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风中吹雪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风中吹雪

     君轻尘道:“算是吧。”

     北堂冷狐疑道:“你突然问月帝的事干什么?”

     月州对信息的保密十分恐怖,尤其是关于月帝的。

     “只是好奇罢了。你们月州,对于秘辛保密工作做的极好,我若想要得到答案,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答应婚事,光明正大的寻找。二,跟你说。”君轻尘亦站起了身,“我选择了后者,但愿我们合作愉快。”

     北堂冷肌肉都跟着抽搐起来,“你确定这不是威胁?”

     君轻尘道:“目前,不太确定。”

     他转身告辞,刚走了几步,便又被北堂冷叫住。

     “若是关于月帝别的事,我倒可以与你说,可这件事……似乎被封存了。”北堂冷摸着下巴开口,“不过,我会尽快给你一个结果。”

     君轻尘微微回神,笑了笑道:“多谢。”

     *

     在小树林外等了许久,陈夕瑶方看到君轻尘缓步走来。

     外面的流言传的十分的凶残,而君轻尘宛如高岭之花的无瑕名声,此时此刻,也是变得一片狼藉。

     他们冷嘲热讽的说他是伪君子,说他肮脏,说他恶心……无数的谩骂与嘲笑将他贬损的一文不值,不堪入耳。

     那些话,像是一根根的扎在心里的刺。

     陈夕瑶不相信他是那样的人,她也不相信,他会真的将北堂倾月如何了。

     他们越是无底线的诋毁他,她便越是相信他。

     算了,最好全世界的人都讨厌他,只要她一个人不讨厌就好了。

     陈夕瑶等着他走近,这才上前道:“轻尘。”

     听到声音,君轻尘步子放缓,看了过来。

     陈夕瑶走到他面前道:“我想给你说几句话。”

     君轻尘道:“说。”

     “外面的流言我都听到了。”

     “嗯。”

     “就算你不去解释,我也想相信你。”

     “……多谢。”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从九州选拔出来的顶尖天才,可你用实力证明,你是最顶尖的那一个。”

     “……”

     “我想说,无论他们如何揣测,如何诋毁,我会一直的相信你,如果未来,你被所有人抛弃,背叛,恶言相向……我都会坚定的站在你身后!”

     陈夕瑶几乎是一口气说完的,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说这番话,也不晓得自己是因为什么缘故,就是想这么说出来让他知道。

     她脸颊火辣辣的,头也死死的低着,不敢看他一眼。

     君轻尘反而觉得好笑,被所有人抛弃,背叛吗?

     “应该不至于……”他缓声开口,“不过,还是谢谢你。”

     他话音落了,可却未得到陈夕瑶的回应。

     君轻尘不由微微低首看她,可她头垂的实在低,委实看不出什么来。

     君轻尘道:“陈姑娘若是没有……”

     “为什么不解释?”陈夕瑶突然抬起头来,泪花盈满了眼眶,像是遇到了极委屈又极让她伤心的事,“没有做过的事,为什么要承受那种非议?即便是被那样诋毁,你都无动于衷的吗?”

     君轻尘微微一怔,似被她突然的眼泪给吓到了。

     在他的印象里,陈夕瑶这个人,应是个坚强的人……跟锦儿一样,不轻易掉泪的吧?

     “你无动于衷,可有人会心疼的啊!”陈夕瑶的脸不知是因激动还是眼泪涨红一片,她抹了把眼泪,有些恼火道:“我在说什么啊!要疯了!”

     她没在说话,转身便跑走了,反丢下君轻尘一人,微微莫名。

     周围一片寂静,风吹来时,才有叶子哗啦啦的声响,细碎了一地的日光。

     “啧,这样的陈夕瑶还真是让人停意外的。”

     树上,一道身影飘然落了下来。

     美姬看了一眼远去的陈夕瑶,勾起唇角道:“轻尘公子,人家那是在跟你表白呢。”

     君轻尘顿了顿道:“我们不合适。”

     “不相处怎么知道不合适呢?不过也是,你都是要成为月州女婿的人了。”美姬同情开口,“那个北堂倾月手段够狠的啊,你们这些拔尖聪明的人,居然都能给她骗了。”

     君轻尘目光微敛,却未说什么。

     在北堂冷没有给他答复前,有些事,少说为好。

     “要不要我帮你啊……”美姬走到他身侧,胳膊肘碰了他一下,“我家锦绣可跟我说了,那北堂倾月坑你呢。”

     “我自己处理便好。”君轻尘礼貌的避开了些,向前行去。

     美姬着装大胆暴漏,妖精也似,还真得敬而远之。

     “你怎么处理啊?就算你出去说,你没有动她,旁人也不信啊,肯定又要说你伪君子了。”美姬大步的跟着君轻尘,“何况,那月州就是撒泼赖皮,就是说你玷污了那北堂倾月的圣洁,你怎么解释?你全身都是嘴,也解释不清,最好搞不好还得落个推卸责任的帽子来。”

     君轻尘没说话。

     “我就是这么赖上楚梦寻那个大冰块的,小的时候,他喝醉了,跑我床上睡了一觉,自那以后,我不就赖着他了?他说他没做什么,我偏咬定他做了什么,真真假假,旁人可不去考证。”

     君轻尘:“……”

     “虽然不知道你的坚持有什么目的,但我听说,月州的圣女身上都有证明处子之身的朱砂痣吧,这件事交给我好了。”美姬一打响指,不等君轻尘阻止,人已一阵风似的消失不见了。

     *

     云锦绣睁开眼睛,周围的一切,已然天翻地覆。

     尚是春末的天气,这里却到处飘着雪。

     雪花绵绵,似纷扬的絮,落在漫山迎寒绽放的腊梅树上。

     云锦绣还未回神,一件厚厚的斗篷便披在了她的肩上,她微微一顿,看向宫离澈道:“吹雪谷?”

     “是。”宫离澈拉了她的手,缓步向前行去。

     大约是因这雪的缘故,天地一片寂静,细细听,方能听到雪落寒梅的沙沙声。

     “这是你在妖界的家吗?”否则,宫离澈突然的,带她来这里做什么?

     宫离澈懒懒笑道:“本座四海为家,不过,这倒是本座醒来的地方。”

     云锦绣心想,或者,他来这里的次数,还不及去不归山的次数多,不过,醒来的地方是指……他在上古之前一直都在沉睡?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