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明铁骨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74章 冒进

作者:无语的命运所属:历史小说书名:大明铁骨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天山,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为漫长的山脉之一,东西走向的山脉绵延5000里,东起中国哈密星星峡戈壁,西至西域的克孜勒库姆沙漠,这座连绵起伏的山脉或许也是世界上最为干旱、最为荒凉的山脉,放眼望去尽是荒凉的大山,只有少数山地草甸、中山森林。

     干旱与荒凉千百年来,一直与之相伴,这似乎早就成了这里的象征。

     跃出山脊的太阳,将天山的轮廓清清晰地勾勒了出来,在清晨的朝阳中,山顶的冰雪映着阳光,就如一条闪着金光的巨龙一般,在云端起伏着,而在巨龙的下言,荒凉的大山静静地伏卧在大地之上,千百年来,一惯如此,似乎没有任何事物打破过大山的宁静。

     天地间所有的一切仿佛都是静悄悄的。在这里,时间仿佛静止了下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寂静无声的。

     突然一阵由远而近传来的马蹄声却打破了山谷间的静寂,在黎明的晨曦中,一队队的骑士飞似的在山谷间自然形成的道路上奔腾着,在土黄色的山谷中,这一抹红色分外的显眼且醒目。就像是一道火红的赤莲似的,从山谷中穿着,即便是相隔数里,也能清楚的看到这抹谷中的赤焰。

     顾不得身上被晨露沾湿的衣衫,杨成威仍然不时的督促着部下,来自遵义军民府的他,是当地土官的儿子,九年前进入陆师学校时,他曾以为自己是质子,但来到这里,才发现根本没有人监视他,准他入陆师学校,本身就是对土官的赏赐——只有勋贵子弟可以免试入学。而他们这些西南土官的儿子们。怎么能和大明的勋贵相提并论呢?想到当初离开家乡时,母亲哭哭啼啼的模样,就就觉得有些好笑。那个时候没有谁能够理解朝廷的这番举动,他们都认为朝廷是为了控制土官。谁又能想到,要是朝廷对于西南土官的恩赐。

     现在那些当年不愿意把儿子送来的人,恐怕连肠子都悔青了吧?有时候,好事上门的时候,人们难免会有各种各样的怀疑。

     两年的陆师学校毕业后,杨成威并没有回西南进入遵义镇守营,而是申请调入骑兵,从没有走出大山的他,第一次走出大山,就被平原的辽阔给征服了,他喜欢骑马,喜欢骑马在草原上奔驰。

     “我宁愿去黑河,也不想回西南。”

     对于一个自幼生长在大山里的土官长子来说,尽管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也许这一仗结束之后,他就会回到西南,回到遵义的大山里。在父亲去世后和祖先们一样,继续做土官。

     尽管他并不太情愿,但这也是他的责任。不仅仅是向祖先们一样在那里生活。更重要的是,作为大明的军人,他必须要朝廷安定一方。或许他不能安天下,但是至少可以让家乡安定下来,让百姓们过上好日子。

     多年来潜移默化的教育,已经开始影响着他的一些举动和想法。在陆师学堂接受的教育和多年在汉地的生活让他和他的父辈们有着截然不同的想法,而这些潜移默化的改变,正是朝廷所需要的。

     多年来在军中的生活,使得杨成威来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和汉人有什么区别,他和其他人一样,为这次西征而激动,他同样也有一种大仇将报的兴奋。

     经过一夜的急速行军,他们都已经感觉有些疲惫了,很快在一段山谷间的阔地处,杨成威下令属下停马休息,人和马都需要休息。

     在弟兄们给战马喂着水粮的时候,杨成威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和向导一同继续往前探路。向导是当地的土民,随着官军的进攻,曾经躲藏在深山中的当地土人走出了大山,不过人口却极为稀少,人数最多的一群人,男女老少不过只有几十口,不过即便是如此,也让他们得到了向导,尽管数量不多,但是当向导也够用了。而且这些人之所以能够在满清的屠刀中生存下来,正是因为他们对于当地道路环境的了解。所以有他们作为向导,倒是再合适不过。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向导,他们才能够在崇山峻岭中找到一些通往敌人后方的道路。就像眼下他们之所以会长途跋涉。来到这里就是在向导的建议下。想要穿插到敌人的后方,给与敌人致命的一击。

     “尊敬的将军,穿过前头的那个山谷,就是魔鬼的粮仓了。”

     马背上的拉什尔手指着远处若隐若现的一处山谷向杨成威说道。拉什尔的话音落下后,另一匹马上的通译,立即用清娇的话声将他的话翻译成了汉语。

     通译是个女人!

