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威逼利诱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威逼利诱

     陈夕瑶赞同的点了点头,“锦绣,这次轻尘麻烦很大了,那北堂倾月将双臂划的伤痕累累,也同时的毁去了那颗守宫砂,美姬本想揭穿她,却反被咬了一口,说那些伤口是美姬造成的。不得不说,北堂倾月有够狠,对自己下狠手,一点不含糊。”

     美姬翻了个白眼:“以前只觉得她虚伪,现在发现她不仅虚伪,还是个心机婊,我们比不了。”

     云锦绣沉默了半响。

     月州祭司都来了,这是要准备逼婚了?

     向来以君子为人的君轻尘这次不知是选择爱惜羽翼全了好名声还是拒绝让自己名声狼藉了。

     无论选择哪一条,他其实都吃亏。

     “我们去月堂吧。”云锦绣沉吟了片刻,开口,“我来会一会北堂倾月!”

     *

     月堂。

     偌大的房间内坐满了人,每个人的表情,都很严肃,以至于连带着房间的气氛,都变得有些压抑了。

     正坐在中间的是个容貌俊美的男子,他穿着不同于其他人的丝袍,袍子上,勾勒着祥云圆月,额头上,还带着一个额环,额环上镶嵌着一颗月色宝玉,气质干净出尘。

     房间里的人,皆不敢直视男子的脸,恭恭敬敬的低垂着头,唯有一人例外。

     君轻尘目光看着窗外。

     阳光有些稀疏,枝头上,鸟儿啼翠。

     他听的入迷,也看的入迷。

     过了许久,首位上的男子睁开了眼睛,开口:“君少爷,可考虑清楚了?”

     他一开口,众人的视线,皆向君轻尘看了过来。

     君轻尘收回目光,微微笑道:“考虑清楚了。”

     男子亦露出微笑,“说吧,你的打算。”

     君轻尘道:“我拒绝。”

     轻轻淡淡的三个字,却像是平地惊雷,炸的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君轻尘!你敢!”

     月辉猛地站起身来,指着君轻尘咬牙切齿的怒喝。

     男子抬手压了压道:“月辉长老,不要冲动。”

     “祭司大人……”月辉脸色难看,却也不敢在月州祭司面前造次。

     月州祭司月夜,可以说是月州历任祭司最强大的几位之一,且在月州那种地方,拥有着绝对的尊位。

     月夜目光看向君轻尘,微微笑道:“说吧,你的理由。”

     “祭司能知过去未来,想来清楚,我对北堂倾月,并未做过什么。”君轻尘面色平静,并未因月辉的发怒而有所改变。

     月夜道:“你错了,世上再强大的占卜师,也无法卜出过去未来的每一件事,知道的也只是大致的星运走向罢了。”

     君轻尘道:“既然如此,祭司是如何肯定,我做了让圣女不洁的事?”

     “一个女子,无论何时,都不会拿名誉来开玩笑。”月夜依然微笑。

     君轻尘道:“若我有证人,祭司可会相信?”

     月夜笑了,“你的证人,不能证明你的清白。”

     君轻尘却未笑。

     显然,月州不是没有考虑自己拒绝的可能,并且在此之前,便已做了最坏的打算,那便是让这祭司亲自出手,强行定了这门亲事。

     之前他摸不清月州的计划,现在看来,所有的计划,无非是找个让她娶了北堂倾月的理由,即便不出之前的事,也会出现别的事。

     纵使北堂倾月说不是冲他紫微剑来的,可月州这些老家伙们,却是将目光盯死了他的紫微剑的。

     看到君轻尘沉默,月辉冷笑一声:“君轻尘,男子汉大丈夫,做错了事就得担负起责任,我月州圣女尊贵无比,你莫不是还嫌弃不成?”

     一旁的月辉面色不定。

     他没想到这件事把祭司大人亲自引来了,说起来,他还挺意外,毕竟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

     现在看来,君轻尘是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了。

     月夜微笑:“君少爷,九州岛便要抵达无极大陆了,此次我来,便是要带着倾月,见一见你的族人,定了这门亲事。”他端起一旁的茶水,轻轻的拂了拂,又看向君轻尘道:“君族是上古世家,可惜千万年来,未出现一个像样的人才,你是特例。想要振兴没落的君族,我或许可以帮你。”

     这话说的亲和,可却处处杀机。

     如今的君族肯定是不能同月州的实力相比的,尤其是这还有个不知深浅的祭司坐镇。

     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好,连累的不仅君家,还有整个无极联盟。

     一个联盟与一个州有可比性吗?

     君轻尘发现,这个祭司早已给他画好了好多条路,只是这些路的尽头,都是些死胡同。

     房间内又陷入了安静。

     坐在椅子里的北堂倾月低着头,却紧紧的抓着手指,身子微微的颤抖。

     她也不知为何发抖,大约是天变冷了。

     君轻尘道:“君族的复兴,无需祭司来操心,至于婚嫁……”

     “至于婚嫁,那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件事,你自己也做不得主。”

     清淡的声音突然自门外传来,君轻尘身子一颤,蓦地回头看去。

     “滚开滚开!这月堂你家的不成!还不让人进了!”美姬一把推开守在外面的月州人,在她身后,云锦绣通畅无阻的走了进来。

     房间内的众人无不向门外看去,待看到走进来的云锦绣时,皆是变了面色——妖女!

     月夜亦抬起目光,视线落在云锦绣身上,面上并没有什么意外。

     云锦绣视线与君轻尘的对视了一下,旋即走到北堂倾月面前,开口道:“我听说,你受伤了。”

     北堂倾月蓦地抬头,正看到云锦绣居高临下的目光。

     她极为勉强的扯出一个笑容来:“锦绣,你也是来祝福我的吗?”

     云锦绣道:“如果你们真的走到一起,我当然是要祝福的。”

     她抬手拉起北堂倾月的手臂,将袖子掀了上去,果然看到了密密麻麻的伤口。

     只是那伤口已经结疤了,看起来十分的狰狞。

     云锦绣的视线落在她的大臂处,那里伤的尤其厉害,即便她用《医诀》恢复了她的伤口,可却也无法寻回那颗被挖掉的守宫砂了。

     真的挺狠的。

     月辉却猛地站起身来,怒声大喝:“妖女,祭司大人在此,休得无礼!”

     云锦绣冷冷的看他一眼:“你们月州的祭司,关我们青州何事!”

     “你、你放肆!”月辉勃然大怒。

     云锦绣目光眯了眯,“我即便放肆,你又能奈我何?”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