗她。

     宫离澈已然知道她是触发咒怨的引子了吧……可为何还要靠近她?

     “若是我猜的不错,他应并不知咒怨为何出现。”洪荒的神念突然传来。

     云锦绣微微一顿:宫离澈亦不知?

     洪荒:若是他知晓缘由,想来已去寻找破解之法,那麻袍亦不会无奈之下,将咒怨之事告诉你了,说到底,他不过是希望你知道此事后,离宫离澈远些,以减少咒怨的发作频率。

     云锦绣眼睫微垂,她感觉,自己像是走近了死胡同里,没有出路。

     洪荒:解铃还须系铃人,咒怨终究是有人对其下咒所致,只需寻到根由,便有办法办法破解。在我看来,眼下最重要的却是寻找魂灯,你可一时不见他,却能一世不见他吗?

     云锦绣身子蓦地一颤。

     “这么感性的话,真想不出会是一个破鼎说出来的。”混沌不由吐槽。

     十头骷髅:可以摘抄记录拿来赏析吗?

     八卦虚像: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啊……

     云锦绣:“……”

     然洪荒的话,还是一语惊醒了梦中人。

     只要她在找到织魂灯之前,不再靠近他,再来寻找咒怨的破解之法不迟。

     云锦绣蓦地踢了一脚猪九:“明日一早便启程离开这里。”

     猪九蓦地捂住屁股:“卧槽!怎么说走就走!老子还没拿到重宝呢!”

     云锦绣冷冷道:“宝物重要命重要?”

     猪九哭嚎:“你丫又威胁老子!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

     屎盆“呕”了一声:“我擦!为什么你卖萌这么恶心?”

     云锦绣微微凝眉。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魔髓镇笼罩着一层古怪的气息,星卦上所显示的方位与实际的方向似乎是完全相反的,可这里的人却没有丝毫的感觉。

     正当她沉思之际,窗外却猛然传来“轰”的一声巨响,接着房门也同时被“砰”的一声踢了开来……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