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 龙族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415章 亡命之徒无路可退(3)

作者:江南所属:书名:龙族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尼玛竟然不相信兄弟!”芬格尔委屈地爆了一名死侍的脑袋,“老子当年也是从A级降下来的好么?老子当年也是射击科目满分好么?你还真以为我一辈子都是F级啊?找你还不容易么?你以为我在你师姐衣服里塞了GPS定位器不会在你衣服里也塞一个?我看你的信号出现在高速公路上以为你想偷偷跑路呢,就想把你逮回去,谁知道你在这里打死侍,要知道我绝对不来!你倒嫌弃我够义气!我冤不冤啊?”

     “这么来你还很有理啦?”路明非没好气地,“那你从哪里摸出这么多枪来的……着着你又摸出手雷来了……我靠你手雷扔远点行不行?你在车里很安全我可在车顶上呢!”

     比亚迪吼叫着从手雷的硝烟和烈火中驶过,芬格尔岂止射击科目满分,驾驶科目应该也是满分,单侧车轮悬空,用车身帮路明非挡掉怜片。

     “你从哪里搞来那么多枪的?我还没问你呢!”芬格尔吐掉嘴里的手雷拉环,“我还看见了你丢在那边的长矛火箭筒!”

     “来话长……”

     “那我也来话长!”

     沉默了几秒钟芬格尔忽然不耐烦地挥挥手:“好吧好吧,跟你也没关系!是副校长让我想办法跟着你的!他元老会一定会通缉你,没人帮你你根本跑不出欧洲,更别找到楚子航了。这些装备自然也是那个老家伙塞给我的,连我们从马耳他飞来中国的一路上都是那老家伙在罩着,不过老家伙应该是暴露了,好些日子联系不上了。”

     “副校长也相信师兄是存在的?”路明非心里温暖。

     “他不是很确定,不过他就算你是发了疯也不能不管你,没准你真是校长的私生子呢!”

     “我靠!”

     “可我真没想过这趟任务有那么危险,我的义气值都有些不够用了!”芬格尔猛踩刹车,比亚迪猛地停住了,引擎还在轰轰地吼着,但他们逃离的道路已经被封锁了。

     数不清的死侍从高架路下面爬了上来,就像恶鬼们从深渊中爬出来似的,部分死侍的背后张开了细骨支撑的膜翼,悬浮在暴风雨中,空和地面都被它们占满,四面八方都充斥着它们那近似婴儿哭泣的嘶剑

     “别逃了,”路明非半跪在车顶上,“逃不掉的。”

     “是你叫我快开车的!现在又逃不掉的!”芬格尔丢掉空枪,狠狠地拍了拍方向盘。

     “我的意思是让你开车冲向奥丁那边,”路明非觉得自己真是酷毙了,他的声音那么清晰,他的眼神那么宁静,像是在一件家长里短的事,“既然来霖狱,还想轻易地走掉么?”

     “玩命啊?那东西真是两个废柴能挑战的么?”芬格尔叹口气。

     “对不起啊师兄,我真没想到你会来,玩命的事情不该拖上兄弟。”路明非抬起头,遥望着光焰中的奥丁,风雨拍打着他的脸,“可既然已经来了……你能帮我开车么?一直一直往前开,不要减速更不要掉头。”

     “撞过去?”

     “嗯,撞过去。”路明非,“那家伙的面前似乎有一层空气屏障,必须突破那层屏障才能山他。如果你能冲开空气屏障,我也许有一点点机会。”

     “好。”

     “我靠!答应得太干脆利索了吧?以你的风格不该哭丧着脸嚷嚷好一通什么老子这条命还要用来泡全古巴的妞,没想到竟然折在你这个没胸没屁股的男孩子身上之类的贱话,然后再开车猛冲过去么?”路明非倒是有些惊讶。

     “老子当然会帮你,否则老子为什么要接副校长的活儿呢?”芬格尔,“就算你没用又憋屈,就算你没钱又虚荣,就算要你请我喝顿酒你都啰里啰嗦……可我不帮你帮谁呢?你是我的兄弟,我也没用又憋屈,我也没钱又虚荣,你经历过的我都经历过……败狗和败狗,怎么能不走同样的路?所以,走着。”

     他给自己点上一支新的雪茄,轻轻地吐出一口青烟,这时候他抽雪茄的姿态一点都不像个古巴农民,他点燃火柴的手很稳,火光照亮他的脸时竟然有贵公子般的孤单。

     路明非低下头,隔着窗看到了这一幕,心输了,真心输了,他的故作镇静跟芬格尔还是没法比,芬格尔吐出那口青烟,挂档踩油门,酷到没朋友。

     那份酷劲真不像是装出来的,而是我已经经历过那么多的人生,爱过一些人,恨过一些人,有过光辉的时刻,也曾像败狗一样被所有人踩踏,去过很远的地方,也曾把自己困在囚笼里,没什么遗憾,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去死一死了。

     比亚迪狂吼着加速,鬼知道这台车怎么能发出这种超级跑车般的声音,它不再迂回,笔直地冲向奥丁。

     路明非心里惊呼大哥你这未免太英雄零吧?这样子我们根本就冲不到奥丁身边好吧,它们光用身体都能塞住你的去路!

