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女生小说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零四章 情深意切

作者:瓦猫所属:女生小说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零四章 情深意切

     “药液足够?”

     “嗯。”

     “痛么?”

     “还好。”

     “摩柯真正的后裔,他找你做什么?”

     “还不清楚。”

     “本座对他有敌意。”

     云锦绣一怔,蓦地抬睫。

     看她疑惑的眸子,宫离澈笑道:“舍得抬头了。”

     云锦绣的视线微微的飘忽了一下。

     他抬手,将她的衣袍系好,旋即抬手将她揽了过来,倾身落在她的唇上。

     唇瓣相触,缠绵如风。

     云锦绣闭上眼睛,心湖涟漪顿起,那一刻,她想忘掉所有,也想就此沉沦。

     可咒怨像一根刺,它扎在心尖尖上,一触便痛。

     他终于将她松开时,她的呼吸已然全乱,额头抵在他胸口,却没有半分的力气。

     小半个织魂灯出现在她视野时,云锦绣蓦地睁大了眼睛。

     他不在的这段时间,一直在找魂灯碎片的吧,她一动,将她手里的碎片也寻了出来。

     原本零零碎碎的碎片这般组合在一起,织魂灯终于初见模型,虽尚还有数块残缺,却终于看到希望了。

     柔和光辉在魂灯周围缭绕,那一瞬,武魂都像是被无形的力量滋润着。

     “水镜为何丢掉?”宫离澈看着她,他自是能感觉到她在有意将他回避。

     云锦绣一顿,道:“不小心。”

     “本座要找你,岂是一块水镜能阻止的?”说着,他将那块被她丢掉的水镜拿了出来,递到她面前。

     “……”

     她自是知道一块水镜无法将他阻止,但缓一缓总归是好的。

     果然只能缓一缓……

     她抬手,将水镜收了,目光看了他一眼道:“为何会对月关有敌意?”

     月关虽是摩柯人后裔,但与宫离澈似乎并未见过,何况他应该只是人界之中有着并不寻常血脉年轻人罢了,能让宫离澈生出敌意来,委实奇怪。

     “大约是……同性相斥?”

     “那么异性会不会相吸?”云锦绣有些无语。

     他抬手,轻抚着她的下巴道:“当然,否则,本座何以被你吸引的神魂颠倒?”

     云锦绣:“……”

     宫离澈对月关有敌意,说什么同性相斥是有些牵强的,不过她对于月关那副长相,却总觉似曾相识,难道这也是巧合?

     可她印象中,除了摩柯圣城的雕像外,便再未与与他相似的人谋过面。

     “何时回不归山?”

     “本座陪着你不好?”

     “我总觉你有些虚弱。”云锦绣看着他苍白的脸色,“魂灯碎片我来找,你好生养伤便是。”

     “你不在,伤怎养的好。”

     云锦绣眼睫轻颤,她在的话,他才会更糟吧……

     咒怨像是魔鬼,时时刻刻的萦绕在她心头。

     “大战你消耗的太多,先睡觉。”宫离澈随手将她抱起,进了八古门。

     寝殿被赛西施收拾的干净,被子也被阳光暴晒过,又松又软,还带着丝丝缕缕的花香。

     帘幕半遮,挡住了外面的光线,大殿微暗,却因床榻旁的水晶小桔灯让得光线变得十分柔和。

     宫离澈随手将她放入被子内,而后倾身躺下,将她捞到怀里。

     云锦绣委实已筋疲力尽,纵使有许多话要讲,可温温软软的气息和被窝也令她眼皮发沉。

     她道:“我睡熟了,你便回不归山去。”

     宫离澈道:“你便这般想赶本座走?”

     云锦绣道:“若是你安然无事……留多久,都好的。”

     宫离澈附在她鬓发前低声道:“你若再不睡,本座便不让你睡了。”

     他轻吻她的发,顺着她微凉的肌肤,落在她的鼻尖,而后微微低首,便又覆上了她的唇。

     片刻后,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宫离澈不由用力的亲了她一口,低低道:“小猪。”

     这话一落,他脑海里不由的闪现过一头猥琐的大黑猪,嘴角微微一抽,改口道:“小兔子。”

     八古门内一派静谧,然此时的中区却完全的乱了套。

     昆仑小镇。

     封神派众人的脸色已然灰黑到极点。

     云锦瑟输了,荒天也输了!

     他们疯狂拥戴的神话,以最悲惨的方式被他们此前狂踩的对手给彻底击败,现在,那个荒天还要亲手将自己徒弟的名字刻上耻辱柱!

     许多人无法忍受这重重的打击,开始破口大骂,然更多的人,却是还未从这打击中回过神来。

     反观锦宫派,则是一片欢呼喝彩,被长时间压制的众人,终于扬眉吐气,更甚至有人,直接将此前闹的最凶的封神派的领头者给揪了出来,狂打一顿。

     这一行为,直接引起了连锁反应,越来越多的锦宫派之人加入了狂打大营,一时间,鬼亏狼嚎,将整个昆仑小镇都给淹没。

     反观昆仑山之巅,却是一派诡异的寂静。

     所有人的视线,皆落在那荒天身上。

     原本极为英伟的男人此时此刻,却像是苍老了许多岁,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子,而后抬步向远处的荣耀柱和耻辱柱前走去。

     与妖狐的对决,还未开始便已结束了。

     妖狐的那一拳,直接将他多年来的自尊与骄傲,击的粉碎。

     中山峰上,两根通天柱一如开始那般,矗立在那里,上面还清晰的显示着云锦瑟和云锦绣两人的名姓。

     只是谁该刻在那荣耀柱,谁又该刻在那耻辱柱上,在场每一个人都心知肚明。

     昆仑之巅的决战,从来都是残酷的。

     登上荣耀柱上的人,便会享受这无上荣光。

     可耻辱柱上的人,便要承担被万人唾弃的结局。

     纵使,参加决战的都是名噪一时的天才,可在这里,却只有成王败寇。

     所有人默默的看着那个身子突然有些佝偻的男人,他蹒跚前行,似背负着大山。

     他背影萧瑟,凄凉,似秋风扫落叶。

     他一直的走到那两根柱子前,停住了。

     那原本一样散发着光芒的柱子,突然有一根黯淡了下去,反之另一个越发的璀璨。

     耻辱柱又恢复了破破烂烂的样子,好像是随手一推,便会坍塌。

     上面云锦绣和云锦瑟的名字也完全的消失了,留下的只有被岁月风蚀过的名姓,每个名字都代表着昆仑大战失败者的耻辱。

     荒天的目光顺着那些名姓一路向下看去,然却一个名字未看进去,终于在最后,看到了优纪两个字。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