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宁可错杀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宁可错杀

     九州岛没什么人了,平时陪着他的,也只是锦瑟一人而已。

     他现在越来越的觉得自己离不开锦瑟了,有时候他会想,就算所有人都死掉了,都没关系,只要锦瑟跟他一起就好。

     锦瑟没有回来的话,隔壁的房间怎么会有声音呢?

     比丘扶着门板向旁边的房间走去,越是靠近,那声音便越是清晰,他渐渐的听出几分不对味来。

     比丘抬手落在门板上,轻轻一推,门便吱呀一声开了。

     昏暗的房间内,他看到了两道身影。

     男人正在撕扯女人的衣裳,粗暴而狠辣。

     女人嘴被封住,目露绝望。

     比丘感觉寒意自身体里猛地就钻了出来。

     一道炽盛的光亮自天空滑过,他也因此看清了女人的脸。

     “锦瑟……”

     比丘的声音发颤,身子一个踉跄,撞到门板上,发出“砰”的一声响。

     正在施暴的男人猛地扭头看了过来,阴沉沉的视线,陡然盯在比丘身上。

     那张脸……比丘死都忘不了!

     就是这个男人,他如妖邪一般的,吸食了自己的精元。

     “刺啦——”

     又是一声裂帛响,接着比丘便见云锦瑟的整个衣裙都被扯落了下来。

     大片的雪白的肌肤,暴漏在视野,云锦瑟的面色也在那一瞬间变得无比苍白。

     “不要……不要……”比丘想要扑过去去阻止那个人,可恐惧让他全身发麻,竟然连腿都迈不出去。

     沉晔露出冷嘲的目光,一片片的衣衫自他掌心丢落,他俯下身去,粗暴的撕咬着云锦瑟的肌肤,引来她痛苦又压抑的哀鸣。

     比丘抱着脑袋,发出痛苦的低嚎。

     不远处,树梢。

     “这手段,是不是太卑鄙了些?”神兽狰看了看隐在昏暗处的房子,又扭头看向月关。

     月关微微皱了下眉:“小狰,你觉得光明的手段,能将他引出来吗?”

     “可如果这个手段无效,岂不是白白的毁了那云锦瑟?”神兽狰发现,自己开始有些不了解眼前这个人了。

     月关道:“宁可错杀一千,不可错过一人。”

     神兽狰看向天空,过了许久,它方道:“你已经丢了自己的初衷了。”

     月关闻言,蓦地嗤笑:“初衷?你不说我真的忘了,我们现在做的难道不是为了我们的初衷吗?只要他活了,妖魔鬼尸神五界,自会不战而退。小狰,我这叫智取,耗费最小的力量,取得最大的战果。”

     神兽狰道:“如果逼迫云锦瑟就能将他引出来,那又为何让青帝家族重现世间?现在妖狐已与人界联手,便是那人不出现,大敌亦能战退不是吗?”

     人类的心思太复杂了,纵使它阅人无数,可依然猜测不了。

     月关道:“小狰,你陪伴了我多年,还是不了解我。”

     月关抬手,掌心落在神兽狰的头上,“你总有一天会明白我的。”

     神兽狰看着他道:“不要再去伤害无辜的人了,云锦绣会恨死你的。”

     月关目光微微变深,心里腾出一股子怒火来。

     云锦绣恨他又怎样?只要能达成他的目的,纵使所有人都恨他又能如何?

     月关向反斥神兽狰一句,可下一瞬,一股子恐怖的威压突然自不远处的小房间内弥漫了出来。

     月关身子一颤,蓦地抬头看了过去。

     x

     星阵之上,尸横遍野。

     鲜血迸溅,掠过星阵时,皆化成了蒙蒙的血雨。

     中州下残存的人们,无不抬着头,面带惊恐的看着星阵之上的修罗战场。

     谁也不知道,那看似摇摇欲坠的星阵,会不会在下一刻崩毁。

     谁也无法猜测,下一刻失去生命的,会不会就是他们自己。

     自规则崩毁到现在,恐惧已然深入他们的骨髓,以至于他们反而开始适应恐惧,并在这恐惧中挣扎求生。

     “杀!”

     更多的人如同蝗灾一般的,冲向星阵之外。

     冲天的呐喊,震动着耳膜,云锦绣只觉自己的惊呼声被完全的吞没了。

     她全身拔凉,眼睁睁的看着鲜血自他后背迸溅而出,接着便见他一个踉跄,蓦地吐出一口血来。

     “下手还真是狠啊!”

     宫离澈身后,冥决全身浴血,一张脸也变得十分狼藉。

     他手里,还握着一把血刀,双目里爆射出高昂的战意来。

     这妖狐,果真是今非昔比了吗?

     已经到了连他的偷袭都躲不过去的境地了啊……

     今日就算无法侵入人界,能夺得妖狐之心也是好的。

     想到此,冥决手中的血刀一挥,体内的力量再次汹涌起来。

     宫离澈目光深了几分,旋即转身,盯看着气势暴涨的冥决,而后目光在他的血刀上扫了一眼。

     冥决下意识的觉得哪里不对,刚要要手中的血刀丢掉,然掌心和刀柄处却已然结上了幽蓝色的冰晶。

     他一把抓住手腕,微微咬牙:“宫离澈,你使诈!”

     宫离澈微微勾了下带血的唇角,冷嘲:“本座只顾着看夫人,哪里有心思给你使诈?不过……纵使本座实力已非昨日,可对付你,还绰绰有余。”

     他掌心一握,弥漫的冰晶上瞬间爆炸出根根倒刺,直直的刺入冥决的皮骨!

     冥决一声闷哼,却来不及挣扎,便已被冰晶迅速的覆盖了大半个身子。

     然他面上却毫无惊慌之色,只发出一声嘲弄的大笑,“宫离澈,你大可随随便便的将本殿捏碎,不过那女人……也活不了了!”

     宫离澈身子一顿,旋即蓦地转头。

     原本向自己跑来的小女人不知何时,竟然已被幽蓝的冰晶封住。

     混乱的人群擦着她的身子奔跑而过,那凝固的飘扬的发丝瞬间折断。

     宫离澈心头一惊,蓦地抬手一收,冰晶瞬间融化。

     然随着云锦绣身上的冰晶融化,冥决身上的冰晶竟然也跟着融化了。

     死里逃生的云锦绣只觉全身生寒,她双腿一软,险些跪倒在地,却在下一瞬,被宫离澈一把抓住了。

     云锦绣连忙将他抓住:“伤势如何?快让我看看。”

     “你身上莫不是还残留着冥决的精血?”宫离澈面色微微凝肃。

     否则,他对冥决下手,怎么会牵连到她身上去?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