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一醉方醒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一醉方醒

     云锦绣眼睫一颤,蓦地看他,刚想开口,唇便突然的被锁住。

     这吻不同以往,狂风暴雨的在她唇齿间肆虐,云锦绣只觉一阵眩晕,快要窒息之时,他突然将她松开,低哑道:“等我。”

     云锦绣身子一松,气喘着看他进了内室。

     腿有些软,脸颊也烧的厉害,心脏更是前所未有的跳动着。

     云锦绣扶着墙站了一会,目光落在桌子上的酒蛊,她抬步走了过去,旋即端起酒蛊,一饮而尽。

     甘洌的醇酒滑入喉咙,云锦绣觉得心还是跳的厉害,不由又喝了一杯。

     待得宫离澈自内室出来时,便看到她抱着酒壶,一动不动的坐在床榻上。

     他走到她面前,她方抬起眼睫,因酒气的缘故,她面颊酡红,冲他嫣然一笑。

     宫离澈抬手,将壶盖拿开,却见壶里的酒已经见了底。

     所以,他为什么要备一壶酒?

     交杯酒,两杯不就够了?

     他俯身,盯着她迷醉的眼睛道:“美景良辰不是用来喝酒的,笨蛋。”

     云锦绣依然看着他笑。

     那笑颜,无忧无虑,又带着那么几分的纯真。

     宫离澈看着看着,也笑了起来。

     他抬手,将她手里的酒壶拿到一边,身子却被她抱住了。

     她踮起脚,醉眼朦胧的看着他呢喃道:“我们睡觉吧?”

     宫离澈笑道:“好,睡觉。”

     云锦绣趴在他怀里,低声道:“和你一起最幸福了。”

     宫离澈将她抱起,放在软塌上,浅声道:“我也是。”

     她抓着他的手,嘀咕了一声,却听不清,就不说话了。

     宫离澈只好就着她躺下。

     看着红帐承尘,他轻叹了口气,自己是不是也该醉过去,不然这夜可怎么过。

     他不由偏首,看她,却见她眼睫紧闭,呼吸均匀,却带着醇香的酒气。

     他忍不住的吻落在她唇上,唇瓣柔软,越吻越深。

     陷入醉眠中的云锦绣察觉到了窒息,微微的挣扎了下,轻吟了一声,睁开眼睛。

     整个人似有些迷茫,又有些疑惑。

     身子像是在燃烧,只有眼前人的一切,是温凉的。

     她抬手,抱住他的腰,含糊道:“你好凉快……”

     她的身子,忍不住的往他身上贴了贴。

     宫离澈却觉整个人都遭受到了莫大的挑战,他低声道:“想不想更凉快些?”

     云锦绣却似听不懂他的话,将脸贴在他胸口,轻轻的蹭了蹭:“想……”

     轻软的一个字,如天雷勾动地火,彻底将他的理智吞噬……

     *

     从睡梦中醒来时,云锦绣一下子睁开眼睛。

     入目处,是低垂的红绸帷幔,阳光雾雾约约的自窗外投落进来,却未能完全穿透帘幕,只留下缱绻的浅红色的暗影。

     云锦绣猛地想坐起身来,可身子动了一下,又不动了。

     全身又酸又痛,像是经历了一场大战。

     想到大战,云锦绣不由偷偷的掀开被子,看了一眼,接着不动了。

     想要回忆点什么,可所有的记忆,都停在她喝的第一杯酒上。

     那酒……很醇很烈,她酒力不好,通常一杯便醉。

     云锦绣默默的看了眼身侧,并没有人,她的身子这才微微的放松,接着将被子盖在脸上。

     有新娘子在新婚夜醉的不知东西南北的么?

     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云锦绣身子一颤,立刻又往被子里缩了缩。

     宫离澈一进门看到的便是整个藏在被子里的身影,他未走近,亦未退出去,只是笑着静静的看着缩在被子里一动不动的人。

     云锦绣许久未听到动静,以为是人走了,不由将被子往下扯了扯,露出眼睛看了一眼,却与他的目光碰个正着。

     她愣了一下,有些头痛,强忍住缩回去的冲动,清了清嗓子道:“什么时辰了。”

     声音很绵软,还有些沙哑……

     所以,那酒还辣嗓子的么?

     宫离澈道:“午时一刻。”

     云锦绣微微点了点头:“雪停了吗?”

     宫离澈道:“还在下。”

     云锦绣道:“下的够久的啊……”

     宫离澈道:“常年如此。”

     云锦绣心想,她怎么就给忘了这里是吹雪谷,常年如此的?

     她不说话了。

     脑子有点空白,她得缓缓。

     宫离澈却随手关了房门,走了过来。

     云锦绣的眼睛跟着他的身子微微转动,接着见他俯下身子,鼻尖对鼻尖的看着她:“饿么?”

     云锦绣点了点头。

     他笑:“体力消耗的大,自然会饿。”

     云锦绣:“……”

     “渴么?”

     云锦绣又点了点头。

     他低声道:“渴也是自然的。”

     云锦绣:“……”

     “先喝水,再吃些东西,睡了三日了。”他吻了吻她。

     云锦绣一惊:“我睡了三日了?”

     这酒的后劲,是不是有些大?

     “喝了一整壶的酒,三日能醒来,不错。”他直起身子,走到桌案前,去给她倒水。

     云锦绣未动,待他端了茶水过来,她还是未动。

     宫离澈道:“起来喝些水。”

     云锦绣抓着被子,过了许久方偏开目光,低声道:“先把衣服给我……”

     宫离澈走到一旁的柜子前,拉开柜门。

     那声音使得云锦绣不由看了一眼,却是看到里面挂满了衣裳,嘴角微微一抽。

     她不记得自己有储存那么多衣裳,且颜色亮丽。

     宫离澈挑定了一件,随手拿了过来,浅声道:“我给你穿。”

     说着将云锦绣从被子里捞了出来。

     云锦绣实在有些羞涩,却也不好推三阻四的,只得转移话题,“从哪里得来这么多的衣裳。”

     “这两日,本座去了趟人界,给你择了几件。”他边给她穿戴边开口。

     “这两日?我不是醉了三日?”衣裳遮身,云锦绣渐渐放松。

     宫离澈看她一眼,弯起唇角:“你想问本座在你醉了的第一日做了什么?”

     云锦绣:“……”也就随口一问。

     “自然是做未做完的事。”他双手撑在云锦绣身侧,笑意疏懒,“好奇的话,为夫亲自给你重复一遍?”

     云锦绣蓦地开口:“并不好奇。”

     他微微挑眉:“细嚼慢咽和囫囵吞枣,我认为前者更有滋味。”

     云锦绣又清了清嗓子道:“只要填饱肚子,不都一样么……”

     他附在她耳侧低低道:“吃不饱怎么办……”

     云锦绣:“……”那能怎么办,她也很纠结啊!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