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前妻要改嫁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67章 丽奥归案,童依梦死在了医院

作者:林希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前妻要改嫁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知道自己算是跑不掉了,丽奥也没走,眼看着唐皓南将童依梦手上的针头拔掉,在月光下勾勒出一个惨白的笑容,阴森森的无比可怖。

     “带走!”贺山一声大喝,门外冲进来好几个男人,双手一架,就将丽奥提走了。

     找来值班的医生,确定了童依梦没有什么问题之后,唐皓南和贺山告别,先回家陪夏一冉了,从他离开的时候,冉冉就不是特别的安心。

     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在**上躺着等着自己而没有睡觉。

     果然如同唐皓南所想的那样,当他推开房门的时候,夏一冉还蜷缩在沙发没有睡,电视机打开着,因为时间段的问题,里面播放的全部都是一些广告。

     “怎么还没有睡?”声音轻柔,生怕自己大声说话就这样吓到了夏一冉。夏一冉轻轻抬头,看到唐皓南的那一刻直接飞奔过去,紧紧的将唐皓南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丽奥已经被缉拿归案了,你明天有时间的话要不要去看一看。”想要和夏一冉一起分享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唐皓南第一时间将情况告诉了下夏一冉。

     “你刚刚是去抓捕丽奥了?”猛的一愣,然后夏一冉紧张的像是疯了一样,将唐皓南的身子转着圈圈的翻过来调过去的看,上下摸索了一遍,直到确认没有伤痕的时候,才算是罢休。

     “没事啊,我们是猜到童依梦和朗姆应该是有点关系,所以夜夜蹲守,等着朗姆出现,却没有想到,出现的人不是朗姆,而是童依梦,不过不管是出现的人是谁,都算是解决一个心头大患了。”

     略显轻松的说完,这些天心力交瘁的唐皓南也感觉到了疲惫,所以带着夏一冉去休息。

     因为解决了一件心头上的隐患,所以唐皓南睡起觉来也显得无比的香甜。

     却不知道,当他正在睡梦中的时候,崇川市第一人民医院,发生了一件大事。

     童依梦的眼睛睁开了,有些木纳的望着天花板,好像在想着什么事情一样。

     病房的门被吱嘎一声打开,童依梦缓缓转头,在看到站在门口的蒙面男人的那一刻,瞳孔骤然扩散。

     “你…你…”男人带着口罩,巨大的风衣领子遮住了半边的脸颊,头上还带着一个礼帽,在月光下投下长长的暗影,根本就看不清脸颊,但是童依梦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男人。慌张的从**上爬起来就想要往一旁逃跑,却被男人一只手狠狠的拉住。

     “你以为这样你就能逃过一劫了?你应该知道,等我亲自动手的时候,一切就没有那么简单了!”男人的语调就像是地狱里面吹出来的冷风,让人感觉阴凉刺骨。

     “放开我!你放开我!你这个魔鬼!”童依梦大哭,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从眼角掉下来,却丝毫得不到男人一丝一毫的怜悯。但是,他还是送开了自己的手。

     “你活了这么多年,已经是赚到了,此时看到我,难道不想坐下来和我说点话吗?”男人语气清冷的问,童依梦果然放弃了挣扎,从**上转身,坐在男人的面前,只是头颅一直低着,月光暗沉,一样看不清她的脸颊。

     “我是应该感谢你吗?让我这样苟延残喘的活着。”没有人知道这个男人又多么的狠心,当初她一念执着接近他,爱他,原本以为能够感化他,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才发现自己就是一个白痴,明明知道一个铁块是永远温暖不了的啊。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还是心有杂念!

     “我从不在乎别人会不会爱我,也不在乎别人会不会恨我,我只在乎我能不能得到我想要的一切。”男人勾起嘴角,拉开**旁的一个椅子坐下来,那语气,和最开始截然不同,就好像是真的坐下来和这个女人谈天说地一样。

     “所以呢?你想要的是什么?是坐拥商业帝国,打下一片江山,最后却孤独终老。”童依梦说完,自己先讽刺的笑了起来,眼底却满满的都是泪光。

     “是的,我只想要成功。”冷冷的说完这一句话,他靠在椅子上点燃了一颗烟。

     童依梦也低头沉默了很久,然后抬头,将眼前的男人看着。

     “我的孩子呢?”

     “不知道?”

     童依梦的眼底更是无法冷静,犯起汹涌的波涛,她将眼前的男人看着。“你把我的孩子弄到哪里去了?”

