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九百五十五章 严刑逼问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九百五十五章 严刑逼问

     云锦绣只觉一股无法言说的感觉弥漫心间,她微微抿唇,将神器们收起,却未急着给它们疗伤,而是继续运行《医诀》,让肉身尽快恢复。

     然随着肉身的恢复,远处巨大的摆锤再次出现。

     看着那些比之前还要恐怖的暴风骤雨般的摆锤,云锦绣微微的握紧了拳头。

     还想挣扎吗?

     那她便让它彻底臣服吧!

     x

     “啪!”

     沾着盐水的鞭子重重的抽下来时,赛西施的脸上骤然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血道。

     血肉小孩嘴唇般的翻了出来,让她那张已然被抽的面目全非的脸,越发的狰狞恐怖。

     然她却是哼都没哼一声,一双眸子,冷冷的盯看着施刑的人!

     “西施姐姐,你知道解药方子的吧?”身着红衣的少女面上露出纯洁无辜的笑意来,“锦绣姐姐真是的,我这么小,居然给我吃那么毒的毒药!”

     赛西施唇角微勾:“你的心,可比那毒药毒多了。”

     她扫了一眼不远处已被抽打的昏厥过去的胜貂蝉,再看向纪小蝶的视线,变得阴冷起来。

     “西施姐姐,活着不好吗?”纪小蝶再次将浸透了盐水的鞭子拿出,故意的在赛西施的伤口上摩擦。

     然赛西施却始终是面不改色的看着她,“有的人活着,可跟死了没什么区别。”

     “啪!”

     又是一声鞭响,这一次,那鞭子径直抽在她的右眼上,赛西施下意识的闭了下眼睛,可依然感觉火辣辣的剧痛刺激着眼球。

     她感觉温热的血迹沾湿了眼皮,她睁开眼睛,右眼再看去,已然变得一片模糊。

     “贱人!”纪小蝶咬牙切齿的开口,“你们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来神圣宫干什么?”

     赛西施微微的眯了下眼睛。

     “锦宫的人,每人都有一块灵玉吧,而灵玉上的阵法却是以云锦绣的武魂所刻,可惜……它碎了!”

     纪小蝶脸上,缓缓露出微笑,只是那微笑,看起来却宛如地狱来的魔鬼。

     “事到如今,我倒是希望她还活着,而这碎掉的灵玉,全不过是她制造的假象,可是……你们为何要来神圣宫寻找呢?”纪小蝶似有些暴躁,光着脚来回的走着,而地面上的血迹,更是将她的小脚给染红,看起来很是诡异。

     “难道是云锦绣出现在了神圣宫?哦……让我猜想一下,她来这里干什么。纪玄亦将阿宝送回来,所以云锦绣尾随而至,她善于易容,所以杀死了水袖,易成了水袖的模样,然后去了销金窟,又杀了兰儿和碧君,然后便消失了……你说她去了哪里呢?”纪小蝶盯看着赛西施血肉模糊的脸,咬着牙齿道:“堂主暴怒啊,云锦绣这个贱人,竟然在堂主的眼皮子底下出入神圣宫,现在居然还就这么消失了!”

     “该死的!所有知道销金窟秘密的都要去死!”她咬着牙,抡起盐水鞭,再次向赛西施抽打过去。

     这一鞭,正抽在赛西施的耳朵上,赛西施只觉耳膜轰隆,声音也变得模糊了。

     “这个贱人早便怀疑我了是不是?那个该死的阿宝,早便将销金窟的秘密告诉她了是不是?”她气急败坏的发着怒火,第一次有了一种被人算计的跳脚感,“你来说!她究竟想干什么!”

     赛西施已被抽打的伤痕累累,血迹将她的衣袍浸湿,然她只是冷笑:“纸是包不住火的,神圣光辉下的丑恶,也终将暴漏在众目睽睽之下,神圣宫的名声被捧得有多高,将来便也会摔的有多惨!”

     纪小蝶冷笑:“不会的,知道这个秘密的人都死了。”

     赛西施微微眯了下眼睛:“你什么意思?”

     她与胜貂蝉潜入神圣宫,可夏辛野却还留在小角客栈里。

     难道夏辛野出事了?

     “将药方子告诉我吧,西施姐姐,或许,你还能救夏辛野一命!”纪小蝶看着赛西施豁然变色的脸,满意的开口。

     赛西施面色微微变幻起来。

     事实,她已知道,锦绣给纪小蝶吃的并非是毒药,而只是些普通的丹药罢了,锦绣迟迟不松口,给她所谓的解药,反而是给她又另外开了一道药方,又是为了什么?

     赛西施头脑快速的转动着,有两种可能:一,锦绣发现了纪小蝶的身份,并且在纪小蝶担心毒药的情况下,将这不是把柄的化成把柄,以此来牵制纪小蝶。二,锦绣在一的基础之上,想要将那把柄变成真正的把柄——那么这个药方很有可能是真正的毒药!

     如果是她的猜测一,那么后果便是,纪小蝶摆脱了这个把柄,自此便不需要演戏,而他们都将惨死。

     若是她的猜测二,那么后果便是,纪小蝶自认为摆脱了这个把柄,自此撕开伪装,而他们也会惨死,然纪小蝶也必然会身中剧毒!

     赛西施心脏跳动起来,她看着纪小蝶气急败坏的脸,决定拼一拼。

     “想要方子可以,但我必须要确定夏辛野还活着!”赛西施目光不定的开口。

     纪小蝶冷笑:“西施姐姐,你可没有资格跟我讲条件,在你决定说出方子之前,我要不要先将这女人给杀了?”

     说着,她一把抓起胜貂蝉的头发,迫使已然昏厥的胜貂蝉,正面朝着赛西施。

     那张美艳无双的脸,此时已被毁的干净,赛西施不由百感交集。

     她跟胜貂蝉是死对头了,从两人出生开始,明争暗斗不知道多少次,却没想到时至今日,两人竟然是落得个同生共死的下场。

     她顶爱惜自己的容貌的,也自诩比她美,非要跟她争个高下,这下没得争了。

     赛西施扯了扯唇角道:“我告诉你药方,你需答应我,放她离开。”虽然她明白,这纪小蝶是绝对不会放貂蝉离开的,但眼下,她也只能如此说。

     “好呀!”纪小蝶蓦地开心的笑了起来,“西施姐姐,你是聪明人,若是那药方你写错了,可是要死人的呦。”

     她这话,反倒让赛西施心惊了一下,她突然想起,锦绣曾将药方给了纪玄亦的,可为何纪小蝶还要问她要药方?

     赛西施不由细细的将药方回想了一翻。

     两份药方她都看过,且彼时她并未仔细的观察,现在回想起来,便是越想越心惊,因锦绣给她的那份药方里,多了一味药——白玉雪草。

     这东西是上好的宝物,食之可强身健体,并能将体内残留毒物净化,可锦绣为何要将这样一味药进来?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