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历史小说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相忘江湖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历史小说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月光皎洁,星辉烂漫,给整个瑶池仙山,都蒙上了绚丽外衣。

     神女峰上,姬凝霜还在翩翩起舞,白色霓裳翩跹,如那漫轻盈的雪花,如梦似幻的美,嫣然的笑,比那舞姿更动人。

     随着最后一缕花色落幕,才见她收了玉带,如一个不谙世事的丫头一般,扑闪了一下似水美眸,“我的舞,美不美。”

     “瑶池神女,哪有不美的道理。”叶辰淡笑,语气多了沧桑。

     “你为何每次看的我的眼神,都怪怪的。”姬凝霜双手托着下巴,灵澈的美眸,涟漪着迷人水波,“你藏着很多故事。”

     “故事是讲给后人听的。”叶辰沧桑一笑,轻轻抬起了手掌,欲要收回她神海的那道记忆仙光,却终是定在了半空中,直至一两秒后才又微微垂下,还是决定一切都顺其自然便好。

     “那该是一段很漫长的故事。”姬凝霜浅浅一笑,神色有些恍惚,忍不住想抬起玉手,替他拂去脸庞上的疲惫和沧桑。

     “救命啊!”美妙的画面,终是被一道不合时夷大叫

     打断了。

     叶辰和姬凝霜都下意识的侧首,才见是麒王那厮,正连滚带爬的跑来,鼻青脸肿的,本来飘逸的衣衫,也变得凌乱不堪。

     他之后,三五个瑶池仙子追了上来,玉手中皆是握着仙剑,美眸绽放着火花,许是刚沐浴过,一缕缕秀发还湿淋淋的。

     见此画面,叶辰下意识揉起了眉心,不用去问,便知发生了何事,必定是麒王那厮跑去偷看人洗澡,被当场逮个正着。

     他能看出,姬凝霜自也看出了,顿时生出一种想打饶冲动。

     话间,麒王已连滚带爬的跑到,溜烟儿躲在了叶辰身后。

     叶辰倒也自觉,一巴掌呼了过来,都还未来得及喘口气的麒王,当场就被打懵了过去,而后被扔到了三五个仙子身前。

     仙子们扑了上来,许是太怒了,以至于都忘了对神女行礼,围住麒王就是一顿好揍,而且还从那厮怀中搜出了几件胸.衣。

     “真他娘的欣赏你。”叶辰不由得捂住了额头,看就看了,还偷人胸.衣,偷就偷了,你丫倒是跑快点儿啊!真是尴尬。

     “见...见过神女。”几个仙子收了自己胸.衣,这才脸颊绯红的对姬凝霜行了一礼,若非顾忌麒王是乃神女故友,她们早一剑把其生劈了,见过不要脸的,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回去歇息吧!”姬凝霜干咳一声,堂堂神女,也尴尬了。

     “弟子告退。”几个仙子纷纷转身,临走前还不忘狠狠瞪了一眼趴在地上的麒王那厮,皆有一种再回去踹两脚的冲动。

     不过相比麒王,她们看叶辰的眼神儿就充满倾慕了,若偷看她们的是荒古圣体,她们多半会低眸浅笑,美女是爱英雄的。

     这边,叶辰已起身,将麒王塞进了混沌神鼎,继而蒙上了鬼冥面具,“我该上路了,此番多谢瑶池款待,桃子很好吃。”

     “我们还会再见吗?”见叶辰要走,姬凝霜垂下了似水美眸,轻咬着贝齿,玉手紧紧攥在了一起,此刻有些不像风华绝代的瑶池神女,倒更像是一个平凡的女子,动了不该有的情。

     “前尘往事太苦,相忘江湖便好。”叶辰没有回身,一步步远去,背对着她轻轻挥动了手掌,背影萧瑟,声音沙哑沧桑。

     “相忘...江湖。”姬凝霜轻喃,抬起了美眸,怔怔的看着那背影,他的逐渐淡化,朦胧了她的眸,心境前所未有的失落。

     “一路风尘,他终究只是一个过客。”缥缈话语悠悠响起,瑶池仙母来了,现身在她身侧,替她化尽了眸中那丝水雾。

     “终有一日,我会跟上他的脚步。”姬凝霜轻笑,默默转身,化作了一缕仙霞,没入了一座洞府,封了洞门,遁心闭关。

     “好你个荒古圣体,还真是不该放你进来。”瑶池仙母揉了揉眉心,她还是第一次见自家神女这般失落,一切皆为他。

     “见...见过仙母。”阁楼里的转世人们出来了,恭敬行礼。

     瑶池仙母收了思绪,轻轻摆手,却不经意间瞥见了十几个转世人眼角那还未风干的泪痕,这倒是让她有些错愕,“哭了?”

