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九百一十章 洛神渊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都市生活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洛神渊!

     叶辰喃喃一声,记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个梦境。

     那是在三宗大比时,梦到了一个和蔼的老人,嘱托他去洛神渊上一炷香。

     下意识的,叶辰动用仙轮眼,拨开了结界禁制,一步走了进去,驻足在那石碑前。

     “洛神渊竟真的存在。”叶辰怔怔的看着石碑,再次轻喃。

     “那梦境.....。”叶辰心神有些恍惚,已分不清梦境是真实还是虚幻。

     良久之后,他才挪动了脚步,走进了山谷。

     一路上,他都在左右环看。

     这山谷甚是平静,到处都栽满了桃花树,漫天都有桃花散漫飘飞。

     这像是一个凡人间村落,开垦有稻田,有溪流潺潺,有碎石铺成的乡间小道,花树掩映深处,还有几排竹屋坐落,竹屋前,还斜躺着几把耕种所需的锄头。

     叶辰心神又恍惚了,这不正是他所向往的世界吗?远离尘世喧嚣,远离世道纷纷扰扰,开垦三五亩稻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爱人陪伴,共看晚霞。

     悄然间,叶辰推开了竹门。

     竹屋中摆设简朴,桌椅茶碗都是那么的平凡,没有半点灵的气息。

     叶辰看到了一个灵位牌,其上缠绕着蜘蛛网,有岁月留下的灰尘,布满了沧桑之气。

     爱妻焱妃!

     透过蜘蛛网缝隙,叶辰看到了灵位牌上四个平凡的古字。

     焱...焱妃!

     叶辰张了张嘴,整个人都怔在了那里。

     焱妃,辰皇之妻,亦是三宗始祖之一,他未见过焱妃真人,但却见过其石像。

     “这里是辰皇和焱妃曾经的家。”瞬间,叶辰真正明白此处为何地。

     “那梦境的老人就是.....。”叶辰眸中闪过了明悟之光,那梦境中老人,就是辰皇。

     “始祖还活着,不然怎会入我梦境。”叶辰思绪有些混乱,自己都为自己的猜测而心头一跳,那可是辰皇,大楚的皇者啊!

     “不对。”很快,叶辰轻轻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他清楚的记得,那日他进阶准天境之时,魔王和鬼王他们差点进阶到了天境,若辰皇还活着,他们便不可能引来那天境的雷劫。

     他想不通了,既然辰皇已死,那梦境从何而来。

     难不成是残存的灵魂烙印?

     叶辰思来想去,感觉这个猜测最靠谱,因为对尘缘还有眷顾,才不经意间堕入了我的梦境。

     蓦然间,他拂手取出了三株檀香,捏指点燃,微微上前,插在了香炉之中。

     “晚辈叶辰,在此叩见两位先辈。”叶辰跪在了,天庭圣主三叩首,毕恭毕敬,此乃对先辈的尊敬。

     不知何时,他才退出了出去,未曾打扫布满灰尘和蛛网的竹屋,这是两位先辈曾经的家,他们已然故去很久,这里的一切,应该在岁月中定格。

     叶辰坐在石阶上,静静的看着这片恬适宁静的世界。

     依稀间,他还能看到挥动锄头的辰皇,也似若能看到坐在织架前织布的焱妃。

     那时,他不是功盖天下的辰皇,她亦不是名震八荒的焱妃,他们只是一对平凡的夫妻,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不被世间纷纷扰扰所牵绊。

     叶辰看的入神了,强如辰皇和焱妃,也向往平凡,希望做一对平凡的夫妻。

     然,天下纷争,他们肩负着该有的责任,所谓平凡,只是一种奢望。

     不由得,叶辰心中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悲意。

     玄辰是皇,胸怀的是天下,在他披上战甲的那一刻,便注定他一世为苍生所活,待脱下战甲,焱妃已逝,他打了天下,却是负了爱人。

     “天下苍生,与你何干。”叶辰开口了,却是声音沙哑,说的有些心酸。

     他笑了,笑的有些自嘲,口口声声在为焱妃鸣不平,但他又何尝不如辰皇,为了天下平定,为了那可悲的世道,扑上了那冰冷战甲。

     清风拂来,虽然温暖,却是让他不由得蜷缩了一下身体,平静的睡去了。

     清风依旧吹拂,凌乱了他花白的头发,发的缝隙间,依稀可见那张脸庞,刻着疲惫,那嘴边的胡茬,一根根都留着岁月的痕迹。

     我不怪他!

     宁静的洛神渊谷,不知何时,响起了这样一道缥缈的声音。

     那一道女子的声音,婉约而柔和,不带尘世污浊,无比的纯净。

     猛地,叶辰睁开了双眼,才见不远处的织架前,坐着一个素衣女子,她白发披肩,拨动着蚕丝,不紧不慢,时而也会抬手挽一下垂落的秀发。

     叶辰愣了一下,一秒之后,这才慌忙起身,拱手行礼,“晚辈叶辰,见过前辈。”

     “人生,就如这蚕丝,一丝一缕都是痕迹,织出的是岁月,留下的是沧桑。”焱妃轻语,依旧背对着叶辰,留下了一副亘古不变的画面。

     “是玄辰始祖让我来上香。”叶辰看了一眼焱妃,“他,还牵挂你。”

     “是我为他披上了战甲,将他推给了苍生。”古老的事,在焱妃口中,是那么的平淡,悠悠岁月,沧海桑田,记忆还如红尘那般,在缓缓轮回。

     “前辈后悔吗?”叶辰静静看着焱妃。

     “不求一生一世,但求走过,如此便好。”焱妃轻笑,取下了织好的布料,取出了纤细的银针,取下了一缕银丝,一针一线,好似在做衣服。

     见状,叶辰张口,但话到嘴边,终是未曾说出,只是驻足竹屋前,静静看着焱妃。

     不知何时,焱妃他眼中变得模糊了,虽在眼前,却恍若梦一般遥不可及。

     清风拂过,叶辰身体颤动了一下,缓缓睁开了双眼,迷茫的看了一眼四周。

     下一秒,他猛地跳了起来,豁然看向了一方,才见那织架前空空如也,其上还布满了蜘蛛网,并没有所谓的焱妃在那织布。

     又是梦?

     叶辰喃喃一声。

     然,他突感手中软绵绵的,下意识低头,才发现那是一件衣衫,并不是光鲜亮丽,乃是一件素衣,一针一线都显得那么的平凡。

     “这.....。”叶辰怔在了那里,心神有些恍惚,这是梦境中焱妃所织。

     “圣主,焱妃还活着?”天玄门大殿中,幻天水幕前的伏崖,愕然的看向了一侧的东凰太心。

     “早已故去。”东凰太心轻语一笑。

     “那那件衣服....。”

     “大楚,真是让我意外,竟然还有人悟出那种通天秘术。”东凰太心未曾回答伏崖的问题,但她的话语,却是飘渺无比,充满了无尽的深意。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