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历史小说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卖房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历史小说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翌日,和煦的阳光洒满了整个幽都。

     整个大地,也随着阳光倾洒恢复了生气,幽都又开始人影促动,摆摊的摆摊、撩妹的撩妹、做任务的做任务、赌钱的赌钱,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石碑中,叶辰已然盘膝坐了一夜。

     云团上,他宝相*,如老曾禅坐,通体金光闪烁,金色的血气磅礴如海。

     依稀间,还能看到一只庞大的凤凰和一头龙影环绕叶辰的身体,凤凰是七彩的,龙影是金色的,那是叶辰吞了七彩凤凰和霸王龙血缘故。

     不远处,鹰看着叶辰,鹰眸不断闪烁着神光,如今的叶辰,真是太不凡了。

     啵!

     很快,冥冥中似有什么东西破裂了一般,让一直观看的鹰眸光顿时一亮。

     叶辰突破了,灵盖有光弘升,修为从境一重,进阶到了境第二重,直至境二重巅峰才停滞了下来。

     或许,这是叶辰进阶最慢的一次。

     百年前,他便是境一重,突破到了境第二重竟然用了一百年的时间,这很正确的印证了一件事,修为攀升到他这种等级,想要再进阶,便是一步一登。

     再者,他的底蕴太深厚了,根基太牢固,这也是他进阶缓慢的一个原因。

     自然,另一个不可忽略的原因自然是空间黑洞。

     百年黑暗,叶辰走的太过艰难,耗尽了最后一块灵石,为了支撑下来,燃烧的是圣血,常年得不到给养,在加上反噬和暗伤,也是阻止要进阶的一个原因。

     如今,吞了七彩凤凰血,不仅抚灭了暗伤,也让他突破了境界,比巅峰状态更巅峰,这不得不乃是一个造化,他的底蕴更加雄浑。

     呼!

     不知何时,叶辰才长长吐出了一口浑浊之气,而后缓缓睁开了是双眸,两道恍若实质的神芒自眸中射出,似是一下洞穿了虚无。

     见状,鹰当即展翅,落在了叶辰的肩膀上,雀跃的发出了一阵阵鹰的嘶鸣。

     真是造化!

     叶辰微微一笑,看向了满地的碎石屑,便是那石头中封着的七彩凤凰血给了他一场大的造化,对于那石头的来历,他更加感兴趣。

     蓦然间,叶辰心中打定了注意,那就是在去寻那个摊位主,无论付出任何代价,也要问出那石头的来源,他笃定那石头与十万大山脱不了干系。

     去捞钱!

     收了思绪,叶辰翻身起来,狠狠的舒展着身体,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永不枯竭的神力。

     待到走出石碑,叶辰已变成了另一幅模样,乃是一个脸有刀疤的大汉,他这样的乔装打扮,自然要去穆家赌坊捞钱,而且还准备干一票大的。

     叶辰走了,但却是在石碑之上挂了一个木牌子,木牌子之上还刻着两个大字:卖房。

     叶辰的确要卖房,卖房的钱加上他手中的源石,足可以在幽都第二重买一处房产,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能踏上幽都第三重去寻找转世之人。

     虽然他自认能在几日后炼丹师选拔中大放异彩,届时朱家或许会给他一些一般人不曾具备的特权,可是事无绝对,万一他落选呢?所以,一向谨慎的他,还是决定做两手准备,先在二重搞一处房产。

     话间,叶辰已经来到了幽都二重。

     这一次,叶辰走的很是缓慢,目光不断在两侧的摊位扫来扫去,希望还可以寻到宝贝,在昨日那个摊位前,他还驻足了好一会儿。

     不过,这一次叶辰并没有那么好运,摊位上的宝贝自然是不少的,但却没有一眼能与凤凰血相比肩。

     一路观看,叶辰远远便看到了穆家的赌坊。

     开整!

     叶辰狠狠扭动了一下脖子,摩拳擦掌的准备大干一场,昨日的亏可不能白吃,堂堂庭圣主,堂堂大楚第十皇,竟然被扔出来,真是反你们。

     大清早,穆家赌坊生意还是不错的,进进出出的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少,多是怀揣着源石跑来碰运气的,也有输了一夜变成穷光蛋的人,口中骂骂咧咧的没完。

     嗯?

     前脚刚要踏入赌坊的叶辰,突感头顶有一片神光洒下,落在了他的身上。

     叶辰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赌坊上方,悬浮着一块巴掌大的神镜。

     嗡!嗡!

     神镜嗡鸣声不断,流溢着璀璨神光,交织着玄奥的道蕴,好似能照出世间一切虚妄,那是一尊不凡的法宝,看的叶辰都心有惊异。

     昨日可没见有这神镜!

