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月帝往事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月帝往事

     飞雪飘摇,将大氅吹的飒飒作响。

     发丝随风起舞,可少年的身形,却如飞雪中的苍竹,挺拔清俊。

     中州城街道上,一派混乱。

     人们无头苍蝇似的,东奔西走,到处弥漫着惶惶不安的气氛。

     君轻尘步子未停,亦未理会来往的人群,一直的走到一座客栈前停了下来。

     “砰。”

     伞面被什么东西砸的一声闷响,君轻尘将伞面抬起,看向客栈的二楼窗子处。

     那里,北堂冷正大摇大摆的坐在窗户上,嘴里还咬着一个拳头大的青梨。

     君轻尘目光微敛,旋即抬步进了客栈。

     北堂冷看着街道上慌乱跑着的行人,又咬了一口梨子,突然便觉得这梨子索然无味。

     他身子一转,刚要跳下窗子,余光却突然在人群中看到一道身影。

     那身影他见过,之前手都没出,就直接败掉了炎厉。

     那人是云锦绣身边儿的人!

     北堂冷刚想窜出去,房门就被君轻尘推开了。

     “去哪儿?”

     看着已经跳上窗户的北堂冷,君轻尘目光微深了几分,开口。

     北堂冷扭头看他一眼,再去看远处,那人已不见踪影。

     他想了想又跳了下来,双手一环胸,往窗子上一靠:“本少爷去哪儿还要给你报告吗?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君轻尘丝毫不理会他的粗言,淡声道:“此前我们约定的事,你办的如何了?”

     北堂冷“哼”了一声:“他们改变了策略,准备从你父母那里下手了,我这边有没有进展,也得看你父母的态度。”

     “他们最终也会看我的态度。”君轻尘将油纸伞撑在地上,伞面上的雪一到房间便化了,水珠儿顺着伞面流了下来,在地面氤氲了一片。

     “你说的那个女子,史书上是没有记载的,毕竟那段过去,会影响月帝的伟大光辉形象。关于那个女子的记载,已经被毁的差不多了,我现在查到的,也都只是个皮毛。”北堂冷走到桌子前,大刺刺的坐了下来,随手倒了杯酒,然后敲敲桌子,“上品青竹酒,要不要来一杯?”

     君轻尘眼底滑过一丝排斥。

     之前大宴联盟各势力,他喝的太多,以至于这些日子对酒都会产生一种生理排斥感。

     “继续说。”

     君轻尘走到一侧的椅子前,坐了下来。

     “月帝证道以前,并不像传闻中记载的那般光明正义,据我调查,他年轻时,性子阴晴不定,天赋普通,且性格懦弱。”北堂冷微微皱了下眉。

     月帝的光辉,在月州是毋庸置疑的,是以这段往事,要不是他亲自调查,还真是难以相信。

     这样的人,能够证道吗?

     伟大的月帝,怎么可能是个天赋普通又性格懦弱的人?

     “性格懦弱?”君轻尘也微感意外。

     “并且,那个女子与月帝相识时,还是个有夫之妇。”北堂冷嘴角微抽了一下,却还是说出了口。

     就算是不想承认,可事实就是事实,也没什么不能正视的。

     人只有敢于直面过去的自己,才能直面自己的未来,不然还怎么成为顶天立地的牛叉存在?

     “之后?”君轻尘微微抬起眼睛,看向北堂冷。

     “之后这女子与月祖私通,可却被其夫家发现,百般威胁,威逼利诱之下,月祖便将这女人打死了。”北堂冷挠了挠后脑,有些无语。

     君轻尘:“……”

     “根据后来的情况来看,这女人应该没死,后来可能遇到了大机遇……再之后的事,就不清楚了。”北堂冷又喝了一杯酒,这才发现自己有点儿郁闷。

     他自幼崇拜月帝,更立志成为像他那样的男人。

     可得知了这些往事后,他突然的发现……自己崇拜多年的男人,居然还有这样一副面孔。

     君轻尘沉默不语。

     他突然的想起自己之前在藏书阁看的一则故事来。

     之前因锦儿对咒印术十分的感兴趣,是以他也看了许多关于咒印术的书籍,其中一本便是关于咒印术始祖的记载。

     细细想来,竟然发现北堂冷说起的那女子生平,竟然与咒印术始祖的生平十分的相似。

     “那女子后来可有报复月帝?”君轻尘淡声开口。

     北堂冷道:“报复?之后月帝却不知是得了什么大机缘,实力突然的便突飞猛进起来,即便那女子有心报复,可实力恐怕也不敌吧。”

     “这女子结局如何?”君轻尘复又询问。

     北堂冷若有所思的盯着君轻尘:“你对这女子的兴致是不是太大了点?不管她什么结局,如今早已成了过去时,现在谈论起来,还有什么意义?”

     君轻尘道:“你只管说你知道的,其他事与你无关。”

     北堂冷邪笑:“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你是不是也该践行自己的诺言?”

     君轻尘淡声道:“你觉得,我会接受倾月派的要挟?”

     “谁知道呢。这世上,有的是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哪怕是做出点自我牺牲也无所谓。”北堂冷有些嘲弄的看着他,“你君轻尘说到底也不过是个伪君子罢了,真狠起来,什么做不出来?”

     君轻尘自幼得到过无数的赞美,近些日子,虽名声略有损坏,可大多数人对他的印象,却还是停留在“君若皓月,纤尘不染”的印象上的。

     北堂冷这一番话,不可谓不锋利,大有直接撕裂眼前人伪装的势头。

     君轻尘站起身道:“我说到便会做到,今日还有事在身,先行告辞。”

     他拿起油伞,走到门前又停了下来,回首一笑,如烟似华,“多谢夸奖。”

     北堂冷被他莫名其妙的一句话给回的发愣,待回神时,君轻尘已不见了踪影。

     北堂冷走到窗子前,往下看了一眼,正见撑伞的少年,水墨般的,融入了风雪之中。

     *

     云锦绣去了趟星河,却发现宫离澈不在。

     这还是他这段时间来,第一次失去踪迹,且是不告而别。

     云锦绣祭出星卦,很快的便寻到他的踪迹。

     他若不想让她找到,她即便祭出星卦,也决计是找不到他的,现在看来,只是无聊出去溜达了。

     云锦绣看了眼外面飘摇的风雪,还是随便的裹了件厚些的斗篷,向外城掠去……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