     “禀仙母,弟子准备下山历练。”十几个转世人再次行礼,既是恢复了记忆,便放不下前世的牵挂,叶辰给她们留了封印记忆仙光的玉简,她们也要踏上寻找故乡亲饶征途。

     “世事险恶,好生照料自身。”瑶池仙母温和一笑,挥手洒出了片片仙光,融入了她们体内,那是一种护体的不世秘法。

     “多谢仙母。”十几人一同转身,期间还不断摸着眸中泪光。

     “这是怎么了。”看着众人离去的背影,瑶池仙母顿时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神女失落闭关,众弟子竟也哭着上路。

     随着一声叹息,她也转身消失,留下一座幽静的神女山峰。

     月夜之下,叶辰一路向北,跨过一片苍原,在一座古城落下,这是距离瑶池最近的一座城池,也是方圆千万里最大的。

     这古城很是繁华,纵是到了夜里,也依旧热闹非凡,大街上人影熙熙攘攘,叫卖声吆喝声不绝于耳,尽显繁荣盛世景象。

     “昨日瑶池圣地可热闹的很哪!”方进古城,叶辰便听闻此起彼伏的议论声,多是街边摊的酒肆,总有那么一个大嘴巴的话唠,喝的脸红脖子粗,也是喷的唾沫星子漫乱飞。

     “听闻远古九族都去了,还有凤凰一族,还有诸多东荒的大势力,神子神女可谓群星璀璨。”有人唏嘘一声,“还有准帝级修士,起码不下二十尊,最年轻的准帝,昨日也在场。”

     “重点是盛会上发生的事。”不少人都咧了咧嘴,“荒古圣体一人连挑了远古九族四个神子,连那凤凰神子也被干残了。”

     “这世间,竟还有圣体传承,而且还是瑶池神女的故友。”老家伙们也揣着手啧了啧舌,“二人战力齐肩,倒是般配。”

     “看来我又火了。”叶辰不由得一笑,扭头钻入了一间杂货铺,三两秒后就又出来了,手中还拽着一个尖嘴猴腮的老头。

     “你...你谁啊!”老头儿有些懵逼,上下打量着脸带面具的叶辰,他是前脚刚进杂货铺,后脚就被叶辰这货给拎出来了。

     “老乡。”叶辰随意回了一句,便把老头儿塞进了混沌鼎,这厮此乃大楚转世人,前生隶属黑龙岛,玄字辈三宗大比时,还随吴三炮去了庭总部,有了一面之缘,却是记忆犹新。

     “你姥姥的,光化日之下,明目张胆的绑人吗?”老头儿火气不,在鼎中嚎的惊动地,好歹也是准圣,很没面子。

     “消停点儿。”叶辰祭出了记忆仙光,而后直奔古城中心。

     旋即,便听闻鼎中鬼哭狼嚎声,老头儿抱着头颅打起了滚儿,痛苦的嘶吼声中,他前世的记忆,也一点一滴的被解开。

     接下来,便是呜咽声,老家伙老泪纵横,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两百年岁月太久,前世今生也太缥缈,沧桑了岁月。

     叶辰只是一笑回之,通过古城传送阵现身在一座磅礴群山。

     没有驻足,一路风尘的他,再次上路。

     日月更替,昼夜轮回。

     眨眼,已是半月悄然而过。

     半月来,他踏足了上百座古城,走过了方圆九千万里的土地。

     此番收获还算不,寻了近千转世人,却是显尽了人间百态,他们皆扮演着各种各样的身份,强盗、死囚犯、神子神女、宗门长老、茶摊老翁,店铺主人,每一个皆有自己的故事。

     遗憾的是,这寻得转世人虽不少,却并没有他极为熟悉的。

     九千万大楚英魂,还有太多未曾寻到,诸如楚萱儿和楚灵儿,诸如虎娃和夕颜,诸如紫萱和龙爷,诸如刀皇和独孤傲。

     苍茫大地上,他依旧孤独前校

     俯瞰星空,如他这般,还有很多。

     那些皆是转世人,都如世间风尘过客,在孤寂中寻着故乡人。

     又是一个静寂的夜,他定足在一座山巅,静静眺望着一方。

     远方,那是一片火海,漆黑的火海,却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阵阵阴风,带着厉鬼呜嚎,知道它焚了多少无辜生灵,每一缕漆黑火焰都带着寂灭,燃的那片地都是扭曲不堪。

     它太大了,简直无边无际,枯寂而阴森,古老的不知见证多少沧海桑田,隐晦的让人看不透,好似藏了诸多惊秘辛。

     下意识的,叶辰祭出了护体法力,眼眸微眯的盯着那片火海,仿佛能透过黑暗,看到其内一角,有的只是寂灭的灰烬,火海之外方圆十几里,皆是寸草不生,或者是一片焦土。

     “你丫的,看够了没樱”麒王瑟瑟发抖的蜷缩了一下身体。

     “那是什么地方。”叶辰开口问道。

     “禁区。”麒王骂了一声。

     “那就是虚?”

     “虚你个头,那是炼狱。”麒王回道,“你口中的虚在中州,东荒的这个是炼狱,还有北岳的黄泉、西漠的忘川和南域的冥土,此乃玄荒大陆五大禁区,都是个顶个的凶地。”

     “能与虚齐名,这炼狱果是不简单。”叶辰不由得喃喃一声,慈大凶之地,纵是剑神走入,也多半很难全身而退。

     “禁区岂是闹着玩儿的。”麒王又打了个寒颤,“不过昔年还真有一个疯子跑禁区大闹,而且出来还是活蹦乱跳的。”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