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心乱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心乱

     他开口道:“多吃些梦来,别撑着了。”

     食梦兽摇头摆尾,朝他拜了拜,这才跑到云锦瑟身侧,接着脑袋上发出一道柔和的光,缓缓的将云锦瑟笼罩起来。

     与此同时。

     通向尸界的途中。

     冥决脸色不悦的盯看着司音,“你的实力比起云锦绣原本不弱,可短短四年,云锦绣已然成长到如此地步,你却还在原地踏步,想要杀她,还是苦练实力吧。”

     司音狠狠的捏着拳头,咬牙道:“你为何要阻止我?若是你不阻止,云锦绣绝对活不过今日!”

     冥决身子往后一靠,嘲笑道:“你当真以为本殿愿意阻止?你若将她重伤,本殿再出手,岂不是坐收渔翁之利的好时机?可惜,那尊神自始至终都在观战,即便本殿不出手阻止,你觉得你能碰得了她?”

     此番,他不但没能将云锦绣捉到手,便是那小狐狸,竟也没能抓到。

     司音又恼又恨:“云锦绣就是个贱人!她勾三搭四,怎会活到今日!”

     看着她沉郁的脸颊,冥决慢条斯理道:“不过,你倒也做了件好事情。那女人被尸气入体,她总有一日会来求本殿的。”冥决抬手一扯,司音便被他直接扯到了怀里。

     他不客气的抬手,捏住她的下巴,低低道:“到时,本殿自会给你机会让你报仇。”

     司音原本想直接的推开他的手,可听到这句话时,身子一顿,又放弃了抵抗。

     只要能杀了云锦绣,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她都会在所不惜!

     x

     神界。

     天泽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副水墨画前。

     目光里,有了一分的缱绻。

     “尊神,那云锦绣当真诞下了妖狐之子?”

     变成小小一团的魔然震惊的开口。

     比起之前,他眼下的模样,完全是几个月孩子的模样,甚至连挪步都有些艰难,想来用不了多久,自己机会从有化无,彻底消失了。

     天泽沉默着,可眼前却不由浮现出那个孩子的模样。

     狐耳,狐尾,以及小小年纪便睥睨天下的姿态,与妖狐,如出一辙。

     虽然他早有预料,可看到那孩子的刹那,天泽还是觉得波澜无痕的心,被激起了浪花。

     他微微的闭了下眼睛,再睁开,已是一片清明。

     “你时日无多,待她出关,需尽快的找她解除诅咒。”天泽转身在书案前坐了下来,平静无波的开口。

     魔然犹豫道:“那诅咒并非云锦绣所下,却不知她能否将诅咒解除。”

     天泽淡声道:“试试吧。”

     魔然瘪了下嘴道:“玉雪山那么大的动静,都没能将天仙池的那位惊醒,心还真大。”

     天泽声音微带了些冷意:“能找到他便好。”

     “可天仙池的封印是祖神留下的,想要破开,实在艰难,难道我们只等着他出关?”魔然有些愤恨的开口。

     天泽目光微微波动了一下,“等了那么久,不急这一时。近些日子,我也需潜心闭关,神界的事务我会交给太白无虞,人界的事,你来周看着。”

     看着面前的尊神,魔然不由心里感慨。

     这世上,自私的人好做,无私的人难做。

     不被感情所左右,时时以天下众生为先,有的时候,他都替尊神感觉疲惫。

     可即便如此,即便做的再好,又有几人能理解呢?

     魔然不由开口道:“属下有话,不知该不该说。”

     天泽看了他一眼道:“不该说。”

     魔然嘴角微抽,还是道:“即便如此,可属下还是想说,尊神事事为这天下,可偶尔也要想想自己。理智亦或这冲动,若对这天下无伤,偶尔一次,也是无妨。”

     天泽将手里的书本子丢在桌上,淡声道:“犯过的错,有一次便足够了。”

     魔然道:“昔年尊神被那地焰挫骨,云火尊神无处觅寻,便捡了尊神的衣物做了衣冠冢,之后更是日日在尊神墓碑前悲泣到呕血,到最后,也是因愧疚,撞背而死,着实可怜。”

     天泽手里的笔微微顿住了。

     魔然又道:“昔年的云火尊神,重亲情重情义,她完全相信自己的兄长,以至于到最后因愤怒,将匕首插在妖狐心口,她心里,其实是有尊神您的……”

     天泽觉得平静下来的心,有些乱了。

     他目光又看向那副水墨画,过了许久道:“她若真的恨妖狐,当时,便不会在刺入妖狐心口的那一刻,将匕首偏移开来。”

     魔然道:“可是……妖狐之后的还不是被这一匕首所困扰,以至于到后来,死于此伤。”

     天泽蓦地看向魔然:“这件事,莫要与她提起。”

     魔然立刻道:“属下不敢。”

     天泽道:“那把匕首……我也未想过会如此。”

     他的语气里,带了些许的无奈,还有几分的悲凉。

     然终他还是扫了扫手道:“你下去吧。”

     魔然未敢停留,身形一动,消失在大殿内。

     天泽抬手,妖狐泪自掌心内悬浮起来。

     此时的妖狐泪上密布着裂纹,像是随时随地,都会皲裂开一般。

     而那妖狐泪内的魂识,也几乎散的差不多了。

     天泽目光微微的变幻着,良久低声开口道:“世事向来如此,你既已离开,便彻底的离开吧。”

     x

     人界。

     禁古山脉一处黑漆漆的山洞内,突然的亮起一抹微弱的光来。

     光芒隐隐的照出一张脸来。

     那是一张略显沧桑憔悴的却年轻的脸。

     那张脸阴沉着火光,看起来有些扭曲。

     然接着,那光芒突然大亮,将整个山洞都照亮了几分。

     黑暗里隐藏的身影,也立刻变得清晰起来。

     神兽狰将嘴里含着的晶灯放在地上,而后抬起爪子,碰了碰蜷缩在角落的人。

     推了好几次,那人才动了动身子醒转过来。

     他迷蒙着眼睛,有些迷茫的看着神兽狰,接着突然来了精神,兴奋道:“小狰!你来找我了!”

     说着他抬手,一把将神兽狰给抱住。

     神兽狰本想往后退两步,奈何他抱的太紧,便只好定住了身子。

     “小狰,这些日子,我很想你!”憔悴的人将脸埋在神兽狰的颈窝内,低声开口。

     神兽狰顿了很久,方开口道:“云锦绣回来了。”

     抱着它的人身子倏地一滞。

     神兽狰道:“你颓废了很久,却不知云锦绣在玉雪山与青族展开大战,青族的高手,几乎被全灭!”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