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明铁骨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64章 本心

作者:无语的命运所属:历史小说书名:大明铁骨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府卫指挥使。

     现在是指挥使,他日就是周国的五军都督!

     这等于把周国的兵权全都交给了李明和,从一个小队长到指挥使,这跳了多少级?

     这岂不就是飞黄腾达。

     如果换成其它人,指不定早就立即点头答应了,但是李明和却选择了沉默,他先是思索片刻,而后又朝着书架上的书看了一眼。

     端起茶杯,慢慢地喝了一口,李明和依然没有直接回应,而是绕开他邀请,反问道。

     “前些日子,我在报纸看到以宗室镇抚蛮夷,我只有一个问题问大王,他日大王准备如何镇抚蛮夷?”

     “噢!这倒是简单,自然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逆我者镇之,顺我者抚之。”

     朱伦圻的回答倒是极为标准,千里年来对于蛮夷向来都是如此。

     “软硬兼施,如此,蛮夷必定可抚!”

     “史书上确实是这么说的,”

     李明和放下茶杯,看着眼前的这位周王说道。

     “可是,在下想问大王,不问其它,就是西南诸夷,至今已经镇抚数百年,为何每每总有夷乱?”

     “这……”

     朱伦圻不由一愣。

     “你看,这不正是因为孤是纸上谈上,所以才会请你出山嘛。”

     朱伦圻的语气极为诚恳,其实,在北京有比李明和更为出名的“文武全才”,但是朱伦圻却知道,那些人不过只是“纸上谈兵”,别的不说,忠义军军中将领又有几个人是当年乡间闻名的“文武全才”,陛下为何能练出忠义军?靠的可不是主将的“文武全才”,靠的是练兵。

     他当然知道,陛下是不可能为他练兵,但是那些曾经追随陛下多年的部下,却可以为周国练兵。不仅能练兵,还能为他镇蛮抚夷。而这正是其它人的不具备的优点。

     况且,朱伦圻也知道,他现在没有资本招揽名将,至于愿意找上门的,又有几个有真才实学?

     “李队长,请你务必帮帮我的忙。”

     “在下又能帮你做些什么呢?”

     李明和面色凝重地反问道。

     “这……若是您舍不得这里,你可以在王府里住着,帮我出出主意,当当参谋。不管你选择哪种身分,我都按指挥使的薪银发你双俸,保证你一家老小无衣食之虞。”

     只以为李明和是不想离开这里的朱伦圻退居其次,想让李明和当他的参谋,当然这个参谋也要帮他练兵。

     李明和笑了笑后说道。

     “在并没有和大王一起办过一件事,平时所说的,都只是嘴上功夫。常言说得好,说的容易做的难,你凭什么就这样相信我?”

     朱伦圻认真地说道。

     “凭你曾于军中多年,凭陛下曾亲自给你嘉奖,当然,也凭你在台湾镇蛮时屡立功劳。”

     这才是朱伦圻选择他的原因。

     听了这句话后,李明和的心中倒是颇为感叹。人家是身为藩王,能够亲自上门邀请,士为知己者死,就凭着这番真诚的相知,就值得出去帮帮他。

     不过……

     端起茶碗来不做声,李明和慢慢地喝了几口茶,放下茶碗后,从从容容地开口说道。

     “此次,陛下分封诸国,令大王往夷地,镇蛮抚夷,归属华夏,到底是何用意,在下只是军人,自然不知如何解释,可是凭在下于台湾的经验来看,想要镇蛮抚夷,其实倒也不困难,关键是在大王!”

     “在孤?”

     朱伦圻诧异的反问道。

     “怎么会在孤的身上?”

     “大王,若是大王抵达封国之后,有一个移民外出时,为蛮夷所杀,大王会如何处理此事?”

     “杀人者死,自然是令蛮夷酋首交出杀人者,杀之!”

     朱伦圻的回答,让李明和笑了笑,然后说道。

     “如此又岂能以儆效犹?”

     “杀人者死,这是汉人之法,可于蛮夷,蛮夷既然不通礼法,又岂能与他们讲究礼法?”

     看着似乎不明所以的周王,李明和继续说了下去。

     “蛮夷,之所以为蛮夷,皆是因为其不知礼法,与蛮夷住镇抚,往往是我少而夷,夷杀我一人,我杀夷一人,吃亏的还是我们。所以,在这个时候,往往只能诛其首,累其族,如此才能以儆效犹,如若不然,蛮夷又岂能畏惧?又岂能甘心受我大明教化?”

