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女生小说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归兮

作者:瓦猫所属:女生小说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归兮

     一只手轻轻的按落在云锦绣的肩膀上,接着手掌的力道猛地一收,云锦绣一下子撞到一堵肉墙之上。

     强压在她身上的力量突然消失,接着便听“轰”的一声闷响,恐怖的力量正砸在对面的冰墙之上。

     那看起来无坚不摧的冰墙发出“咔嚓”一声脆响,接着密密麻麻的皲裂起来。

     “本座,也来送你一程如何?”懒懒的声音,几分嚣张,几分狂傲,警告般的自头顶传来。

     云锦绣只觉脑子“轰”的一声,一片空白。

     “不可能!”

     地焰难以置信的声音咆哮着传来。

     “宫离澈!你还活着!”

     冰墙还在皲裂,地焰的声音轰隆隆的,滚雷一样,碾压过云锦绣的耳膜。

     她梦魇了一般,只听到宫离澈三个字,不断的在耳边盘桓着,却丁点反应也做不出。

     “诸神都活着,本座又怎能不来凑凑热闹?”声音冷嘲,带着睥睨之意,“前尘往事,恩恩怨怨,也该一笔笔的算清楚了。”

     他微微垂下眼睫,声音低而轻柔,缱绻入耳:“是不是,心肝?”

     云锦绣手脚冰冷,她眼睫轻颤着,畏怯的,一点点的抬起眼睫。

     幽深的瞳孔里,一点点的倒映出一张脸来。

     那张脸,在午夜梦回处,在灯火阑珊间,在几百个日日夜夜的泣血追忆中。

     她痴恋般的看着,看着,好像下一刻他便又会消失了一样。

     她品尝过得到的喜悦,也经历过无数的失去。

     可最痛苦的,莫过于相逢是梦。

     可若这不是梦,又是什么呢?

     她怔怔的看着他,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

     “轰隆隆——”

     地面突然震颤了起来,密密麻麻的皲裂声,越发密集了。

     云锦绣只听到“砰!”的一声爆裂声,接着眼前一黯,还未来得及抓住眼前的人,本体便一个踉跄着,向后砸去!

     “锦儿!”

     后砸的身子,被君轻尘一把挡住。

     云锦绣猛地回过身来。

     她怔怔的看着天空。

     晴空之上,浮云堆簇,除此之外,天地静谧,再无异象。

     她突然的便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寒意。

     她早便知道,那只是一场梦。

     一场绝对不会变成现实的梦罢了。

     “锦绣,锦瑟昏厥了!”陈夕瑶的声音传了过来。

     云锦绣站直了身子,目光看向君轻尘道:“你没事吧?”

     君轻尘看她面色苍白的厉害,终还是道:“我没事。”

     云锦绣道:“回八古门。”

     她抬步,走到昏厥的云锦瑟面前,而后抬手将她送入星河内。

     陈夕瑶连忙快步的跑到君轻尘身侧,着急道:“轻尘,你受伤了?快让我看看!”

     君轻尘道:“夕瑶,我没事,你去帮一帮锦儿。”

     陈夕瑶气声道:“伤成这样还没事?该帮的是你!”

     君轻尘的伤,云锦绣像是全然忘了,她直直的走向姥姥,而后倏然抬手,阵线交织着,向她笼罩了过去。

     姥姥难过大叫:“锦瑟!锦瑟!你将我的锦瑟弄哪里去了!”

     云锦绣却未再给她说话的机会,抬手一拍,一股巧劲正击在姥姥的脖颈之上。

     她随手将姥姥也纳入星河,这才走到君轻尘面前,刚想抬手给他疗伤,便突然的被陈夕瑶一把挡了回来。

     云锦绣一顿,看向陈夕瑶。

     陈夕瑶亦看向她,定了片刻开口道:“锦绣,轻尘我来照顾好了。”

     云锦绣眉心微微皱了一下,却未多言,“也好,辛苦了。”

     她何其通透,自然知晓陈夕瑶话里的意思。

     以着她的医术,治好轻尘的伤,实在轻易。

     可这样可以很好的照料轻尘的机会,陈夕瑶无论如何也想把握住的吧?

     只是,轻尘怕是要吃些苦头了。

     云锦绣转身,淡声道:“我们尽快回八古门,玉雪山那里,怕是要出事了。”

     她说完,微微抿了下唇。

     到现在,她也不敢确定,那皲裂的冰墙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了。

     若是现实的话……

     云锦绣的身子顿了顿,目光又看向远处。

     空寂的群山,一如既往沉默无声的矗立在那里,无数死去的咒尸横七竖八的躺着,人间地狱般的场景。

     可那个人,像是从未来过。

     云锦绣垂下眼睫,将身子转了过去。

     可步子刚一迈开,地面突然“咔嚓”一声开裂。

     她面色一变,身子本能的腾空而起,手掌一抬,藤蔓窜出,瞬间将陈夕瑶和君轻尘也扯了起来。

     地面的裂痕瞬间扯开,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探出来一般。

     云锦绣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身形再次暴退,然下一刻,一只苍白的手突然出现。

     自云锦绣发现到那只手逼至眼前,不过一个呼吸之间,再想躲避,已然来不及。

     一只手突然揽住她的腰,云锦绣的身子一个翻转,身形便已然被生生的横移开来。

     “轰”的一声巨响,天地都似在那一刻崩裂开来,劲风将发丝缠起,迷离了双眼。

     云锦绣的目光落在远处,眼底的冷沉缓缓的变成了吃惊,到最后,便只剩下难以置信了。

     “宫离澈!当年我可以将你蹍的像个丧家之犬,以后也可以,我们的对决,才刚开始!”

     阴森的声音,如天罗地网一般,向着半空的人影罩了下来。

     “手下败将,也只能放放狠话而已。”半空的人狐尾轻轻一摆,嗤笑,“本座在此,等你来战!”

     他体内的力量涌出,与那压下来的声波对撞,那一瞬,虚空粉碎般的坍塌下来。

     然巨响之后,便只剩无垠的安静。

     风呼啸着从远处吹来,将衣袍和发丝卷起。

     那立着的人,缓缓转身,目光向站在远处的云锦绣看了过来。

     云锦绣身子凝住。

     大约是从未奢望过再遇,所以重逢才会这么的,猝不及防。

     那些欣喜,似乎都被她遗忘在时光里了,以至于她做不出第二种反应。

     一个人,怎么会在一天内做两个相同的梦?

     那个站在远处的,是宫离澈吗?

     可明明,他与记忆里的那个人,那般的完美重合。

     “不过来抱一下吗?”他看着她,目光轻缓,一笑之间,风月无边。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