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零三章 执念之战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零三章 执念之战

     年少轻狂,笑傲天下,毕生愿望,只想以最强者的身份,单挑那个被人称作不可战胜的神话!

     然世事弄人,证道入魔将他彻底打入深渊,千万年如同白驹过隙,转瞬已过,那个神话终于出现在他面前,那一瞬,他感觉自己的身子在微微颤抖。

     “妖狐,今日做个了结吧!”荒天蓦地抬拳,那一瞬,虚空都因那恐怖的力量撕裂崩碎,一把漆黑的虚无之剑刹那间出现在他掌心。

     宫离澈眸子无波,看着荒天执剑冲来,他亦一步迈出,恐怖的杀意尽汇聚到拳头之上,虚无都似在那拳头上崩裂,黑暗都被撕开一个巨大的口子,直直的便向那虚无之剑砸去!

     恐怖的力量相撞,末日般的巨响竟似扯动了人界的规则。

     昆仑之巅的碧空,骤然被黑暗覆盖,天色一下黯淡下来,恐怖的雷鸣骤然向昆仑之巅汇聚而去,远远看去,闪电结成了网,诡异的纹路肆虐攀爬。

     那般恐怖的压力之下,实力弱的修武者直接爆体而亡。

     “轰!”

     拳头与虚无之剑撞在一起,灭世般的恐怖之下,那把虚无之剑直接被寸寸击碎,然宫离澈的拳头却去势不减,直直的砸向了荒天的脸颊。

     “砰!”

     荒天的脸在那一瞬扭曲变形,接着身子一声闷响,骤然砸飞了出去!

     余威滚滚,与闪电的网碰撞,直照的天如白昼!

     宫离澈甩袖收手,冷冷道:“本座敬你多年执着,本打算虚让你几招,奈何你不自重,竟敢碰本座的人。你输了。”

     他不再理会荒天,下一瞬,身影已然出现在云锦绣身侧,随手将她往怀里一抱,“先疗伤。”

     云锦绣道:“有些棘手。”

     他缓声笑道:“棘手的都让本座来处理好了。”

     云锦绣目光轻闪,落在他衣襟上的手轻轻缩了缩,“宫离澈,你为何要来?”

     他看着她:“想你。”

     全然未理会昆仑山上的惊呆大众,他已抱着云锦绣消失不见。

     “嗷!男神!老子也想你!”身后,一头猪嚎叫着向前冲去。

     “哇擦!那是爹男神!”屎盆尖叫着向猪追去。

     之后,整个昆仑再无声音。

     荒天的身子虚浮在虚空之上,紧闭的眼睛里,一滴泪滑落。

     ………

     禁古山脉。

     古森林苍郁,腐烂的落叶上又铺了一层厚厚的落叶。

     青苔沿着古木的根茎攀爬生长,许多难得一见的菇类肆意生长。

     云锦绣坐一根极为粗壮的树枝上,抬手指了指,“那株灵火草。”

     树下,宫离澈随手将那灵火草取了,而后身形一动落在枝干上,“灵活草有毒,用来做什么?”

     “灵活草可化灵脂。”云锦绣轻轻抽气。

     若非灵脂,她也不会落得如此凄惨,用魂火炙烤,终究太过受罪。

     好在,她百毒不侵。

     “伤上怎会有灵脂?”他抓起她的手腕,检查伤势。

     云锦绣微有些尴尬道:“不是这里,再多采几株来。”

     将他支走,云锦绣这才转身进了星河。

     血将衣物和肉黏在一起,一碰触便剧痛。

     她咬牙褪去了衣物,轻轻的清洗着身上干涸的血。

     此次对决,她身体并无太多伤势,内伤居多,可却因胸口的伤,使得血流不止。

     待得干涸的血清理干净,云锦绣才拿起那柱灵活草,神念一动,火焰将其淬炼成液,她这才抬手一招,将那液体涂在伤口之上。

     那些灵脂一遇灵火草液,这才相融成水,可灵火草的毒性却让伤口更加痛了起来。

     云锦绣咬紧牙关,等着那剧痛过去。

     灵火草并不是多么珍贵的草药,可却极为罕见,八古门如此巨大,都未见一株,且其只对灵脂有效,是个无足轻重的东西,何况这东西还有剧毒,就算能融于灵脂,常人也不敢用,市面上的药铺也不会费劲千辛万苦的去采这种东西来卖。

     好在禁古山脉寻到了些。

     “进来了。”声音从外面传来。

     云锦绣看了一眼伤口,虽有些可怕,但总算不再流血,她随手扯了件里袍,刚一穿上,宫离澈便已出现。

     云锦绣看着他手里足有十几株灵活草,嘴角微抽:“用不了这么多。”

     他却随手将她往怀里一揽,掌心隔着薄薄的衣衫落在她的腰上,“伤在哪里?”

     “已经快愈合了,并无大碍。”伤口狰狞的很,倒真是不愿他看到。

     他将灵火草递给她,“那是什么人?”

     云锦绣接过灵火草,以魂火再次将其淬炼成液,随手以玉瓶装了,方眨了下眼睛,“何人?”

     他突然来这么一句,她倒真是未能反应过来。

     “神兽狰。”宫离澈懒懒在她身旁坐了,指尖挑起她的一缕发丝,把玩。

     云锦绣一顿,“月关?他是摩柯人后裔。”

     “摩柯人?”宫离澈眉梢微动了下。

     “摩柯真正的后裔。”将所有的灵火草淬炼完毕,云锦绣停了下来。

     宫离澈看她一眼,“涂药。”

     “……”

     “本座帮你涂?”

     “我自己来。”

     云锦绣微微的看了他一眼,而后背过身去,轻轻的解开里袍衣带,挑开前襟,看到又有些渗血的伤口,这才拿起小玉瓶,将草液涂抹其上。

     本正专心涂药,然里袍却被轻轻的褪了下来。

     云锦绣身子一僵,便不动了。

     “带伤上阵?”

     “出了点意外。”

     “是谁?”

     “……已经处理了。”

     她话音方落,一只手落在她的手上,将玉瓶拿了过去。

     他将玉瓶中的药液取出,指尖一抬,药液落在她的后心处。

     云锦绣神经一直紧绷着,落在伤口上的指温温凉凉的,那药液与伤口融合的剧痛,却因那落在伤口上的指被分散了精力。

     那把刀从后背贯穿,想来背上的伤更是惨不忍睹。

     星河的凉风拂来,云锦绣轻轻的颤了下身子。

     衣袍重又被轻轻的披上,他身子一动,而后起身绕到她面前,又取了些药液,手指挑起她的衣襟,将药液涂在她的胸口处。

     云锦绣低垂着眼睫,身子却一动未动,星光交织,月华流溢,整个星河梦幻而透明。

     她的呼吸轻的微不可闻。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