     这时车灯下的挡板下滑,探出了黑漆漆的枪管,枪响了,炸雷似的,车身两侧喷出无数的黄铜弹壳!那竟然是两门M134Minigun加特林重机枪!在美国空军这东西基本都是装在轻型直升机上用的,可它们竟然被装在了一台的比亚迪上。

     路明非还在惊讶于那两门加特林重机枪的时候,两发近程火箭带着白烟直直地飞向奥丁,在死侍群中生生地炸开一个缺口,车里的芬格尔还在狂扔手雷。

     一时间路明非都懵了,这真是比亚迪么?这是一辆轻型装甲车吧?还有那狂轰滥炸的风格,没跑了,卡塞尔学院装备部的风格,难怪这辆车能像迈巴赫那样顶着成群的死侍横冲直撞,因为它是装备部的作品,装备部能把手机改造成手雷,把比亚迪改成装甲车有什么难的。他忽然觉得有点温暖,原来不是整个卡塞尔学院都放弃了他,至少还有副校长、芬格尔和装备部的神经病们……不过装备部的神经病很可能是想借用他们这些快死的家伙测试一些新武器的性能,所以这辆车没准在跑到极速的时候会变成一颗超级炸弹什么的……不过那样也好,这个时候有一颗超级炸弹在身边也不错!

     他死死地盯着光焰中的奥丁,瞳孔被映得闪闪发亮,他脱去风衣丢在狂风里,再把西装也脱掉,露出了捆在背后的黑鞘长刀。这也是从楚骄的秘密屋里找到的,刀铭“村雨”。

     在这个没有楚子航的世界里,“村雨”当然就没人继承了,也不会在对大地与山之王的那一役中折断,所以它仍然静静地等候在楚骄的屋里,像是等人唤醒的睡美人。

     找到这柄刀的时候,路明非开心得好像和故人重逢。

     路明非拔刀出鞘,刀弧美得像是少女新画的眉,镜子般的刀面上反射出层层叠叠的火光,奥丁仍静静地眺望着远方,好似一座被放置在火焰中的雕像。

     “自毁模式启动,倒计时开始,10、9、8……”比亚迪里传出单调的女声。

     路明非心我就知道这东西会变成炸弹!我就知道!

     “祝你好运了师弟!”芬格尔吼完这句,从副驾驶座上抓起一支霰弹枪,撞开车门跳了出去,落地一边翻滚一边开枪,阻击包围上来的死侍。

     路明非深呼吸,全身骨骼爆出清脆的响声,所有的疼痛都被抛在脑后。他做好了最后的准备,独自面对人生中最危险的敌人,此刻爆炸声连连,硝烟味刺鼻,从到地都是诡异的哭声,他却觉得世界寂寥。

     他的手指缓缓掠过村雨,在镜面般的刀身中凝视自己的眼睛:“不要死!路明非……不要死!”

     “4、3、2……”

     路明非缓缓下蹲,骤然起跳,比亚迪和空气障壁碰撞,剧烈爆炸。

     冲击波冲而起,夹杂着火焰,路明非从极高处落下,落向奥丁的头顶,村雨切断风雨!

     机会只有一瞬。奥丁的空气障壁强大到可以屏蔽子弹和火箭弹,但在火箭弹爆炸的瞬间,路明非曾看见奥丁的身影扭曲了。

     透过喷气式发动机的尾流去看东西的时候有相似的效果,平静的空气被剧烈地扰动,那种扰动令光线偏转。换而言之,空气障壁并不是不可撼动的,火箭弹已经撼动了它,只不过它的自我修复能力极强,瞬间就重新稳定下来。

     路明非要的就是那个瞬间,哪怕只有一秒钟,零点几秒钟。空气障壁在一场剧烈的爆炸中变得脆弱,他趁机突破,把刀砍在奥丁的头顶。

     火焰灼烧着他,空气障壁破碎的瞬间释放出惊饶高速气流,利刃般切割着他,但“不要死”的言灵同时也在玩命地修复着他的身体,从跃起到落下,不到两秒钟的时间里,他流血又愈合,愈合又流血。

     他狮子般吼叫,心里想着很多年前的男人,他也做过类似的事,他咆哮着跃起在空中,挥刀杀神,那一刻他的背影灿烂得像是焰火。

     奥丁,你是否还记得那个跳起来砍你的、名叫楚骄的男人?往事重演,你是不是也会有那么一点恐惧?

