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露出破绽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露出破绽

     可那个少年,还是让她看的心里微微发痛,内心里,涌动着一种冲动,想要这么的冲上去,可却被一个叫胆怯的小人拉住了。

     大风大浪她不畏惧,怎么这点小事就畏惧了呢?

     陈夕瑶不由又看了君轻尘一眼,可却没想到,他的目光突然看了过来,将她逮个正着。

     陈夕瑶心里一咯噔,下意识的想跑开,可双腿却不怎么听使唤,只定在了原地。

     君轻尘步子一动,便向她走了过来,陈夕瑶原以为他要给自己说点什么,却未料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扫了她一眼,便擦着她的衣角走了过去。

     这眼神,什么意思嘛……

     陈夕瑶蓦地转身,开口道:“一大清早的,你来这里干什么?”

     君轻尘淡声道:“这句话,同样问你。”

     “我来修炼,而且这也不是我第一天来了,倒是你,这么大早的才奇怪。”陈夕瑶扯了一把身旁的叶子,微微有些懊恼的开口。

     君轻尘顿住步子,看着她道:“我自昨晚一直在这里。”

     陈夕瑶有些语塞。

     可看着他缓步前行的背影,她又不想放弃这个与他说话的机会,便快了一步跟上道:“规则漏洞已经补上了,接下来,却不知我们要前往何处历练了。”

     君轻尘目光微敛,却未搭话。

     陈夕瑶又道:“紫胤掌事说,很有可能前往禁古山脉。”

     君轻尘步子一顿,“去那里做什么?”

     “掌事说,这是院长的意思,可具体的缘由,却未明说,总不能规则补齐全了,便让我们各回各州吧?”陈夕瑶微微偏首,看了他一眼。

     禁古是在无极大陆上吧?那里可是他的故乡哎,细细一想,竟有些雀跃。

     禁古山脉,君轻尘自然是知晓的,那里被称为强者的墓地,也是整个无极大陆最为神秘的地带。

     纵使是实力超强之辈,却也不敢轻易涉足。

     月关突然要前往那个地方,又是个什么由头?

     君轻尘想要仔细的思索,可过了许久,终于放弃。

     脑海里尽是一团乱麻,此时此刻,他大约没有办法理智的思考。

     “君轻尘!”

     迎面处,却猛地砸过来一股劲风,君轻尘还未来得及回神,那拳风已然逼至面门,只听“砰”的一声,身子便被砸飞了出去。

     陈夕瑶被吓了一跳,待看到撞到树干之上,嘴角满是鲜血的君轻尘时,脸色蓦地变了,扭头看去,才发现动手的人,竟然是北堂冷,不由恼怒厉喝:“北堂冷!你发什么疯!”

     说着,她抬步便向君轻尘跑了过去。

     君轻尘抬手,擦去唇角的鲜血,看向北堂冷的目光也深了几分。

     “呵。君轻尘,我本以为你是个谦谦君子,却没想到,你竟然会干出这等令人不齿的事来!”北堂冷双手抱胸,面上满是嘲弄。

     君轻尘并未让陈夕瑶搭手,扶着树干站起身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装什么傻!九州大比,因本少错估了你的实力,致使你占据了上风,可这并不代表,你就可以因此为所欲为,肆无忌惮!”北堂冷毫不掩饰目光里的鄙夷。

     “北堂冷,你把话说清楚行不行?”陈夕瑶凝眉。

     北堂冷嘲笑,“你倒是问问这位谦谦君子对我族姐做了什么好事!”

     君轻尘眼底滑过一丝微光。

     “我族族老得知此事,已然日夜不停的赶至此处,君轻尘,你好自为之吧!”北堂冷盯看了君轻尘一眼,转身扬长而去。

     *

     “你不要再责怪孩子了,事情既然已经出现,那就成婚好了。”身着月色长袍的月州长老月辉开口。

     一旁的北堂倾月低垂着头,像是认错的孩子。

     “长老,这可不是小事啊。”月初面色微变。

     此前他给了北堂倾月一瓶月粹,本意却然是让她拉近与君轻尘的关系,可却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

     “名节为大!”月辉不容置疑的开口,“何况,祭司大人已经测算过,君轻尘便是倾月的真命,此事虽有些不光彩,但只要他们两个成婚,所有问题,便都迎刃而解!”

     月初微微犹豫了一下:“成婚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此事还需得与那君轻尘商议一翻才是。”

     月辉眼睛一瞪,怒声道:“商议?他敢做出这等无耻之事,我月州不追究他的责任已算给了他台阶,他还想如何?”

     “轻尘不会不答应的。”一直低着头的北堂倾月抬起头,“此事我会亲自与他说。”

     北堂倾月言罢,便转身出了房门。

     九州岛有些空荡,学员们大约都在华夏大陆待着,这让学院,变得沉寂而古老。

     阳光有些晃眼,北堂倾月的心情亦如今日的阳光。

     虽然她不太想使用这最后的机会,可除了这最后的机会,她没有别的办法了。

     北堂倾月迈出门槛,刚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

     门外的老槐树婆娑,君轻尘就站在树下,似等她已久。

     北堂倾月心里一滞,楞在了原地。

     君轻尘却微微一笑道:“找我?”

     他语气轻松无比,好似真的是她在找他,虽然事实如此。

     面上的表情僵硬了一下,北堂倾月便端出甜甜的笑颜来,快步的冲到他面前:“轻尘,我这些日子缠绵病榻,你都未来看我。”

     “现在看来,已经痊愈了。”君轻尘的声音很温和,似这郎朗的风。

     “是啊,已经大好了。”北堂倾月笑着开口,“轻尘……你是为外面的议论来的吗?”

     “外面,有什么议论?”

     北堂倾月脸颊蓦地红了,她低声道:“就是……我们……”

     “不是你传出去的吗?”君轻尘开口。

     北堂倾月蓦地抬头,却见他目光依然温和,没有半点责备的意思。

     “我……”

     “有什么事,直说吧。”君轻尘将她打断,开门见山。

     北堂倾月看着君轻尘的眼神,缓缓变幻,良久嘻嘻笑道:“干嘛都说出来呢,都没有办法继续伪装了。”

     君轻尘将她的手拉起来,旋即将她的衣袖推了上去,露出一截洁白的手臂。

     在那手臂之上,一粒朱砂痣清晰的出现在视野。

     他抬起眼睫看她一眼道:“不去查真是不太清楚,这是什么痣,长见识了。”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