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以死明志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以死明志

     云锦绣一把将他的手甩开,退后了两步道:“我要去书阁了。”

     说罢,她拂了拂衣袖,擦着他的身子,向前行去。

     鬼烈却哪里能忍,他突然一个反手,二话不说,掌上猛地一用力。

     云锦绣一个措手不及,只听“噗通”一声,整个人便砸入水中。

     云锦绣:“……”

     那水寒极,云锦绣方一落进去,皮肤上便快速的结起一层寒冰。

     鬼烈却觉郁气终于出了一口,目光冷嘲的将她盯着:“你也好好的享受这阴水之凉吧。”

     他一扫衣袖,抬步便向楼阁内行去,然步子还未能迈开,身子再次不受控制的向河里跳去。

     鬼烈:“……”

     云锦绣目光冷淡的扫了鬼烈一眼,而后动了动身子,向岸上爬去。

     鬼烈蓦地出手,掌心的吸扯力,陡然向云锦绣涌去。

     云锦绣却是神念一动,他掌心的鬼力瞬间消失,接着她抬手,用力一扫,只听“轰”的一声,鬼烈的身子直接砸飞了 出去。

     她却是身形一动,掠上河岸,而后身形一闪,进了星河。

     那阴水极寒,便是云锦绣有魂火护体,却也觉身子冷的发颤。

     雾雨看到全身湿漉漉的云锦绣,不由小脸一变:“姐姐,你没事吧?”

     云锦绣微了下头,目光看了一眼她身后的卦球,开口道:“在卜卦?”

     雾雨边拿毛巾给云锦绣擦拭面上的水珠边道 :“我刚晋级,便试着给小小狐卜了一卦。”

     云锦绣身子一顿道:“有什么发现吗?”

     雾雨泄气道:“小小狐的星运蒙了一层雾,根本看不清。不过我倒是无意间发现小小狐身侧,出现了很多小的命星,与他相伴,是吉相。”

     云锦绣心里一松,缓声道 :“那便好。”

     她的命运已经够坎坷了,却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也像她一般,如此波折。

     小小狐心智成熟的早,且全然没有孩子该有的天真,这让她十分的愧疚,因正是因自己前三年对他的亏欠,才致使他的性格变成了这般。

     孩子早熟,并不是件好事。

     她只能用以后更多的时间来弥补当年对他的亏欠,然有些东西,却是再也改变不了了。

     “姐姐放心吧,小小狐的星运我虽然查不到,但是他身边的我却能鉴别个清楚,若是发现对小小狐不利的,我必然会率先出手,打跑坏人!”雾雨握起拳头,义正辞严的开口。

     云锦绣微微抿唇,揉了揉她软软的发道 :“我去换件衣裳,你去玩吧。”

     雾雨立刻点了点头。

     云锦绣这才抬步,向星海深处行去。

     悟道树比之以往,更加繁盛了,垂下的丝绦,晶莹发亮,颇具禅意。

     云锦绣换了件干爽的衣裳,旋即身形一动,跃到了悟道树的枝干上。

     每当她心绪烦乱之时,她都会在这里待上一会。

     只有在这里,她才能将整颗心,完全的平静下来。

     她拿出纸笔,靠在树干上,而后缓缓的写下几个名字:“鬼焰,青帝,月帝,地焰……”

     她隐隐的察觉,这几人之间,具备某种联系,可又总觉得,这其中蒙着一层薄雾,戳不破。

     云锦绣的笔,最终落在地焰这两个字上,轻轻的点了点。

     地焰……

     当年地焰死后,是云火亲手将他与云锦瑟葬在一处的。

     现在的地焰,一复活便成了青帝。

     是他的本体复活还是他转世投胎,成了青帝 ?

     那么她之前在大召唤术中遇到的那个面向普通的男人,又是谁呢?

     x

     鬼烈的心情阴郁到了极点。

     鬼殿之内,一众鬼将判官大气也不敢出。

     卓雷与卓进皆跪在地上,一副负荆请罪的模样。

     这一点,卓进却比卓雷要聪明多了。

     鬼王显然不想对鬼郡王追责,换句话说,对他们并不相信。

     这个时候,他们一边要死咬自己没有撒谎,一边要摆出认错的态度,这样才能重新树立他们在鬼王心中的信任。

     卓雷磕头道:“大王,请为属下做主!”

     他一抬起头,鬼烈感觉 太阳穴都跳了跳。

     那卓雷鼻青脸肿,整张脸都肿成了猪头,全身上下更是裹缠着绷带,看起来像个大号的木乃伊。

     鬼烈沉声道:“你怎么了?”

     卓雷眼泪蓦地飚了出来:“大王!全是那鬼郡王的错,他令人抽了属下一百鞭,还让人将属下暴揍了一顿!这一切,都是那个叫玉雪的主意!”

     鬼烈几乎是在心里大吼:“那个该死的女人,她绝对做的出来!”然他面上,却是冷静的不露一丝情绪,缓缓开口道:“你擅闯鬼郡府,且打着本王的名号,作威作福?打轻了!”

     卓雷蓦地磕头道:“大王!这全是那女人在血口喷人,属下只是奉了大王的命令,带那鬼郡王来王都请罪,却未料被那女人二话不说,就将属下打了一顿!她还抢了属下的王令,还借用大王的名号,威胁属下和鬼士,实在是胆大包天!大王,请为属下做主啊!”

     鬼烈冷眼看着卓雷,心里却在咬牙切齿。

     这女人何止是胆大包天,简直是肆无忌惮!

     然最令他怒火冲天的是,他居然拿她没有丝毫的办法。

     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个鬼王,且实力比那女人不知高了多少,现在居然被她完全压制,且没有丝毫的办法。

     如果眼前这被揍得鼻青脸肿的猪头是那女人该有多好?

     大约是鬼烈的眼神太过诡异可怕,卓雷只觉全身都打了个寒颤。

     纵使知道鬼王难糊弄,但说到底,他都是在给他做事啊。

     就算是没有功劳那也是有苦劳的,而那女人,只不过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外界人,鬼王实在是没有任何的理由袒护吧?

     卓进颤颤巍巍道:“大王若是不信我们,我们便死了算了!”

     说着卓进起身,便要以死明志。

     然他往柱子跑了半天,都没有人来阻拦他。

     他不由放慢了脚步。

     没人阻拦,自己总不能真去撞死吧?

     他本来就是个鬼魂,真撞也撞不死啊!

     这无人阻拦,就尴尬了。

     一旁的李判官幽幽道:“行了幽鬼郡王,想我活着那会,就是为了 以死明志,撞柱子撞死的,其实真不是我想撞啊,就是没人阻拦酿成的悲剧。”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