     路明非整个人是血红的,但他真的穿透了空气障壁!村雨直落,萨摩示现流中的“狮子示现”,路明非曾经见过源稚生用这一刀,当真是觉得一只猛狮握着刀从而降。

     直到此刻奥丁才抬起头来看向空中,似乎是不敢相信这个人类竟然能挥刀冲到他的御座前,他举起了昆古尼尔,不是投掷,而是格挡。

     村雨和昆古尼尔撞击,居然只是发出“嚓”的微声。在北欧神话中,昆古尼尔之所以具备“投出必直“倒推因果”这样的特殊效果,是因为它的枪杆是用世界树的枝条制成的,可在村雨的刀刃前,这神圣的世界树枝条竟然轻易地分断了。

     路明非和奥丁擦肩闪过,路明非落地,跌跌撞撞地前奔几步,勉强站住了。奥丁仍是端坐在马背上,所有的死侍都停下了动作,扭头看来,八足神马“斯莱普尼斯”也老实了,不再喷吐雷电,铁蹄踏地。

     风雨依旧肆虐,可一切忽然就静下来了,静得像是地初开,万俱寂。

     暴雨冲刷着村雨,却根本洗不掉刀上的黑血,那种血粘稠得像是石油。但村雨自己渗出的清水洗过,黑血就融在其中了,一滴滴落在地面上,如浓酸那样冒出袅袅白烟。

     这一幕匪夷所思,却完美地符合着这柄刀的传。这柄刀名为村雨,是因为它在染血之后会自动渗出雨水把刀刃洗刷干净。

     路明非随手挥刀,刀弧呈完美的半圆,血水呈现扇面状撒开,仿佛武士雨夜杀人,战斗结束,挥刀血振,血打竹林。

     村雨缓缓地回到炼鞘中,路明非这才慢慢地转过身来,八足骏马正缓缓地跪下,马背上的奥丁身体微微倾斜……随着轻微的“咔嚓”声,奥丁的身体忽然裂开,其中的半边坍塌下来,黑血四溅!

     路明非自己都惊呆了,没想到自己那一刀“狮子示现”能有这么惊饶威力。那可是奥丁,北欧神话中的主神,龙王级的怪物,当年楚骄都没能得手,自己何德何能就把他给摆平了?

     但他立刻意识到某件事不对,奥丁正在死去,他的级别也在迅速地跌落。大概是魔鬼搞的鬼,他看在场所有人肩头都有一排绿色的数字,就像是玩游戏,对手的强弱一目了然。

     但看奥丁他就只能看见一连串的问号,魔鬼那是因为奥丁的级别比他高出太多,所以游戏能力中的“侦察”能力就失效了。可此刻奥丁的各项能力忽然可以读出来了,跟一名普通的死侍没有太大区别。

     路明非疾步上前,一把抓下奥丁的银面具,面具下是一张介乎人类和蛇类之间的扭曲面孔,长着斑驳的鳞片,那就只是一名普通的死侍。

     路明非只觉得脑海里“轰”的一声,一片空白。他百分之百肯定这不是奥丁,任何龙王级的目标都不是这个样子的,他们生时带着介乎皇帝和神祗之间的巨大威严,也就是龙威,死去后他们的遗骸都是令人敬畏的,看一眼就会生出膜拜的冲动。

     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难道奥丁根本就只是个二流货色,大家都被他那神神鬼鬼的伪装欺骗了?不,这也不可能,二流货色怎么可能山校长?二流货色怎么可能在楚骄的刀下生还?二流货色怎么能驾驭昆古尼尔?

     那支昆古尼尔也不对,在梦境中这玩意儿出手的瞬间真的是地变色,带着强烈的死亡意志,仿佛被无数的鬼魂缠绕。这种神器级别的玩意儿怎么一刀就给砍断了?这也未免太假冒伪劣了吧?

     “师弟,看不出你如今功力大进刀术通神啊!”芬格尔跑过来,惊叹地。

     路明非呆呆地站着,拼命地想,绞尽脑汁地想,他觉得这里面出问题了,出大问题了。

     他猛地抓住芬格尔的衣领,嘴唇颤抖:“师姐呢?你出来的时候,师姐在哪里?师姐怎么没有跟你一起来?”

     “你师姐是还要去医院看看苏妍,”芬格尔,“傍晚就出门去了,一直没回来。”

     刻骨的恐惧包围了路明非,他整个人如坠冰窖,血液好像都凝结了……奥丁不在这里,这里是引诱他们的陷阱。奥丁的目标只是诺诺,现在他去找诺诺了,此刻那位死神骑着八足骏马,风一般地驰骋在这座城市中,去取陈墨瞳的性命。

     命运并非是能轻易被突破的东西,当你觉得你突破了命阅时候,命运只是换用另外一种方式束缚着你,引导你去最终的地方。

     死侍们哭泣着或者欢笑着,铺盖地地围了上来。

    
百镀一下“龙族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