     阿依沙是柯尔克孜人,当年清军攻进这一地区时,成千上万的柯尔克孜人被杀死了,而只有十岁的她和许多年青的女孩一样被清军掠走,后来她们被辗转卖到了异国他乡,只不过与其它的女孩不同,她被赏给旗人作奴婢,也就是在主人那里,她学会了汉语,在明军进攻时,她逃离了主人,现在又成了通译,负责将向导的话翻译成汉话。

     如果不是因为有她们的存在。前线的部队根本没有办法和这些土人向导进行沟通。这也是这些女人出现在战场上的原因。

     当然,她们并不像普通的女子那么娇弱,他们同样可以骑马,可以在跟随部队一起行进,在更多的时候,内心的仇恨驱使着她们心甘情愿的为明军效命。驱使着她们忍受行军时长途跋涉的艰苦。

     对她点了点头。表示听懂了她的话之后。杨成威又往前方打量了一下。

     “哦,前头就是那个山谷?”

     举起了望远镜,杨成威盯着谷口问道。

     “是的,出了这个山口,山谷变得极为宽阔,而且这条河又从山谷中穿过,河谷两边有几十里的土地,这里土地肥沃,过去一直都是我们放牧、种田的地方,也正因为如此,那些辫子军才会夺走我们的土地,在那里种上许多从汉地带来的玉米。”

     拉什尔赶忙解释道。过去他就生活在那里,如果不是因为辫子军,他的儿子、女儿就不会饿死在大山里,父母也不会被杀死,甚至妹妹也被人掠走了,现在死活不知。

     如果不是因为他对这片大山极为了解,从小就在这片大山里放羊,或许他根本就无法活到现在。早就和亲人们一样,死在了那些人的屠刀之下。

     “这么一大片山谷,有十几万亩地的话,那守军肯定不少,咱们要是打过去,骑兵强攻工事肯定是不行的。”

     一旁的骑兵营参谋孙克眉头一皱反问道。不管有没有向导,从眼前的这一地区对于大明官军来说都是一处极其陌生的地域,甚至都没有详细的地图,这几年军正司,也就是绘制了部分主要通道的地图,像这样的地方,根本就没有来得急派人查探。

     况且,对于身旁这个一身腥臊味的家伙,孙克压根就生不出什么信任来。那怕是他们对清虏怀有深仇大恨,可是血海深仇敌不过现实利益,在清军中也有一些土人,这个人要是把大家带到歪路上,肯定是会出事的。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即便是使用这些向导也要有所保留。万一他们要是和满清勾结在一起呢?

     “回将军,辫子兵在这里最多只有几百人。小的之前曾到过这里,这里的辫子兵差不多都离开了,只留下一些人看守着庄稼,估计是寻思着等玉米熟了,再过来收取粮草。他们在山头的北面依势造了一座石头碉楼,正好守着山口,咱们从这里过去,肯定要从石碉里过去,不过咱们要是从这里翻过那边的那个山头,然后从一个隘口进入山谷,就能绕到他们背后去,估计辫子军肯定会认为没人会从这条道进入山谷。”

     拉什尔急急的解释道,甚至又说道。

     “这样一来,就可以直接绕到他们的背后,然后悄悄的靠近辫子军了。”

     “恩,你说得确实不错,绕到他们身后,那些建奴只盯着前方,对于没有威胁的后方看守肯定非常松懈,这也是我军出击的大好时机。”

     杨成威一扯缰绳,旨高气昂的说道。

     “走,等弟兄们休整好了,咱们打下这里,把这个片良田拿下来了,变敌人的粮仓为咱们的粮仓!十几万亩地,能出两千多万斤玉米,有了这些玉米,后方就能少运几千万斤粮食!”

     因为铁路只修到了阿拉山口,所以阿拉山往西,物资运输完全依赖马车,十万大军作战,单就是战马每天就需要大量的粮草,有了这几千万斤粮食,至少可以少运相同数量的粮食,况且对于军马来说,玉米本身就是上好的饲料。有了这些饲料,后期压力将会被大大的减轻。

     “可是杨都司……”

     身为参谋的孙克依旧不太放心的想要劝阻。

     却被杨成威直截了当的打断道:

     “克难的意思,我明白,这样,先派斥候打探一下,要是有埋伏,咱们自然不会去冒险的。”

     即便是渴望者获得军功,但是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他并没有因为那种渴望而变得忽视了行军打仗最起码的一些规则。

     说到这里,他便回头下令道。

     “赵队长,你领第六小队和向导一同进入前方的山谷先行打探一下。”

     “是!”

     接下命令的小队长一挥手便亲自带着自己的一小队骑兵随着向导小心翼翼地的向着一处山坡走去,他们需要翻过那座山,然后再进入另一个山谷,在天山,像这样的山谷有很多,有许多看似天险的隘口,都可以通过一些不便通行的山谷通过,或许那些山谷地势极为复杂,但是在行军打仗中,总能出其不意,不过等到那一小队骑兵翻过山领后便没有了动静。

     在等待的时候,孙克不时的拿起望远镜看着远方,想要看到些第六小队的人,可山顶上却没有任何动静。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本就对此事并不放心的他忍不住再一次向杨成威说道。

     “都司我看这件事,还是先缓一缓吧,如果非要想拿下这里,就和镇指挥使报告一下,抽些炮队过来,然后用炮队轰下石堡。”

     尽管作为参谋的孙克,在一定程度上相当于的“监军”,不过营都司仍然拥有决策权,对于孙克的建议,杨成威笑道。

     “哎呀,这怎么行!指不定等咱们一上报,那边步队的兄弟就过来摘挑子了,这里到处都是大山,咱们骑队也就是当个游骑,负责一下外围的警戒,再要不然就押运个物资,哪里还轮得着咱们去攻敌,等到仗打完了,指不定弟兄们什么功劳都没捞到,到最后论功行赏的时候,弟兄们没有军功,就是分勋田也比别人分的少出好几成去,我得为弟兄们的将来考虑!”

