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命运的齿轮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命运的齿轮

     碧清连忙应了,可眉头却凝了起来,要知道蛇胆是最苦的了,尤其是这种毒蛇的胆汁,简直苦的惨绝人寰。

     真的要给轻尘灌下去吗?

     她很快的便弄出了半瓶毒汁,青紫青紫的汁液,看起来有些让人头皮发麻。

     “快去!”云锦绣加重了语气。

     碧清连忙起身,向山洞跑去。

     因隔了瀑布,山洞里的事,她自然也不知晓,待她跑到山洞前,看到山洞里的一幕时,一下子愣住了。

     北堂倾月全身湿透,正被君轻尘压在身下,而北堂倾月像是被吓到了,无比怔楞的看着跑来的碧清。

     碧清愣了好一会,才听到云锦绣冷冰的声音,这才回过神,跑了过去,快手快脚的将君轻尘扶了起来,却见他双目紧闭,面色很是吓人,而他的身子,更是滚烫的可怕,碧清就差痛叫一声了。

     她顾不得与北堂倾月说话,便拿起瓶子准备给君轻尘灌下去,北堂倾月却蓦地回神,急声道:“碧清,你干什么?”

     “给轻尘解毒啊!”碧清看着全身湿透的北堂倾月,面色有些古怪。

     轻尘中的是毒花的毒吧?那东西很邪气,君轻尘没有跟北堂倾月发生什么吧?

     “我看一看!”说罢,她抬手便抢了过来,一看之下,面色蓦地一变:“这些都是毒药!”说着一把给摔了。

     碧清一直对北堂倾月的印象极好,这一下却还是被惹怒了:“倾月,这是锦绣配的药物,你怎能给摔了!这可是救命的!”

     北堂倾月一听锦绣二字,眉头都拧了起来,她看向碧清道:“你见过用毒药救人的吗?”

     “可轻尘的毒也不能不解呀!”碧清着急。

     “我有解药。”北堂倾月似有些不悦的开口,她微微咬了下嘴唇,走到君轻尘面前,随手拿出月粹,倒涂在君轻尘的伤口之上。

     她没想到,君轻尘宁愿把自己憋成内伤,也不愿碰她!

     她就那么不堪吗?

     当着她的面,居然还念着云锦绣的名字,简直可恶极了!

     碧清有些发呆的看着北堂倾月,良久她方道:“你有解药,怎么不早给轻尘用上啊……”

     若不是没有办法了,云锦绣大约也不会出此下策,用什么以毒攻毒了!

     北堂倾月却没回答她,只道:“你出去吧!”

     碧清下意识的转身往外走,可走了几步,又觉得奇怪。

     君轻尘是他们青州的,就算走也不该是她走啊!

     “你……”碧清还想说些什么,北堂倾月已经回过头来,看着她。

     她面上还沾着血迹,可却露出极为温和的笑来,让碧清觉得有些恐怖。

     “碧清,我们月州的月华之力是可以净化血液的,轻尘既然中了毒,自然需要血液净化,你在这里,很妨碍我呢。”

     碧清这下说不出话了,只好道:“那劳烦你了。”

     北堂倾月弯睫笑道:“应该的。”

     碧清只好转身,离开了山洞。

     北堂倾月的目光这才看向君轻尘。

     月粹之下,他的伤口快速的愈合,原本滚烫的身体,温度也开始缓缓的降了下去。

     君轻尘的呼吸缓缓开始平稳,长长的眼睫微微一颤,似要醒来。

     北堂倾月看了一眼自己全身湿透的衣裙,旋即抬手,将衣袍解开。

     湿漉漉的罗裙撕扯的破碎,缓缓褪下,露出光洁的肌肤,她抬手将发丝散开,旋即身子一动,在君轻尘身侧坐了下来。

     君轻尘只觉整个人像是从刀山火海里走出,全身上下,无一不痛。

     他艰难的动了动身子,而后缓缓的睁开眼睛。

     入目处,是冷冰的山洞,水珠顺着石头的棱角滴落下来。

     低低的哭泣声,自身侧传来,君轻尘一顿,偏首看去,接着微微的睁大了眼睛。

     “北堂倾月!”君轻尘被吓到了。

     她衣衫破碎,蜷缩在墙角,显然是受了极大的委屈,可那般裸露在外的肌肤,却让君轻尘不知道目光该往哪里放。

     听到他的声音,北堂倾月哭泣的声音越发的大了,身子也颤抖的蜷缩在一起。

     君轻尘:“……”

     他整个人是懵掉的。

     记忆里,自己中了毒花,然后饱受煎熬,接着北堂倾月便闯了进来,然后的事,全无记忆。

     他……做了什么?

     君轻尘只觉什么东西,突然的刺到了他,盯看着北堂倾月的视线,也像是看到了魔鬼。

     从小到大,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和阻碍,他都未想过逃,可此时此刻,他竟然只想逃掉。

     “轻尘……你醒了……”

     北堂倾月抬起头,一张小脸上,布满了眼泪,看着他的目光,更是楚楚可怜。

     君轻尘不知道是怎样问出的话:“你……怎么了?”

     北堂倾月嘴唇一瘪,委屈道:“没、没什么,你好些了没有?”

     君轻尘感觉自己的心在痛,那种痛,更胜过毒花带给他的煎熬。

     他无意于伤害一个无辜的人,也无意于利用北堂倾月来解什么毒,可当现实就这么破碎的出现在眼前时,他竟然只能去面对。

     “我……”君轻尘想要说些什么,可最终却什么也说不出,只觉无限的苦涩,充斥着胸腔,像是随时都会呕出一口血来。

     “轻尘,没关系的。”北堂倾月含泪摇头,“我……不会怪你的。”

     她站起身来,身上破烂的衣袍,自她身上滑落,被她有些惊慌的扯住,她畏畏缩缩的靠在墙面,似无力迈开双腿。

     眼泪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不断的滑落下来。

     她快速的抹掉了眼泪,吸了口气道:“我知道你心不在我身上,所以……我会放手。”她努力的去微笑,目光看向他,“当然,也不会让你去负责,就当……就当是一场噩梦好了。”

     说着,她眼泪又滚落下来,目光越发认真的看着他,“轻尘,你也不要有任何的负担,我……真的不怪你的。”

     她又裹了裹衣袍,低下头,向外走去。

     君轻尘目光轻颤,他似想起什么似的,站起身来,“等等。”

     北堂倾月停住身子,楚楚可怜的看着他。

     君轻尘觉得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了去,目光也变得破碎,声音缥缈不定:“我……不会不管你。”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