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彪悍的人生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0396章 一个电话搞定

作者:新丰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彪悍的人生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孙宗云,魔都人民医院中医教授兼副院长,在魔都地位很高,政商两界都很吃的开,虽然他不主动找任何人,但是人都会生病,只要生病自然要找医生,而他医术高超,很受政商两界的欢迎。

     “孙叔。”赵力行三人低着头,目光透露着,叔叔快来帮帮忙啊。

     孙宗云看着现场的情况,“老赵,你这是干什么呢,还不赶紧把东西放下,一把年纪的人了了,还瞎闹什么呢?听老哥的,快放下,不然我要生气了。”

     慕老赶紧拉着孙宗云,“老孙,你别这么说,老赵现在正在气头上,这事千万别怪老赵,不然可不得了。”

     果然,在孙宗云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赵明清真的怒了,扯着嗓门喊道:“孙宗云。”

     孙宗云一愣,这还是老赵第一次喊自己全名,以前都是喊老孙的。

     “我十六岁认识你,同窗之谊,如今几十年过去,你也是我赵明清至交好友之一,我拜师宴请你们来当见证人,你们却不来,你们不来,让我难堪,也让我恩师难堪。”赵明清厉声严肃道,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老赵,你胡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让你难堪了。”孙宗云反驳道。

     “我没跟你胡说。”赵明清斩钉截铁道。

     这一刻,孙宗云愣住了,他发现老赵这一次好像不是在开玩笑,好像很是认真,一旁的慕老拉扯着孙宗云,“老孙,这次老赵是真的生气了。”

     孙宗云看了一眼老慕,这到底叫什么事情啊,随后赶紧说道:“老赵,你别生气,我们没有让你难堪,你说这……。”

     赵明清眼眶微红,“我赵明清今日跟孙宗云恩断义绝,从此不相往来。”

     哗然!

     赵氏一听,身子不稳,“老赵,你知不知道你在胡说什么?”

     孙宗云站在那里,脖子通红,一脸不敢置信,“老赵,我跟你几十年交情,你现在就要跟我恩断义绝?”

     用现在的话来说,赵明清跟孙宗云之间的关系,就是几十年老基友的关系,关系比知己还要高,此刻赵明清说出这样的话,孙宗云也是承受不住,甚至微微晃动了起来,眼眶微红,吼道:“老赵,你把你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赵明清抽搐了一下鼻子,“我赵明清拜师,也是这辈子唯一拜师,你孙宗云身为我赵明清挚友之一,你应而不来,不仅仅是看不起我,也看不起我恩师,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老慕赶紧上前,一把捂住赵明清的嘴,“老赵,别说了,这事情不能怪他们啊。”

     “老慕,你松手,让他说。”孙宗云看着赵明清。

     赵力行三子看着眼前的一幕,他们已经彻底的懵了,他们终于知道,自己是干了何等一件蠢事啊。

     “爸,这事不能怪孙叔他们,都是我的原因……。”赵力行赶紧说道。

     而这时,又有人来了。

     “你们都在干什么呢?”这些人都是赵明清的老友,也都是在魔都的,接到赵力行电话的时候,他们便赶紧过来,心里也是无奈,现在这小子办的都叫什么事。

     此刻,他们发现现场的情况有些压抑,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赵明清跟孙宗云之间,情绪波动很大,好像刚刚争吵过一次。

     慕老赶紧上前,“老李,你们来了就好,这是出大事了,老赵要跟老孙恩断义绝,老死不相往来,你们赶紧劝一劝。”

     老李年龄也六十有七,此时疑惑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慕老将先前的事情讲出来,老李听闻之后,面色微微一变,他没想到老赵真的拜师了,而且现场却没有一人,他们都没到现场,那这代表什么?这不用想也都知道。

     对于一般人来说,或许没什么,请别人,别人没过来,最多也是心情不悦,以后不来往了,可是他们不同,他们之间这种如果拜人为师的话,就跟古时那种一般,意义重大,非同一般。

     “这不得了啊。”老李此刻,只有这一种想法,随后将目光看向跪在那里的赵力行三人,心中无奈,这三个你小子,尽是惹事啊。

     逐渐,越来越多的人赶来了,他们都是赵明清的至交好友,学术中的讨论者,他们来到现场的时候,也都傻眼了。

     当想调解时,赵明清根本不给他们机会,直接就是一人面对数十人。

     老慕负责孙宗云,“老孙,别急,别急,老赵他这是气上心头了,等等就好了。”

     孙宗云摇头,“不是,我最了解他了,一般情况他是从来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以前我们吵架,他也没说过这种狠话,但今天,我知道,他是认真的。”

     赵力行三人后悔莫及啊,他们现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如果早知道事情会这样,就是打死他们,也不会这样安排啊,但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

     他们知道父亲的性格,说出这种话,就是已经很认真了。

     就在现场一片压抑的时候。

     电话响了。

     叮叮~

     赵明清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面色微微一变,随后接通电话,恭恭敬敬的称呼道:“老师。”

     此时在外面,林凡开着车,打赵明清的电话,他离开的时候,给赵明清看过面相,今天有割袍断义之相,至于为什么会有割袍断义之相,这不用想也知道。

     “开免提。”

     老师的命令,他不敢不听,随后开了免提。

     林凡构思了一下语言,进行调解,他现在不方便过去,他也明白自己过于年轻,这要是去现场,难免不会发生什么事情,这要是让现场更加尴尬,可就得不偿失了。

     “听到我的话了没?”

