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零三十章 执拗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零三十章 执拗

     黑鬼本就满脸是血,此刻更是黏了满脸的毛,简直……不堪入目!

     云锦绣也险些被呛到,只得神念一动,魂火涌出,满天飞毛,顿时化为灰烬。

     “洪荒,星之力,你了解多少?”云锦绣随手摸了摸黑无的脑袋,这才抬步向婆娑树走去。

     婆娑树虽未能幸免,但比起悟道树却是好多了。

     “这星河想来应是星空的小型缩影。”洪荒浮在云锦绣身侧,苍声开口,“只是这鬼伤到了婆娑树,婆娑被迫进行自我保护,变幻了星空规则,这才有了星海这一幕。”

     云锦绣心中一动,走到婆娑树树干之下,却是见那些叶子尽是卷了起来,偶尔有几片没有卷起来的,她用手指一碰,那叶子也卷缩起来。

     这株婆娑树自她拿到三道三纹枝便屹立在此,树干处,正是星河的出入口,她虽知这树有灵性,却是未想到这树还知痛觉。

     她目光微敛,又取出了些生命之泉浇灌在婆娑树的根茎,而后又拿出白玉仙乳,一片片的涂抹着它的叶子。

     那些原本卷缩的叶子,似缓缓的放松了警惕,慢慢的舒展开来。

     “锦绣,你在里面吗?”

     星河外,胜貂蝉的声音传来。

     云锦绣应了一声道:“这便来。”

     说罢,她扫了一眼男鬼,冷冷道:“若是你再胡来,后果自负!”

     男鬼委委屈屈道:“人家没有做什么嘛……”

     “洪荒,你们留在此守着它,我出去一下。”

     虽然她设了感应阵,但总得以防万一,好在那男鬼的火不是魂火,神器们都是被千锤百炼过的,自然也不怕那些火。

     并未多言,云锦绣便闪身出了星河。

     星河外,胜貂蝉正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看到云锦绣出来,她方上前道:“锦绣,月心那丫头醒了。”

     这宋月心还是那沉晔甩过来的,她记得之前她跟锦绣的关系还算不错,这一次却是说什么都要离开,之前流产,又受了重伤,昏迷了半个月,现在总算能下床了,却是不知为何如此执拗。

     云锦绣默了片刻,道:“过去看看。”

     *

     宋月心被安排在一处远离无极殿的偏殿,大约也是考虑到了她病重需要静养。

     云锦绣与胜貂蝉来到偏殿之时,便听殿内传来哭声:“让我走吧,我不能再留在这里了。”

     “哎呀,月心,你还伤着呢。”楚天真着急的声音传来,“这个时候你不好好养伤,要去哪里嘛!”

     “是啊月心姑娘,你身子这么虚弱,还是再休息几日吧。”星月安慰道,“这天下,还去哪儿找比锦绣医术更好的,你便安心的等一等吧。”

     “锦绣……我哪里还有颜面再见锦绣?”宋月心抽泣,声音里有绝望。

     “为什么呀,我们都是朋友,锦绣怎么可能不管不顾你!”龙星雨劝慰。

     这话却是引来宋月心更难过的哭声。

     外面,胜貂蝉叹气:“好端端的姑娘,怎得便变成了这般模样,男人果真没几个好东西。”

     云锦绣眼睫微垂,却是未多言,抬步向房间内走去,正迎上端着盆子匆匆出来的阿宝,她一见云锦绣,手里的盆“咣当”一声落地,发出巨大的声响。

     这一下,整个房间都安静了。

     云锦绣缓步走进房间,楚天真、星月星雨皆是心虚的往后退了退,宋月心更是一脸惨白,僵硬的将云锦绣看着。

     她知道,她再也不会被锦绣相信了。

     无论她有着怎样的理由,但将匕首刺进她的胸口,却是事实。

     那样实力强悍的云锦瑟,锦绣定然会吃许多苦头,现在她唯一感到安慰的是,即便受伤,锦绣也赢了。

     她以为所有人都知道锦绣受了伤,她以为所有人都会唾骂她,可是……没有。

     锦绣隐瞒了吗?

     云锦绣淡淡的看着宋月心,眼前的少女,已经削瘦的几乎认不出来了,流产再加上重伤的折磨,使得她双颊深深的凹陷了下去。

     她走到她面前,淡淡道:“孩子没了。”

     是陈述的语气。

     宋月心只觉心头一酸,无法言喻的痛苦逼出了眼泪。

     孩子没了。

     是被那个男人亲手打掉的。

     她从来不知,这世上竟有人,是如此的狠心。

     眼泪滴落,却是落在了另一只手的手背上。

     宋月心身子一颤,蓦地抬起眼睫,却是见云锦绣探出了手,正落在她的手臂上,乳白色的光芒祥和的涌入她的身体,身体的疼痛,亦在那白光之下,快速的消失。

     “锦绣……”宋月心微微的睁大了泪眼。

     此时此刻,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她的心情。

     外人皆说锦绣冷漠无情,心狠手辣,她那么深的伤害过她,可她却在出手救她……

     她突然觉得自己不了解锦绣了。

     云锦绣却始终神色冷淡,半刻钟后,她将手收回,淡淡道:“静养。”

     旋即她又走至一侧的桌子上,随手写了个方子,递给楚天真,“把药抓了,熬半个时辰,给她喝了。”

     楚天真不由道:“锦绣,你医术那么厉害,为什么还要开药啊!”

     云锦绣道:“话多。”

     楚天真吐了吐舌头,笑嘻嘻道:“你话这么少,我当然要多说点嘛,不然大家都不说话,总不能用眼神交流。”

     胜貂蝉“噗嗤”笑了一声,戳了下楚天真的脑袋,“废话少说啊,快去抓药!”

     “遵命!”楚天真立刻拿着药方子跑了下去。

     云锦绣亦不多言,抬步也出了房门。

     胜貂蝉冲着阿宝努了努嘴道:“好生照料着,啊。”

     阿宝连忙点了点头,结巴道:“貂、貂蝉姐,锦绣……生、生气没?”

     胜貂蝉道:“你觉得锦绣是那种轻易生气的人吗?”她看了一眼在院子里等着她的云锦绣,目光一闪,推了推阿宝道:“我要去忙了,你们几个可把人给守好了。”

     言罢,抬步离开。

     铺满青石的林荫小道上,胜貂蝉与云锦绣并肩而行。

     胜貂蝉悄悄看了云锦绣一眼,心想那宋月心掉了孩子,又被那叫沉晔的如此伤害,伤心在所难免的,可这般不愿见锦绣,却又是为什么?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