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心痛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心痛

     从肩胛骨入手下咒,最是痛苦了,因那咒印会随着骨头渗出骨骼,寻常人根本无法忍受。

     赵琛的脸色也不好看。

     虽然项明让他使用诸般苦,可他还是勉力的使用了黄泉花,妖女勾结妖界,这也是个教训她的好时机,何况是她自愿的?

     只是……这个少女,比她想象的还要能忍。

     黄泉花之所以叫做黄泉花,正是因被施术的人,被施术后,在极端的痛苦之下,眼前会出现许多曼陀罗花般的幻象,因这些花皆是生长在黄泉河畔,是以取名为黄泉花。

     难道这女孩儿没有痛觉的吗?

     云锦绣面上,甚至没有什么表情变化,然额角依然渗出了密汗。

     这咒印很古怪,痛便痛了,竟然还奇痒无比。

     这种痒,恰恰是人最不能忍受的,需得以极为强大的意志力才能克服压制。

     只是随着那咒印的渐渐成型,那奇痒却成倍数的增长,而她的脸上,也开始布满了撕裂般的咒印,整张脸都像是被人用刀子划花以后,留下的血红色疤痕,十分的可怖。

     而随着咒印的完成,云锦绣的眼前也开始出现一幕幕的幻象。

     一朵朵妖冶的黄泉花争相绽放,视野尽头,一条长长的黄泉,在奔涌不息,耳侧甚至能听到厉鬼的嘶鸣,令人头皮发麻。

     这还只是一个普通咒印师施展的咒印术,便已让人气血翻腾,如此痛苦,若是阿修罗,又该是到了何等可怕的地步?

     咒印彻底形成时,赵默蓦地将手收回,气喘吁吁的盯看着云锦绣。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彻底的惊到他了。

     她不痛吗?

     还是他施展了假的咒印术?

     那张脸被咒印给毁的不像样子,可那女人却始终不吭一声的立在那里,像是种咒的不是她自己。

     “赵琛,这女人不会是痛昏厥过去了吧?你快点把咒印术解了吧!”项明不由上前,有些担心的开口。

     纵使妖女的名声很恶劣,但是他总觉得,对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施用这种术,有些残忍。

     赵琛盯着云锦绣气喘道:“再等等。”

     莫说黄泉花了,寻常女孩儿,被虫子咬了都要大呼小叫的喊痛,他便不信这云锦绣感觉不到痛意。

     然又是半个时辰过了,云锦绣依然站在原地,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可她怀里的小狐狸,却像是忍无可忍,眼睛里陡然爆发出极为凌厉的光,陡然向赵琛看了过来。

     赵琛被吓了一跳。

     一只小动物而已,只是看了他一眼,便让他有种背脊发寒的冰冷感。

     他不敢再看那小狐狸,连忙出手,快速的将咒印给解开了。

     处于极痛极痒之中的云锦绣只觉身子一松,接着那痛痒便如潮水一般的,纷纷退却。

     眼前的幻象开始消失,漆黑的眸子,却因方才的幻象,看人有些模糊。

     耳朵有些耳鸣,像是有人在耳侧摩擦着玻璃。

     云锦绣只觉气血翻涌,心也砰砰的跳的极快,心底涌出的酸涩却梗在嗓子口,令她眼眶微红。

     只是黄泉花便已如此难受,若是咒怨呢?

     究竟是何人,竟然让宫离澈忍受那般极致的痛苦?

     “喂,你没事吧?”远处,项明忍不住问出声。

     云锦绣觉得声音从很远的地方飘来,耳鸣感依然很清楚,怀里小狐狸扒拉着抱住她的脖子,柔软的身体贴着她的脖颈。

     云锦绣眼眶有些酸。

     不知道为什么,即便是个不知名的小狐狸这样抱着她的脖子,她还是觉得心里难受非常,喉咙里还有种无法言说的呕吐感,梗在那里。

     如果她是触发咒怨的引子,那每一次看到她,宫离澈是不是都要忍受这种变态似的痛苦?

     她不知道一个人的忍耐力,究竟会达到什么程度,可所有的忍耐力,必然都是有极限的,这世上,你可以对凉薄的人情麻木,可以对黑暗的生活麻木,可对于切肤的疼痛,是无法做到麻木的。

     每一次的痛感,都会重创你的神经,令你全身颤栗。

     那么那个人,每一次忍受那种痛苦时,是怎么做到对她笑脸相迎的?

     “哎,你没事吧?”

     云锦绣的身子突然的被人推了推。

     她蓦地回过神来,目光看向有些紧张的大块头。

     眼底的光微微的黯淡了些,云锦绣淡淡道:“我没事。”

     “逞什么强,没有人比我们更清楚,黄泉花的威力,你又不是个爷们,叫唤两声,也没人嘲笑你。”赵琛看着云锦绣的眼神有些古怪。

     虽然这是个妖女,可这种忍耐力,真的像个汉子啊,还是挺令人钦佩的。

     云锦绣道:“可以教习了吗?”

     赵琛嘴角微有些抽,看着好好的一张脸,变得格外的狰狞,心里也有着几分的过意不去。

     如果这云锦绣不是妖女,他还真是挺佩服她的,毕竟这么坚强的女孩儿,还真是少见。

     “当然了。”项明跑了过来,碰了碰赵琛,“导师都吩咐过了,赵琛也最守信用了,既然答应你了,肯定不会反悔的。不过,你的脸真的没事吗?”

     项明不由拿出镜子来,云锦绣看了一眼,铜镜内,一张狰狞可怕的脸缓缓出现在视野,她微微的皱了下眉,无怪咒印师见不到女子,这咒印真的挺难看的。

     好在,这印记虽然丑了些,可却不会给她带来任何的不适,倒是不必担心。

     云锦绣道:“开始吧。”

     她急切的想要了解关于咒印术的一切,便是眼前给她授课的,只是个普通的学员,可却丝毫不影响她求知的欲望。

     “跟我过来吧。”赵琛有些无语,却还是率先向前走去。

     云锦绣抬步跟上,围观的几个男学员连忙让开路,看着云锦绣的视线,则很是古怪。

     项明不由嘀咕:“真的是妖女啊,正常人,谁忍得了这痛苦啊!”

     之前他不小心被咒印反噬,还是诸般苦的级别,都痛的他快喊破喉咙了,更别说黄泉花了。

     被云锦绣抱在怀里的小狐狸,却是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瞳孔里,是看不到底的深邃。

     那深邃,竟然让那本来极淡的紫眸,变得分外幽深起来……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