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惩罚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惩罚

     只听“砰”的一声,拳头正砸向身后人的胸口,只是被她直接挡住。

     然强劲的力道,却还是将她逼退,在地面直接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沟辙。

     云锦绣冷嘲:“神女果然堕落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残杀普通人类。”

     “云锦绣!你该死!叫绣的女人都该死!”司音双目通红,体内的力量再次疯狂涌出。

     云锦绣身子连番躲过她的攻击,面色也冷了些,“之前被你偷袭得逞,这次你以为还有那种好事?”

     她一抬手,一把修长的绿叶刃出现在掌心。

     云锦绣身形一动,再出现,已是在司音身后。

     司音微微的睁大了眼睛,接着右肩膀倏地一痛,接着鲜血便猛地喷涌了出来。

     她“啊”的一声,捂住了右肩,身子也猛地向前踉跄了一下。

     云锦绣轻轻一摆剑身,开口道:“这是对你上次偷袭的惩罚。”

     她站定身子,目光冷淡的盯着司音。

     方才,她还险些没有认出她来。

     实在是,司音这张脸,又做了改变。

     之前的浓妆艳抹这会儿突然的变成了素面朝天,以前的妖冶长裙,也被一件干干净净的素雅长裙所代替。

     若不是她狰狞的脸,这模样,实在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也实在是云锦绣见过她之前的样子,不然真的很难将这两者联系在一起。

     难道这是……痛改前非了?

     她方才下手颇重,鲜血很快的透过她的衣衫,染红了她的肩衣。

     她咬牙开口:“云锦绣,你别想得逞!你以为他回来了,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得意非凡了?你休想!”

     云锦绣一顿道:“你在说我夫君吗?”

     夫君两个字,像是刺痛了司音似的,让她整张脸都扭曲起来。

     “贱人!他不是你夫君!你们休想在一起!”她咬牙切齿的冲她喊着。

     云锦绣冷嘲:“我们明明白白拜过堂,岂是你说不是便不是的?”

     她目光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当年,你曾救过宫离澈,他该还的,都还了。今日,我也姑且放你一条命,算是感谢你当年的救助之恩。只是,下次,若你再胡来,我定不会手下留情。”

     云锦绣收了剑,再不与她多言,转身便走。

     司音尖叫:“云锦绣!他在哪!你将他放出来!”

     云锦绣微微偏首:“可笑,我的夫君,凭什么给你看,你算他的谁?”

     以前,她多少还给她顾念着些颜面,毕竟是宫离澈的恩人。

     可现在,恩怨早已了结,她自然也不必再客气。

     云锦绣缓步出了巷道,刚一迈出,便看到不远处走过来的宫离澈。

     她微微一怔,却还是快步的跑了过去:“怎么不多睡会?这么快便醒了?”

     宫离澈抬手将她揽住,“醒来见你和宫懿都不见了踪影,便出来找找。”

     云锦绣道:“这般慢悠悠的踱着步子,哪里是来找的?不是睡的困倦了散步来的吧?”

     宫离澈微微晃了晃狐尾,“没有你,一个人怎么能睡得安生?”

     他眼睫微弯了一下,笑意懒懒。

     云锦绣抬手轻砸了一下他的胸口道:“前几日还在教孩子做君子,你的君子之风呢?”

     宫离澈觉得胸口被她轻砸的痒痒的,微微倾身刚要附在她耳边,调侃她一句,却是这时,一道凄切的声音传了来:“宫离澈!”

     宫离澈身子一顿,抬起眼睫。

     云锦绣亦微微一顿,而后转过身,却见司音衣裙染血,正双目含泪,呆怔怔的站在那里。

     之前的狰狞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凄楚,思念,惊喜……百种情绪交织,反倒显得楚楚可怜了。

     宫离澈目光落在司音身上,顿了片刻道:“阿音啊。”

     短短三个字,让司音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宫离澈,你还活着,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她动情的哭着。

     宫离澈道:“看来,命不该绝。”

     司音上前一步道:“宫离澈,我想与你借一步说话。”

     宫离澈抬手揽住云锦绣的肩膀:“什么话,这里说便可。”

     司音微微的咬了咬下唇,抬手捂住带血的肩膀,眼睫微垂,没有吭声。

     宫离澈偏首看了云锦绣一眼:你伤的。

     云锦绣亦回了他一眼:我伤的。

     宫离澈微微的晃了晃狐尾,目光看向司音:“既然无话可说,那便不必说了。”

     对于司音,他一向比对旁人宽容许多,毕竟,上古之时,她确然帮了自己许多。

     只是,之后,他该还的也都还了,对她自然也没什么亏欠。

     但方才看到她,他还是想起了一些事。

     若是他没记错的话,司音当年第一次出手救他的时候,常穿这件裙子。

     倒不是他特意记得清楚,而是这件裙子,是他送的。

     说起来,也是巧合,当年他重伤,司音将他背回不归山,裙子被鲜血染透。

     裙子自然是废了的,她亦没有可更换的衣裳,他出去时,便随手给拿了件回来,算是感谢。

     没想到,她竟然还留着,今日还穿在身上。

     他拍了拍云锦绣的肩膀,刚要走开,司音蓦地上前一步,开口道:“宫离澈,难道借一步说话都不行吗?”

     宫离澈微微回首,淡看着她:“本座与你,似乎没什么可说的了。”

     司音泪光涌满眼眶:“便是你所有的事都忘了,难道也忘了那件事了吗?”

     宫离澈微微晃了下狐尾:“唔……记得。”

     司音道:“你定要我将此事说破吗?”

     宫离澈目光里多了丝冷凝,旋即偏首看向云锦绣浅声道:“心肝,回去为夫细细说给你听。”

     云锦绣:“……”关她什么事!

     正听戏听的入迷呢!

     司音蓦地语塞,难以置信的盯看着他。

     宫离澈却不再将她理会,揽着云锦绣边走边道:“这件事,还要从她身上的裙子说起,确切的说,那裙子,还是本座送的。”

     云锦绣微微挑眉:“你送的?无怪我看着那么不舒服。”

     ………

     两人的对话声,渐行渐远。

     司音一下子楞在了原地。

     她失魂落魄的看着那道身影,然渐渐的,阴暗涌入了她的眼眶,双手狠狠的握将起来。

     云锦绣!我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