     杨成威甚至特意放大嗓门,说给弟兄们,果然那些弟兄们听着无不是纷纷点着头,确实,自从西征以来,尽管建奴坚守,但是在大多数时候,凭着大炮轰、步队攻,一路上是攻无不克,根本轮不着骑队发威,根本就是在一旁看戏,没有军功,勋田也会少很多,这个道理他们当然懂,也乐意现在跟着都司去挣军功。

     当然,杨成威也有他自己的私心,他希望能得到一份属于他的军功,将来即便是回到西南老家,在寨子里也能显摆一下,甚至这份军功,可以让他提高自己在诸多土司中的地位。为什么石柱、酉阳两地土司地位尊崇,正是因为他们曾为大明立下汗马功劳,石柱土司马万年是秦良玉的孙子,世袭的忠贞侯。

     但是,他们有的都不是兴乾朝的军功,不是兴乾朝破虏的军功。所以,杨成威才会渴望通过这次进攻,获得属于自己的军功。从而光宗耀祖,让所有人看到杨家的时候,都会流露出羡慕的眼神。

     眼见都司仍然固执己见的坚持他的决定,孙克不由在心中长叹了口气。就在他想要再次开口劝阻时,先前进入山谷的第六小队的人总算是发出了安全的旗号。

     见此情形,一心想要取得功勋的杨成威自然不会再去理会孙克苦口婆心的劝说。他当即牵着马,朝着山坡上走去,同时下令道。

     “全体前进!”

     见主官身先士卒的冲在前方,他身后的八百骑兵自然跟了上去。因为翻山越岭所以不能骑着马,大家只能牵着马,牵着马翻过几座山头后,疲惫不堪的战士们就看到了一个狭窄的山谷,相比于这个宽阔的山谷,那个山谷很窄,甚至最窄的地方,只能容一骑通过。

     从半山腰看着大队人马进入这个窄谷,孙克的神情越来越严肃,他警惕的抬头看着前方,这样的山谷,或许可以让大军通过,可同样更有利于敌人在这里设伏啊!尽管内心焦虑,但是他最终还是跟着弟兄们进入了这个狭窄的山谷之中。

     这个山谷两边尽是近乎于垂直的山壁,越往里去,就越来越狭窄,可许,这就是书中提到的犹如羊肠一般的山道,对于来自西南的杨成威来说,对于这样的道路他并不觉得的陌生,当然,他也知道,这样的山路充满了着危险,所以他特意命令部队加大距离。

     小心点,总没有大错。

     人与人之间,都保持着三四个马身的距离,在通过窄谷时,战士们忍不住抬头看着周围的悬崖峭壁,昏暗的山谷让这里的一切都变得极为有些怪异,幽深的山谷中似乎贮藏着什么危险。

     如果清军在这里设伏的话,那可真就惨了!

     尽管内心紧张,但是最终,孙克担忧的情况却并没有发生,骑兵们顺畅地便通过了这道看似危机四伏的山谷,进入了一片宽阔的谷地,再往前方看去,他们甚至看到前方里许地外的连绵不断的玉米田,一处绿色在周围的荒凉之中极为醒目。

     “你看,怎么样,咱们还是顺顺当当的过来了。”

     就在孙克刚想舒口气,在杨成威想要笑话他的谨慎时,突然他们的身后传来了一串剧烈的爆炸声,伴着爆炸声,一股呛人的烟雾从他们刚刚通过的山谷喷吐出来。

     “敌袭!”

     身后的爆炸声,让刚松下口气的孙克立即反应过来,就在他喊出这两个字的时候,伴随着一阵阵连绵不断的爆炸,有如雨点似的碎石就从半山腰的烟雾中飞出来,然后砸落到了他们的头上,那些碎石小的有拳头大,大的像西瓜一般,成千上万的石头砸来的时候,战士们不是被砸死就是被砸伤,他们转身想撤,但身后的山谷却已经被爆炸给堵上了。

     被偷袭打的大乱阵脚的骑兵们,在石雨下如同无头的苍蝇一般乱窜,战士们喊叫声与战马的嘶鸣声在山谷中回荡着……

     看着被砸碎脑袋的战友,看到退路已断,杨成威立即抽刀指向前方。

     “弟兄们,随我冲,向前……”百镀一下“大明铁骨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