     听说桑李明和这么一说,朱伦圻不由一愣,他甚至越发感到此去就国非要将他请去不可。

     “但是一味如此,也不无行,毕竟,夷民不事劳作,生活贫苦,所以要教他们如何耕地种田。”

     喝了口茶,然后李明和又继续说下去。

     “那时候,刚到基隆,土人往往与我为敌,而我等为图自保,不得不征伐土民,土民无不是流离失所,为此,只有将他们安置于平原,令其开垦田野,归化为民,而土民旧时往往不事生产,不知如何劳作,兵卒移民只能以皮鞭教其劳作,沿途所闻莫不是呻吟哭泣怨声载道,可若不是如此,又岂能让他们归化为民?”

     虽说只是三言两语,可朱伦圻还是从他的话中,体会到了其中的一些意思,知道他所说的“教化”,远远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于是他便在李家的书房里来回踱着步。

     “大王,若是到时候,有人上书大王,说李某滥杀土民,甚至掠其为奴为婢,大王又会如何处置在下?”

     这……

     朱伦圻原本想问,你们在台湾是怎么处置的,可话到嘴边,他想到当时,天下人又有几个知道台湾,而且台湾那些地方那时候除了军人,就是流放犯,又有几个普通百姓?自然也就不会有人问这个问题了。

     思索片刻,朱伦圻苦笑着道。

     “到时候,必定会有人如此指责你,毕竟,毕竟大家都是读圣贤书,己所不欲而勿施于人啊!”

     “所以,在下才会说,在你,而不在于在下。”

     李明和眨了眨眼睛,然后笑着说道。

     “若是到时候,他人一说,大王就要施以仁德,在下又如何能平定蛮夷?”

     “明和此言差矣!”

     朱伦圻正色说道。

     “土人不知礼义,如此才需要我等往夷地教之以礼,如此方才能归以华夏。我朱伦圻身为大明周藩,又岂能不施以仁德?孤今日幸得陛下器重,封邦于夷地,自此之后,周藩世代教化一方土民,令其归属华夏,若是不能施以仁,那又与虏寇有何区别?明和,实话对你说,孤此去夷地,是为教化当地百姓,纵是累死,也心甘情愿,决不后悔!”

     “好,大王志气可嘉!”

     李明和击掌称赞道,然后又说道。

     “大王所言,确实是我大明宗室应说之言,可是大王是否想过,若是土民不服教化又应如何?若土民犯国,难道大王准备以德报怨,擦干净脖子让他们砍不成?”

     李明和的反问,让朱伦圻心头一沉,甚至都说不出话来的,只能暂时选择了沉默。

     过了好长时间,李明和才开口说道。

     “当然初到台湾时,在下曾听长官说过“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这生死皆在一念之间,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生者活在世上,嘴上可以说仁义道德,但是该做的事也还得要去做!有时候,这仁义道德,要看是对谁!如果在下没有说错的话,似乎,前阵子,有人于报纸上刊载文章称,天下人几千看来等理解错了圣人书中所言的本意,因为周制之中,既有国人,也有野人,对国人要施以法、行以仁,但是对待野人,就要区别对待。”

     即便是身在关外,李明和也能从报纸上得知关内的一些变化,包括学术相的某些争论。

     “不过只是一家之言。”

     朱伦圻无可奈何地应了一句。

     “可,可能也是在告诉我们,既行周制,就要分国野吧……”

     说出这句话之后,朱伦圻的脸色显得有些难看。

     国人、野人……难道,如此这才是周制?

     周制到底是什么,谁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但是现在经历了一番讨论之后,谁都知道,周制并不仅仅只是“礼”,所谓的“礼”的背后又是什么呢?

     若是只言“礼”,又岂会有国人与野人分别?

     沉思良久之后,朱伦圻才说道。

     “管子说“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这话是极有道理的,化外野民不知礼节,皆是因为衣食不足,而孤将来到封国之后,自然要让百姓足衣足食。其实,如此才是顺应民心,只要使百姓有吃有穿,他们自然会知礼,在此之前,确实不能一味空谈……”

     空谈什么?

     是仁义,还是礼?

     朱伦圻在这个时候,不禁有些茫然了,原本对于就藩满怀期待的他,甚至有些迷惑,尽管他知道,自己将要面对很多问题,但是有些问题,是自己愿意面对的吗?

     “大王既然知道,不能一味空谈,其实,在下去与不去,并不重要,重要的大王,是否能够坚持本心!”

     就在这时,突如其来的话,让朱伦圻不由一愣,他的目光中略带着一丝疑惑。

     本心?

     什么是本心?百镀一下“大明铁骨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