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赎身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都市生活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嗯?”南冥玉漱一句话,让刚准备离开的人,皆集体转过了身。

     “什...什么情况。”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目光无一例外全都聚到了叶辰身上,很显然,花魁口中所谓的道友,就是这货。

     “不见三大圣地神子、不见诸多大圣,竟要见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准圣。”太多人脑子都转不过弯儿了,不知花魁在想啥。

     “混蛋。”三大神子脸色狰狞了一分,咬牙启齿的直欲要杀人,花魁回绝他们,已然让他们颜面尽失,这下却要见一准圣级,更是赤.裸裸的打他们脸,这意思就是,他们不如准圣。

     “真是欺吾太甚。”大圣想的也一样,各个眸中寒芒四射,若非这是在天缺帝王城中,他们多半已冲进去大开杀戒了。

     “多谢仙子赏脸。”万众瞩目下,叶辰屁颠儿屁颠儿的跑了进去,这还真是意外之喜,南冥玉漱见他,一切都好说了。

     “给我查。”三大神子豁然转身离去,皆是传音给身后的护卫,高高在上的他,怎会容忍,已对叶辰这准圣动了杀机。

     “这真是奇了怪了。”一帮人纷纷退了,各个都是一头雾水,知道此刻都没想明白到底咋回事儿,真有些看不透花魁。

     这边,叶辰已在一女修的指引下来到了别苑深处的竹林前。

     竹林幽静,仙气四溢,氤氲朦胧,乃修身养性的大好地方,竹子掩映的深处,乃是一座娇小阁楼,南冥玉漱就在那里。

     她真就如一个九霄下凡的仙子,圣洁无暇,如梦似幻的美。

     叶辰到时,南冥玉漱正在作画,而且画的乃是他,一笔一划皆是用心,将他的容貌刻画的栩栩如生,神韵亦是惟妙惟肖。

     “不得不说,你画的还挺像。”叶辰凑了上来,倒是自来熟,很自觉的从身侧玉桌上拎了一串儿葡萄,一边吃一边看。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南冥玉漱一边作画,一边问道。

     “你说了。”叶辰悠悠一笑,随后祭出了一方结界,将这小竹林尽数罩住,这才弹出了一道仙光,没入了南冥玉漱眉心。

     登时,南冥玉漱娇躯一颤,手中御笔也随之滑落,痛苦低吟。

     叶辰并没闲着,随手将那串葡萄一丢,自地上建起了那御笔,南冥玉漱的画没画完,他要继续画,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身侧,南冥玉漱痛苦不堪,记忆仙光已直奔他神海的深处,便如一把钥匙,要解开被尘封的往事,而且还是强行解开。

     随着记忆的不断融入,前世记忆的封禁消散了,庞大的记忆涌入了她神海,与她今生记忆交错在一起,不断的相互融合。

     她忆起了,忆起了前尘往事,也忆起了前世的名:南冥玉漱。

     微风拂来,她娇躯停止了颤抖,满眼水雾,怔怔的看着正在作画的叶辰,他依如她记忆里那般深刻,死死烙印在灵魂里。

     “南冥玉漱,欢迎归位。”还在作画的叶辰,不由回头一笑。

     “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为何还活着,我分明已经死了。”许是心神混乱,以至于南冥玉漱话语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发生了很多事。”叶辰一笑,并未解释,而是祭出了一道神识,卷着诸多事,划入了她的神海,一切都靠她自己消化。

     “轮回?转世?”读了神识,南冥玉漱整个人都如石化了一般,竟不知这世间还有轮回,已死的人,竟还能转世重生,如此玄奥之事,饶是玄皇之女的定力,也深感头晕目眩了。

     “我以为,我画的还是可以的。”叶辰画已作完,正拿在手里欣赏着,画工虽不如南冥玉漱,不过总不至于错的太离谱。

     “你竟然斩了一尊大帝。”南冥玉漱如看怪物似的看着叶辰。

     “还好,没有让万域苍生失望。”叶辰一笑,拂手取出了一把仙剑,其上刻满了古老符文,级别不是太高,只有天境。

     “渊虹。”南冥玉漱忙慌接下,如似亲人般的抱在了怀里,豆大的泪光随之滴落,那是她父皇的神兵,竟有再次见到。

     “玄皇还在世,见到他再哭也不迟。”叶辰笑着拎出了酒壶。

     “父皇还活着?”南冥玉漱猛地侧首,难以置信的看着叶辰。

     “不止你父皇活着,大楚九皇皆活着。”叶辰又祭出了一缕神识,轮回转世之事解释清了,更为古老的事也一样要解释。

     “我就知道,父皇还活着。”南冥玉漱又哭了,而且哭的更痛,如一个泪人一般,无尽的岁月,她终是得了准确答案。

     “话不多说,先跟我走吧!”叶辰打断了她的对古老事的沉湎,“我时间不多,帝王城又是特殊存在,用天道带你走。”

     “不可。”南冥玉漱忙换说道。

     “怎么,你不想走?”叶辰愣了一下。

     “并非不想走,是不得在帝王城动天道。”南冥玉漱解释道,“这座古城有极道帝兵镇压天地,妄动天道,会遭厄难。”

     “还有这事儿?”