     叶辰摸了摸下巴声喃语,最后看了一眼神镜,便抬脚走了赌坊。

     迎面,叶辰便看到一人,仔细一瞅,可不就是昨日拽走他的那个紫衣老者吗?

     看到紫衣老者,叶辰顿感手痒痒,昨日就是那老头儿给他扔出去的。

     不过,心里虽然不爽,但叶辰依旧没有表露出来,依旧摇头晃脑的迈动着脚步,不忍则乱大谋,他是来捞钱的,可不是来打架的。

     如今的他,可是乔装打扮来的,而且用的还是太虚遮魂的秘术,为的就是不被认出来,而且他也自认那紫衣老者是认不出他的。

     “友,又来了?”正走间,那紫衣老者笑吟吟的挡在了叶辰身前。

     “什么又,老子第一次来。”叶辰眉毛一挑,“咋滴,不欢迎?”

     “老实,不怎么欢迎。”紫衣老者捋了捋胡须。

     “开门做生意,还有往外撵饶道理?”叶辰声音粗犷,与他彪形大汉的装扮很是相称,满脸的凶神恶煞,真就如一个刀头舔血的强盗,演的是入木三分。

     “我家主人了,但凡在赌坊见到你,一律...扔出去。”

     “欺人太甚,你晓不晓得我是谁,我.......。”

     “老夫当然晓得你是谁。”叶辰话没完,便被紫衣老者打断了,紫衣老者便轻拂了衣袖,叶辰彪形大汉的装扮顿时恢复了本来的面目。

     “我......。”叶辰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噎过去这他娘的整的太措手不及了,感情紫衣老者早就认出他了,而他还在那兢兢业业演大戏,现在看来,这事儿从头到尾他就像是一个丑一般。

     “友大清早便来捧场,真是有心了,老朽该有所表示才是。”见叶辰表情精彩,紫衣老者笑容更胜,笑着笑着就很自觉的扬起了巴掌,一个大摔碑手对着叶辰那张懵逼的脸就呼了过去。

     啪!

     随着一记响亮的把掌声,上一刻还在赌坊的叶辰,下一刻就飞了出去。

     哇!

     看着叶辰飞出去,整个赌坊都集体定了一秒,但也仅仅是一秒,相比叶辰飞出去的姿势,他们更关心的是骰子的点数和大。

     哇!

     赌坊外,叶辰已经爬了起来,脚下软软的,脑袋嗡文,俩眼来回闪动的都是金星儿。

     咯咯咯!

     穆家赌坊第三层雅间,穆婉清看着被扔到大街上的叶辰,忍不住捧腹大笑了,就在昨夜,叶辰也是这么被扔出去的,姿势不要太帅。

     “圣女,这饶确很不简单。”紫衣老者进来了,捋着胡须沉吟了一声,“且不别的,就他的易容神通,的确玄奥的很,若非神机镜提前有所征兆,饶是我的眼力,也很难看出破绽。”

     “我当然知道他不简单。”穆婉清收回了目光,自储物袋中拎出了酒葫芦。

     “我以为,这样的人还是结交方为上策,总不能一直把神机镜挂在赌坊门口。”

     “等等再。”穆婉清灌了一口子酒水,“他来历太过神秘了,保不齐就是枯岳或是玄羽那几个皇兄派来的人,穆家影卫正在查,再没有确定他身份之前,我不可能将他招到穆家的麾下。”

     “原来如此。”紫衣老者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脑门,“还是圣女想的周到。”

     “特殊时期,特殊对待。”穆婉清深吸了一口气,“若他真是来路清白,我会亲自向他赔罪,我总要为玄羽培养几个信得过的亲信。”

     “到九皇子,他如今的处境,的确不容乐观。”紫衣老者一声叹息,“听他的修为再次跌落,还有朱雀家,正一步步收回他的权力,或者,除了九皇子这个名号,他已经基本不剩什么了,再加上朱雀家其他几位皇子的打压,他很难再有翻身之力。”

     “我相信,终有一日,他能寻回昔日的辉煌。”穆婉清水汪汪的醉眼,闪烁着坚定的眸光。

     “圣女,还望听老朽一言。”紫衣老者对着穆婉清拱手一礼,硬着头皮道,“为了一个没落的若玄羽,穆家已经面临了巨大的压力,莫是其他几位皇子,就连枯岳真人那个七阶炼丹师就不是我们所能承受的。”

     “别跟我提枯岳。”穆婉清猛地将酒葫芦摔得粉碎,美眸中射出冰冷的寒芒,“玄羽会落得如今这个下场,皆是拜他所赐,仅仅因玄羽伤了他一个徒儿便下此毒手,他枉为一代前辈。”

     “老朽还是那句话,朱雀家的事,圣女莫要再参与为好。”

     “不必再,安心寻找圣血。”穆婉清当即摆手,转身走了出去。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