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欲绝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欲绝

     眼泪在眼眶里蓄积,她眼底汹涌出的恨意,被眼泪折射出了锋芒。

     她吸了口气,可嗓子里,都是涩痛。

     眼眶轻轻的抽搐着,她无法隐忍一般,皱起了眉头,眼泪便顺着眼眶逼了出来。

     “好。”

     她轻轻点头,咬出一个字来。

     可也只是一个字,她便再说不话来。

     眼泪串串的自眼眶里滴落。

     心脏像是被人拿出来拧碎了一样。

     悲苦蓄积在胸腔里,仿似所有的情绪,都无法让她此刻的情绪发泄出来。

     她不明白,当初父神为什么要孕育出他们。

     是为了让他们彼此折磨,互相残杀吗?

     如果只是一死,便能免于这世间的诸般苦,死亡何尝不是最幸运的?

     云锦绣觉得一直崩在脑海里的那根理智的弦,彻底的崩断了。

     她突然出手,长剑如啸,直直的便向天泽刺了过去。

     她突然觉得,虚神谷的那场大战,其实才是最好的解决。

     他们这些所谓的尊神,才是应该被铲除的煞星。

     剑气呼啸,直逼天泽面门。

     他身子倏地向后一倾,轻易的便避开了她的攻击,可一张脸,却也难看到了极点。

     即便父神曾有那样的嘱托,他也未曾对她动过一丝一毫的杀机。

     若她还是那个乖巧的云火。

     若她还将他当做心里的大哥。

     若每次他回到玉雪山时,都能看到她翘首以盼的身影。

     那压在肩上的重担,那站在绝巅上只能俯瞰的孤零,那纵使心中百般愁,却无处诉说的苦都不值一提了。

     可他对她所有温柔的回忆,都被她此刻拔出的剑,给绞的粉碎。

     她裹挟着杀意而来,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她将满腔的仇恨,都钉死在他这里。

     天泽觉得心里的涩痛,变成了绞痛。

     看着那再次刺过来的锋芒,他抬起了手,只听“咔嚓”一声,刺过来的剑被直接扫断。

     断剑旋转着直直的刺入门板,他的手亦轻易的拿捏住了她的手腕,声音冷凝:“凭你现在的力量,也想杀我?”

     云锦绣想要将手挣脱出来,然无论怎么用力,都不能挣脱。

     她倏地抬起另一只手,一拳向他胸口砸去。

     他未躲避,任由那一拳砸在身上。

     云锦绣却疯了般的,一拳接着一拳砸下。

     她用尽了力气,直到殷红的鲜血渗透了他的衣衫,她方轻颤着住手。

     天泽将她松开,随手扯来远处的外袍披在了身上,清漠道:“想报仇的话,还是回去修炼吧。昔年的云火尚不是本尊的对手,何况是你?”

     他眸光冷淡极了的,却再不看她一眼,抬步离开。

     云锦绣只觉全身凉透,却再抑制不住的,呕出一口血来。

     她晃了晃身子,再支撑不住,直直的昏厥了过去。

     *

     云霄殿。

     太白无虞匆匆的跑了过来,低声道:“尊神,云姑娘昏厥了。”

     天泽将那卷悬挂的水墨画收起,回眸看向太白无虞道:“要你何用?”

     太白无虞面色微抽了一下,低声道:“云姑娘伤的不是身,而是心,尊神,心伤难治啊。”

     何况,方才他查看到,那云锦绣的心脉有溢血之相,这才是最可怕的。

     一个人,究竟心伤到何种地步,才能将心脉伤成那般?

     天泽将那卷轴放在桌案上,冷淡道:“难治也要治,治不好唯你试问!”

     太白无虞冷汗冒了出来,过了一会道:“尊神不过去看看吗?”

     天泽的手微微一顿,良久道:“去了不如不去。”

     太白无虞道:“可这样拖延下去,云姑娘怕是会留下心绞痛的病根来……”

     他还想再劝一下,外面便又宫娥匆匆跑了来,“尊神,云姑娘她离开了!”

     天泽目光微微一颤,身形一动,便已消失在原地。

     *

     云锦绣踉踉跄跄的向前行去。

     这天界,她一刻也不想停留。

     那个人,她也再不想见了。

     前路茫茫,她只觉整个人生,都晦暗的没了方向。

     她一直追寻的光,也跟着彻底的湮灭了。

     云锦绣又咳出一口血来。

     她抬手,扶着巍峨的殿墙,一步步的挪下了汉白玉铺就的台阶。

     可突然的,一只手一把将她抓住了。

     “病成这般,还不好好躺着?”天泽沉声开口。

     云锦绣却一把将他甩开:“离我远点!”

     天泽凝盯着她:“往时,我怎不知你这般倔强!”

     云锦绣有些凄凉的冷笑:“往时,我也不知,你竟这般的狠毒!”

     天泽眸子晦暗着看着她:“你愿怎么想便怎么想,现在随我回去,好好养伤。”

     云锦绣怒极了,她抬手,冷剑倏地横在身前。

     “我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对手,但你若再靠近,我便死在你面前!”

     她眸光幽沉,满是无垠的黑暗。

     天泽的身子凝住。

     云锦绣退了一步,而后再不看他,步履蹒跚的离了开。

     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天泽站在那里,良久轻轻叹了一声。

     他明白,纵使她再恨他,他也要为这六界,为这永生永世,阻止妖狐复活。

     x

     云锦绣满心疲惫,她漫无目的的前行着,不知道这般走了多久。

     待她回过神时,却发现自己正置身在一座云雾缭绕的大山脚下。

     蜿蜒向上的石阶两侧,是浓密疯长的野草。

     漫山的林木随风摇曳,不知名的野花,散发着丝丝缕缕的清香。

     云锦绣再走不动,无力的在石阶上坐了下来。

     她抱住膝盖,头埋在臂弯内,悲声哭了起来。

     在这无人之地,纵使她再怎么狼狈,也无人瞧见的吧。

     那些深埋在心灵深处的伤与痛,像是全部化作眼泪一般,汹涌而出。

     她坐在那里,双手撑住脸颊,眼泪顺着指缝,一滴滴的滑落。

     她从未流过那么多的眼泪,也从未如此刻这般,心如死灰。

     风从山谷里,涌上天空。

     繁花纷扰,却寂静无声。

     云锦绣不知哭了多久,亦不知何时昏睡了过去。

     在这寂静的无人之地,她如濒死的鸟,瑟缩在那里。

     她做了一个梦。

     梦里光怪陆离。

     时光也像是被剪碎了,胡乱拼凑在一起。

     她一时间,分不清今夕何夕。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