     赵明清点头,“老师,我听到了。”

     “恩。”

     挂掉电话之后,赵明清看着众人,“不好意思了,太生气了,老孙,对不住你了。”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都听到电话中的声音了,显的很是年轻,他们心中有些疑惑,不知道老赵到底是拜了谁为师傅。

     莫非真的跟赵力行他们说的那般,这老赵拜了一位年轻人为师不成?

     而且这老赵也太听话了吧,先前弄的不可开交,现在竟然没事了。

     他们很想问一问,但看老赵现在的这情绪,还是别提了,如果提出来的话,很难说又会出什么大事了。

     老慕一旁调解道:“好了,好了,误会都是误会,这一切都是这三个小子想太多搞出来的,老赵,不是我说你,你这脾气也太急了,要不是林大师打个电话过来,你非要将事情搞大了,林大师他收徒,不是看重场面,而是收你这徒弟,他心里也高兴,不用在意那么多,林大师不是送了礼物给你嘛,不如拆开,让我们大伙看一看好不好?”

     赵明清好不容易缓解了内心,随后摇头,“不想给你们看。”

     老慕笑道:“哎呀,老赵你这人也太抠了,就看看,你现在肯定也想看对不对?”

     赵明清没有多说什么,他的确是想看一看,老师赠送的东西,他心中很是期待,不过被这些家伙给气的不行。

     圆桌前。

     老孙坐在一旁,他们都几十年的交情了,自然不会因为一两句话就出现什么间隔,赵明清哼了一声,侧过身子,不想让他看。老孙拉着老赵的胳膊,“哎呀,多大的人了,咱们都一只脚踩在棺材里了,还跟小孩子气似的,一起看看你老师送的是什么?”

     他们心中其实还是站在赵力行这边的,但是如今这情况,他们只能靠在老赵这边,对于老赵老师送的是什么,他们是一点都不在意,毕竟能是什么好东西。

     老赵看了老孙一眼,随后坐直了身子,小心翼翼的将包装拆开。

     当看到是一本笔记本的时候,众人兴致不高了,心想这会是什么。

     “这是一本书啊?”老李问道。

     《伤寒杂病论》。

     老孙差异道:“这还是一本中医方面的书籍,不知道内容怎么样。”

     赵明清说道:“老师医术通天,送的自然不是普通的书籍。”

     “对,对,肯定不是普通书籍。”众人一旁附和道。

     掀开第一页,下面有标注,分为两类。

     《伤寒论》

     《金匮要略方论》

     赵明清迫不及待的掀开了第二页,顿时第一章内容印入到了眼中。

     他全身关注,一字一字的看着,先前那激动的神色,陡然凝重了起来,眼中闪烁着兴奋之色。

     辩脉法。

     问日:脉有阴阳者,何谓也?

     答日:凡脉大,浮,数,动,滑,此名阳也。脉沉……。

     孙宗云他们一开始倒是没怎么在意这内容,可逐渐的,他们被眼前的内容给吸引住了,仿佛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般。

     这其中讲解的是脉搏方面的知识,而且很是齐全,解释很是在理,虽然没有看多少,但是他们已经明白了,这是一本巨作。

     啪嗒!

     赵明清直接将书合起来,他知道这是老师亲笔写的,虽然仅仅看了一页,但他已经知道,老师的医术,已经非同一般,自己能够拜其为师,实乃幸运。

     孙宗云他们看的刚入迷,见赵明清合上书,顿时急了,“老赵,不带这样的,在看看啊。”

     赵明清直接摆手,“不看了,不看了,这是老师送我的宝典,你们想看,也得征求我老师的同意才行,回去,回去,这事我也不生气了,你们来迟了就来迟吧,我得回去好好研究书籍了。”

     孙宗云也是研究中医的,他哪里能放过这,“老赵,你看我也许久没有到你家做客了,不如今晚陪你聊聊。”

     赵明清直接摆手,“不用,下次的。”

     孙宗云心里痒痒的,同时也是暗恨啊,这要是没有听这些小子的话,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按照老赵的性格,肯定会跟自己一起观看。

     旁边一些人,有的是专攻西医,倒是对中医没多大兴趣,不过他们对这书籍,倒是颇感兴趣,不过老赵不给看,他们也无奈啊。[.]百镀一下“彪悍的人生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