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反成枷锁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反成枷锁

     北堂冷坐直了身子,双手环胸盯看着君轻尘道:“你随便问,但说不说可就是我的事了。”

     君轻尘不置可否。

     北堂冷这才一抬下巴道:“坐吧,总不能让少爷我一直仰视着你说话。”

     君轻尘拂了下衣袖坐下。

     “关于我与北堂倾月的流言你怎么看?”

     这话问的……

     北堂冷面色微微的抽了抽,旋即面上露出有些嘲讽的笑来:“啧,君少爷的婚姻大事,怎么跑来问我了?你不会是对我有意思吧?”

     君轻尘道:“你们月州的祭司,一开始便指明,我是北堂倾月的真命,可你们月州人,似乎并不完全认同这一点。”

     北堂冷眉毛拧起来,笑道:“不管认不认同,你不是已经跟族姐发生了亲密关系?她可是我们月州的圣女,这么被毁了贞洁,你不负责,倾月派的人,可是会杀你全家啊!”

     “我并未碰她。”君轻尘目光平静,眉心却微微的蹙了一下,“虽然并不想恶意的揣测一个女孩子,但这是事实。”

     北堂冷挑眉:“你没碰她?证据呢?”

     君轻尘淡声道:“她手臂上象征……处子之身的朱砂痣并未消失。”

     “……这样啊。”北堂冷摸着下巴,“圣女身子纯洁,你没碰也该做出了不合理的举动吧?”

     “锦儿的兽武灵一直在我身边。身中迷花之后,我抑制剧毒昏厥,之后的事一无所知,可锦儿并未离开。”君轻尘微微蹙了下眉开口。

     “云锦绣?呵……既然有人作证,为何不出来做澄清?”北堂冷面上带了些兴味。

     澄清?

     彼时已经被流言伤的遍体鳞伤的人,说出的话,谁又会相信?到最后,怕只会给她带来更多的伤害了吧?

     何况,有些事,他却需得调查了解。

     君轻尘淡声道:“流言蜚语罢了。”所谓的君子之名,他委实不曾看重。

     那些东西多了,反而会成为枷锁,丢掉了,反而一身轻松。

     “这可有趣了,你不做澄清,跑我这里做什么?本少爷难道长了一张知心驿站的脸?”北堂冷长腿一伸,懒洋洋的开口。

     君轻尘看向北堂冷道:“此次九州大比,你输了。”

     北堂冷面色蓦地一抽,旋即咬牙:“你小子,有种跟我再打一架。”

     “大比之前,北堂姑娘曾找到我,将你的软肋一一列举,并希望我能够趁机突破,取得最后的胜利。”君轻尘开口。

     北堂冷冷笑:“你不是正如她所愿?很争气嘛!”

     君轻尘笑的云淡风轻,“你虽张狂,却未轻敌,也料到北堂姑娘将你的弱点告诉了我,是以你的很多精力,都用来防御自己的软肋,反而因此疏忽了别的地方的防御。”

     北堂冷面色有些黑。

     北堂倾月那个女人的心思,他能不懂?不过,九州大比的胜利是属于他的,任何想要取得胜利并且又知晓对方软肋的对手,都会毫不间断的攻击对方的弱点吧?

     可君轻尘没有。

     固然他分出很多精力来防御软肋,可如果他一直盯着自己的软肋不放,总有得手的时候。

     可让他意外的是,君轻尘一次都没有。

     到最后,他索性故意迈出软肋的破绽让他来下手,君轻尘都未曾趁人之危。

     换句话说,他选择了一条最难击败他的对决之路,可还是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固然北堂冷嚣张气傲,可即便嘴上不服,内心还是有着几分服气的。

     对于修武者来说,一切通过阴邪手段取得胜利,都是为人所鄙夷的,他虽然自视甚高,可却也不屑用那种手段。

     所以,以他对北堂倾月的了解,君轻尘说他不曾碰她,他是信的。

     在他看来,君轻尘这种性子,即便是被迷花给憋死过去,大约也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来。

     “哼,一时的失败而已,下次本少爷照样赢你。”北堂冷狂妄开口。

     君轻尘道:“你败我胜,倾月派怎么会放过这个反败为胜的机会?”

     北堂冷面色僵了一下,接着冷嘲:“呦,这是打算做月州女婿了?”

     君轻尘目光幽净:“所以我猜测,你们冷派应不愿乐见其成。”

     北堂冷“呵”了一声,双手掐腰,走来走去。

     家族内斗的事,他实在烦不胜烦,可也不能忽视,毕竟未来的月州主宰不能落在倾月派的手里,这一点他还是很清楚的。

     可如果君轻尘真的成了北堂倾月未来的夫君,事情就复杂了,最重要的是,这小子在九州大比时,还赢了他!

     月州长老会择选未来的月主时,可不会考虑这君轻尘是个外族人,对于那群老头子来说,外族人反而更好掌控,更容易傀儡掉,而他这一派,将会被连根拔起,一个不留!

     君轻尘的话,当然没有说错,这个道理,知道内情的人也一看便知,但问题是,他来给他说自己没有碰北堂倾月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他真碰了,月辉那帮人肯定要逼婚的。

     如果他没碰,倾月派再怎么样也不敢肆无忌惮的逼婚的吧?

     可是君轻尘以前不说,对外也不说,偏偏给他说!

     什么意思!

     给他丢给把柄?

     北堂冷是个极聪明的人,可平时却懒得动脑子,毕竟能用暴力解决的,谁去浪费那精力去思考去,可这会,就算他真的去动脑子,居然也想不明白君轻尘这个举动的意思。

     “你直说了吧!”北堂冷头痛,“有什么事直说,别拐弯抹角!”

     君轻尘淡淡道:“摆事实,才能讲道理。”

     “……说结果!本少爷这辈子就是被道理泡大的,不想再听一个字!”北堂冷臭着脸开口。

     君轻尘这才一笑道:“好。对于你们月州内部的事,我没有什么兴趣,对于上门做女婿,亦没有这方面的意愿,可我现在遇到了一个难题。”

     “难题,什么难题?”北堂冷盯他。

     “月帝证道之前,曾迎娶过一个女子,并与那位女子诞下一个孩子,我想知道那个孩子的下落。”君轻尘淡淡开口。

     北堂冷的面色有些抽搐:“你所谓的难题,就是这年代久远的八卦?”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