     “史上有血淋淋的例子。”南冥玉漱说道,“那亦是一尊仙族的仙王,也曾觉醒了仙轮禁法,便是在这帝王城动了天道,以至惹了帝兵,险些身死道消,为此还葬了一只六道仙眼。”

     “这么吓人。”叶辰心境颤了一下,得亏先前没有妄动天道,不然此刻已然上了黄泉路,连仙王都差点挂了,更遑论他。

     “帝王印,的确夺天造化。”

     “这么说,我得替你赎身?”叶辰试探性的看着南冥玉漱。

     “现在看来,想要离开,只能这样了。”南冥玉漱无奈耸了耸肩。

     “你一支舞都值几千万,想要赎你走,得...得花不少钱吧!”

     “你说呢?”

     “要不?你还是搁这住着吧!”叶辰说着,转身就要开溜。

     “你给我回来。”南冥玉漱伸手,当场把叶辰那货给拽了回来,似水美眸中还有火花在绽放,“在你眼中,钱比我重要?”

     “问题是,我没那么多钱。”叶辰忙慌叫冤,“把我卖了也不够啊!”

     “瞎说,我看到了。”南冥玉漱拽走了叶辰储物袋,而且还当面扯开了,里面的源石数量无法估计,多的让人眼花缭乱。

     “这不钱嘛!”南冥玉漱瞪了一眼叶辰,“还敢我说没钱。”

     “那...那你总得给我留点儿吧!”叶辰干咳了一声,“赎了你,我就成穷光蛋了,辛辛苦苦两百年,一把就给干到解放前了。”

     “那你忍心把我放在青.楼?”

     “这没什么不好,我有事儿没事儿还能跑来找你聊聊天儿。。”

     “你怎么不去死。”

     “舞儿,何事如此动怒。”南冥玉漱话语刚落,一道缥缈的女音便传进了竹林,话音未落,结界便被破开,一人便进来了。

     那是一个青衣女子,可谓是风华绝代,姿色也不在南冥玉漱之下,最主要的是她的修为,高的吓人,乃是一尊准帝级。

     “见过主母。”眼见来人,南冥玉漱忙慌上前行礼,恭恭敬敬。

     “不必多礼。”青衣女子一笑,美眸之光便落在了叶辰的身上,“听闻你回绝了三大圣地神子和诸多大圣,却是见了这位小友,老身甚是新奇,如今看来,你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晚辈叶辰,见过前辈。”叶辰干咳一声,也忙慌上前行礼。

     “荒古圣体,你的神藏呢?为何只有本源。”青衣女子翩然坐下,饶有兴趣的看着叶辰,“该不会生来便无神藏传承吧!”

     “这...这个说来就话长了。”叶辰干笑一声,“咱还是聊点别的吧!譬如说我要替花舞赎身,譬如说这赎金能不能便宜点儿。”

     叶辰一句话,顿时把青衣女子逗乐了,都没见过如此奇葩的准圣,竟敢与一准帝讨价还价,而且开口就要她家的花魁。

     “你想要多便宜。”笑过之后,青衣女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叶辰。

     “我就这么多。”叶辰一脸肉疼的递过了出自己的储物袋。

     “不够。”青衣女子看都没看那储物袋,直接笑着摇了摇头。

     “我真没了。”

     “那就爱莫能助了。”

     “别啊!再商量商量。”叶辰搓了搓手,“打个欠条也行啊!”

     “你若跑了不回来,我哪找你去。”青衣女子单手托着下巴,笑的妖娆,笑吟吟的看着叶辰,“玄荒这般大,找人太难。”

     “找不着我,可以找诸天剑神,我与他很熟。”叶辰咧嘴一笑,“还有昆仑虚、神殿、九荒天、大罗诸天和大夏皇朝,提我的名字,都会给点面子的,他们可都还欠我一个人情。”

     “这么多人都说了,为何不说六道。”青衣女子悠悠笑道。

     “我家先祖脾气不怎么好。”叶辰意味深长一声,又开始漫天乱喷了,“他若知道有人追我要账,会发飙的,他这人行事一向彪悍,若再跑来帝王城找前辈你算账那可就不好了。”

     “你家先祖又不是没来过,拿他吓唬老身,不好使。”

     “怎么,我家先祖还来帝王城捣过乱?”叶辰惊异的看着青衣女子。

     “别岔话题,说赎金。”青衣女子端起了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赎金不够,可用他物来抵,譬如说你的荒古圣体血。”

     “我就知道,要给我放血。”

     “那你应是不应呢?”青衣女子笑着瞟了一眼叶辰。

     “应,应。”叶辰甩了甩脑袋,算是看明白青衣女子打的啥算盘了。

     “爽快。”

     “我说,赎你花了血本,你能不能让我睡一晚。”叶辰抠着耳朵看向了南冥玉漱。

     “滚。”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