     “我不知道,我只是随手扔给了一个部下,让他带走了而已。”男人冷冷说着,根本就不看童依梦眼底已经崩溃的情绪。

     “朗姆,我恨你!”没有歇斯底里的嘶吼,甚至是没有恶狠狠的眼神,童依梦好像是说给自己听一样,她慢慢的说完这句话,就躺在了**上,闭上了眼睛,原本就是一个冷心的人。她怎么还能奢侈的奢求去温暖他?

     “你没有什么还想说的了吗?”男人站起身子,最后问了一句。

     “动手吧,你不是就想让我死吗?孩子已经没了,你觉得我还有什么留恋吗?”闭上眼睛,一行清泪不受控制的从眼角滑落下来。

     然后男人行动了,他将手中的注射器,再一次扎进了童依梦的针管里,将里面的药,缓缓的推进女人的注射器里面。

     当他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再一次回头看了一眼**上的女人,她的脸已经不是自己最初认识她时的模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开始心有感触了呢。

     朗姆轻轻的勾起嘴角,也不知道是在笑自己此时此刻有了妇人之仁,还是在笑这个女人这些年的痴傻。

     “其实,我爱过你,但是,爱这个字对我来说,或许并没有那么重要。”

     “你走吧。”她闭着眼睛,不知道自己还能有多少说话的时间,但是即便是最后的时间,她也不想让这个男人留在自己的身边。

     这么多年,除了恨留给了自己,还有什么温暖可言?

     听到门咚的一声合上,女人缓缓地张开了眼睛,积蓄在眼底的泪水,因为没有了眼皮的阻挡,而簌簌的流淌下来。

     要看着那注射器里面的药液一滴一滴的就进她的身体里面,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脑袋里面有些浑浑噩噩的,就和她这段时间过的生活一样,时而混沌,时而清醒,然而都迷迷糊糊的时间比清醒的时间长,以至于代人受苦的这段时间,感觉起来也并没有多么辛苦,就好像是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一样。

     有时候清醒的时候也会去想,为什么那一年命运多舛,她偏偏就遇见了这个男人,原本以为他是自己的神,能够救自己于水深火热,却不想在言听计从之下,反倒**进去了万丈深渊。

     罢了罢了,下辈子不要遇见他就好了。

     唐皓南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枕头旁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匆匆忙忙的接起来,电话那端救传来了贺山有些急切的声音。

     “你快过来一趟,童依梦死在医院了。”唐皓南挂掉电话之后抬头,才发现因为自己实在是太疲惫,竟然抱着夏一冉睡到了日上三竿。猛的从**上跳下来,直接向医院里面重,就连夏一冉睁开眼睛之后问他要去哪里的声音,都被他砰的一声关在了门内。

     唐皓南赶到医院的时候,贺山等人已经开始在病**边上分析案情,没有人动童依梦的身体,在保留现场。

     “怎么回事,回去的时候不还是好好的。”**上的人已经凉了,看来死的时间已经很长了。“是我们太疏忽大意了。”贺山的声音凉凉的,难得的因为一条人命而变的严肃可起来,将童依梦输液的针管转过来,贺山将输液器上面的针孔拿给唐皓南看。

     “和丽奥的行为一样,都是在里面加了安乐死。”

     “她身上一定有什么秘密,所以他们才不也一切手段的想让她死。”这样说着,贺山拧起了眉头,然后许城和一个小警员一样的男人一起走进来,小警员的手中拿着一个口袋,里面装了几张白纸。

     “听老大的话,我去把童依梦之前在监狱里面住过的牢房搜查了一遍,找到了这个东西。”将小警员手中的口袋接过来,贺山翻过来看了一眼,竟然都是童依梦在狱中的日记。

     “这是我第一次清醒,才明白过来我已经代替别人受苦受难的事实,我这辈子犯的最大的一个错误,就是爱上你,你根本就是一个无情的人。”能够看出来,每一篇日记的结尾处,字迹都显得无比的潦草,似乎是童依梦强忍着巨大的痛苦才坚持着写下来的。

     薄薄的日记证明了童依梦清醒的时间并不多。

     “她不是真正的童依梦。”贺山看过以后,将那个口袋塞到唐皓南的手中,然后转头看向身后的法医们。

     “准备一下吧,一会准备解刨。”

     【招募作者】作者正成为香馍馍,年入百万,身价千万的作者已不再是新闻。如果您对写作感兴趣,请加入书殿写作群(qq群号:),实现写作梦想!更有不菲收入!百镀一下“前妻要改嫁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