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女生小说 > 囚爱,夜夜贪欢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788章 你说谁不要脸

作者:石宜金所属:女生小说书名:囚爱,夜夜贪欢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那女孩一愣,脸上很是尴尬。她保持着那个半歪着身子,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求救的看向霍金斯,可怜兮兮的求救:“霍金斯少爷——”

     霍金斯吃吃的笑着,对夜景阑说:“夜,你这是怎么回事?对女孩子怎么能这么粗鲁?”

     “我一向都这样,”夜景阑挑着眉,对霍金斯的方向扬了扬下巴:“去他那,他对女人一向来者不拒。”

     “这话是怎么说的?我也是很挑剔的好不好?不过呢,”霍金斯一副情场浪子的模样,对那个女孩子招了招手:“对美女我都是很绅士的……”

     那女孩子急忙也起身做了过去,这下,霍金斯一手楼一个,看上去惬意极了。

     夜景阑摇摇头,自顾自的灌了一杯酒,对霍金斯说:“我去下洗手间。”

     “去吧。”霍金斯那里还顾得上夜景阑,低头与怀里的两个美女调情。

     不知道他怀里的美女说了句什么,霍金斯放声大笑起来,笑声里充满了放浪形骸。

     但是刚刚起身的夜景阑却关切的扫了他一眼,他分明听出了霍金斯的笑声里隐着多少不快。

     他又要借着流连花丛来疗伤了吧。夜景阑没有多管,每个人有每个人心底的伤,每个人有每个人疗伤的方式。

     他大踏步的走向了洗手间。

     夜景阑刚一推开洗手间的门,就见里面有个男人在对着洗脸盆剧烈的呕吐,他皱了皱眉,径自走到便池。

     他便完,拉好拉链,转身去洗手,正好那个男人似乎也吐完,抬起头,两个人一对眼,都愣住了。

     “白墨卿?”

     “夜景阑?”

     白墨卿因为呕吐,整张脸都是一片惨白色,他性子高洁,一向不喜欢污秽,此刻却因为喝多了,连唇上沾染了秽物都不知道。

     不过,虽然他看上去有些狼狈,却依旧掩不住几乎完美的俊颜。

     “看来我真是喝多了,竟看错了人。”白墨卿微微的笑了笑,眉眼间透着疏离:“夜景阑怎么会来这里?”

     “那你呢?”其实,夜景阑自己也有些头晕,他一向对白墨卿有种本能的排斥,此刻竟鬼使神差的,对白墨卿多说了几句:“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白墨卿伸出指了指自己,唇角勾出一个凄绝的笑:“我自然是借酒消愁了!”

     “你知道吗?夜景阑,”白墨卿以为现在在自己眼前的人,并不是夜景阑,只是自己的幻觉,便打开了话匣子:“你是我这辈子最羡慕的人。”

     他感觉自己有些眼花,晃了晃脑袋,笑着问:“你猜我羡慕你什么?”

     夜景阑自信的笑笑:“羡慕我的人多了,我不在乎你们羡慕我什么。”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他觉得今晚似乎没那么讨厌白墨卿了,似乎能与白墨卿就这么平静的对话了。

     “不不不!我和他们不一样,你有的,我都有!只有一样!只有一样我比不过你!”白墨卿骨节分明的手按住了自己的太阳穴:“我羡慕你可以拥有她的心!而我,我怎么都得不到!”

     他似乎说的很心痛,锤着自己的胸膛。

     夜景阑皱了皱眉:“你是说伊莲娜?”

     他不确定,因为,很明显他并没有得到伊莲娜的心。但是他又实在想不出还有别的女人会同时跟白墨卿和他都有交集。

     “伊莲娜?”白墨卿愣了愣,忽然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其实你跟我一样!都是可怜人!”

     被他这么不清不楚的一说,夜景阑的眉头紧锁:“什么意思?”

     白墨卿还要再说什么,门忽然推开了,一个长相很有少年感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表哥?你没事吧?”

     夜景阑眯了眯眼,这个年轻男人,他看着很是面熟。

     “没事。”白墨卿温润的笑着,但脚下却明显不稳,沐流云急忙搀扶着了他。

     沐流云搀着白墨卿正要往外走,看见旁边的夜景阑,皱了皱眉头:“怎么你也在这儿?”

     他的语气并不礼貌。

     夜景阑此刻也认出了这人是白老爷子的外孙,他刚要说话,就听被沐流云搀着的白墨卿忽然低低的叫着:“七七、七七——”

     沐流云急忙捂住沐流云的嘴巴,他斜了夜景阑一眼,目光中有警惕有排斥,迅速的搀着白墨卿走了出去。

     夜景阑静静的看着他俩的背影。

     沐流云刚才那一眼中流露出的情绪他觉察到了,他虽不懂沐流云为什么对他会这么有敌意,但他现在并不是很关心这个,他关心的是,刚才白墨卿嘴里叫的名字。

     按照白墨卿刚才话里的意思,他应该也喜欢伊莲娜,但是他刚才叫的却是另一个女人的名字,这是怎么回事?

     不对,他自己怎么知道白墨卿叫的是一个女人的名字?也许那个‘七七’是个男人呢?或者是一只猫一只狗?

     为什么越想,他会越觉得这个名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夜景阑按了按太阳穴,那里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与此同时,伏在霍金斯怀里的柔媚女孩正在喂霍金斯喝酒,看霍金斯笑得肆意,她忽然开口问:“霍金斯少爷,您还记得我吗?”

     霍金斯早就醉了,他睁着迷离而魅惑的醉眼,执着那女孩子的下巴:“怎么?我们见过?”

     “见过的啊,”那女孩子声音柔媚的要滴出水来,她使出浑身的解数缠在霍金斯的身上:“我叫安琪啊,您还记得吗?”

     “安琪?哪个安琪?”霍金斯忽然吃吃地笑着,他伏在另一个女孩子的耳边说:“跟我一起上过床的安琪有好多个呢?她是哪一个?哈哈……你猜她是不是很怀念我的功夫,想要……”

     “哎呀,霍金斯少爷,您好坏!”两个女孩子的脸都红红的,嘴里说着坏,身体却不约而同的将霍金斯贴的紧紧的,恨不得在这个酒吧里就能与霍金斯来个3P。

     那声音柔媚的女孩子提醒:“霍金斯少爷,你忘了,当初在游艇上您还给我治疗过肚子疼呢!”

     霍金斯仍没想起来。

     那女孩继续提醒:“就是个不要脸的夏如雪死缠着你的时候,我还——”

     霍金斯的醉眼中闪过一抹寒意,他沉下脸,问:“你说,谁不要脸?”百镀一下“囚爱,夜夜贪欢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