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零四十章 炼狱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零四十章 炼狱

     楚城。

     还未到四方阁,便能嗅到一股浓郁的草药味,那味道只是闻着,便微微的有些发苦,使得刚踏进院门的楚梦寻微微的蹙了一下眉。

     院子里,赛西施正要端着新熬制好的汤药走进房间,看到楚梦寻来,步子顿住:“这药真是有奇效,竟然把百忙中的楚城主也给引了过来。”

     楚梦寻丝毫不理会她的调侃,只淡淡道:“醒了没有。”

     “烧了两周了,什么法子都用了,就是高烧不退。”赛西施叹了口气,“云家主几天几夜都没合眼了。”

     楚梦寻看了她手里的汤药一眼,随手端了药碗,走了进去。

     因时至深秋,天气开始转冷,然屋子里却烧了无烟的炭盆,并不显得清冷,云江便坐在床榻旁,一直低声的与云锦绣说着话,然躺在床榻上的人,却是没有声响。

     “云伯且去歇息片刻。”楚梦寻开口。

     听到声音云江转过身来,却见他面容憔悴,双眼布满了红血丝。

     见是楚梦寻,云江起身道:“这孩子烧了十几日了,再这样下去,身子可是会被烧坏的啊。”

     楚梦寻看了一眼侧身朝墙的云锦绣,清声道:“会好的。”

     云江知道楚梦寻性子冷淡,一向不喜多言,看他手里端着药碗,他叹了口气,还是往一旁让了让。

     楚梦寻走近床榻,顿了一顿,抬手探到她的额头上。

     大约是他的手掌太冷凉,所以显得她的额头,滚烫的吓人。

     楚梦寻微微皱了下眉头。

     他复又抬手,落在她的手腕上,探查了一下她的经脉,却是气息凌乱如激流湍急,如若入魔。

     想到魔弥成了她的武元,楚梦寻的脸色微微变幻。

     魔界之物本就容易乱人心性,而对于心志不坚定的人来说,魔界的东西,更是个让人避之不及的东西。

     事实,人本就易生心魔,而六界修炼之法皆有不同,若非是疯狂迷恋实力提升的疯子,鲜少会将旁界的力量纳入身体,据为己用。

     楚梦寻相信云锦绣不是个为了拔升实力而不顾一切的疯子,可魔弥已然成为她修炼体系的一部分,却是无法忽视的现实。

     那魔弥,已经开始扰乱她的心绪了吗?

     楚梦寻指尖涌动出武力,想要将她的混乱的气息平息,然下一瞬,自她体内,便涌出一股灼热的力量,将他排斥了出去。

     楚梦寻目光微深,那魔弥的力量如此霸道,竟然丝毫不允许别的力量侵入她的体内。

     “先把药喝了。”

     不管她听没听到,楚梦寻还是如是说。

     然高烧中的人,却像是没听到似的,身子一动也不动。

     楚梦寻将药碗放在一旁,而后伸手板过她的身子,却见她眼睫紧闭,双颊通红,神色十分的痛苦,像是陷入了某种难解的迷思中。

     楚梦寻从未见过她露出脆弱的一面,无论遇到什么事,这个人总是冷冷清清的,看不出情绪。

     她有着他无法想象的坚强,也不会轻易给人看自己心头上的伤,可此刻,她像是沉溺在痛苦的沼泽里不可自拔。

     不是脆弱,也不去挣扎,似乎就任由自己在那痛苦中越陷越深。

     “云锦绣,听到我的话吗?”楚梦寻目光微深。

     她面上的痛苦,突然的便消散了些,长长的眼睫动了动,而后微微的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

     不是一眼,是很久,似是在辨别他是谁。

     又过了许久,她面上的痛苦之色已完全散去,因高烧被灼的微裂的唇张了张,发出低低的字眼:“我很困倦,让我睡会。”

     楚梦寻道:“你睡了十几日了。”

     云锦绣道:“好,那便再睡几日。”

     “喝了药再睡。”楚梦寻开口。

     “太苦。”

     太苦了。

     她从未喝过那么苦的药,一直的苦到心里去。

     楚梦寻看着她许久,方道:“多久。”还要这样沉溺沼泽多久?

     那么多的苦都吃过了,又岂会嫌什么药苦?

     苦的是心吧。

     云锦绣闭上眼睛停了片刻道:“十天。”

     楚梦寻将她松开,又给她将被子拉至下巴处,“好。”

     “不要让他们来扰我。”她有些疲倦的开口。

     她一直知道,父亲没日没夜的照料,赛西施和胜貂蝉不断的想办法为她退烧,还有许许多多的熟人、陌生人,不断的来往于四方阁,探望她。

     她都知道,可是她太累了,她其实只想好好的睡一会。

     哪怕片刻也好。

     楚梦寻道:“好。”

     见她闭上眼睛,重又陷入沉睡,楚梦寻转身,看了一眼沉默的云江,“云伯,这几日便好生歇息吧。”

     云江只觉心中酸楚,这么久了,锦绣的性情他又岂会不解?

     这十几日,他知道她醒着,可又似陷入了深深的昏迷。

     可他始终不敢跟她说一句话,委实是怕她因担心自己,强行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这丫头,有什么苦,哭出来不就好了。

     有几次他感觉她的身子轻颤,他都以为她正在默默流泪,可细细看去,脸上却一滴泪都没有。

     “好,无极殿很忙吧,我这便过去帮忙。”云江转身,匆匆的走了出去。

     楚梦寻顿了顿身子,看了云锦绣一眼,而后抬步走出房间,随手关了房门。

     赛西施迎了上来,小声道:“醒了?”

     方才屋子里的动静,她都仔细的听着呢。

     “十日之内,不许任何人再踏入房门一步,若有人敢强闯,一律杀无赦。”楚梦寻开口。

     赛西施闻言一惊,转而点了点头。

     这是锦绣的意思吧?

     这十几日,前来探望的人络绎不绝,拦都拦不住,她恐怕是一直醒着呢。

     不知为何,赛西施只觉心里一酸,轻轻的叹了口气。

     只望锦绣十日后,能彻底的醒转过来。

     接下来的日子,楚城变得异常安静,所有人说话,皆不由放低了声音,楚城也关了城门,谢绝一切来客,而楚城的护城大阵却始终开着,将楚城护在中间,固若堡垒。

     这般到了第七日的时候,楚城的安静被打破,一队不速之客,突然出现在楚城之外。

     最先发现他们的,是楚天真和阿宝,她们两个外出采集草药,回来时,正与那一队人撞个正着。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