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好女儿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都市生活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夜里的孔雀仙山,一片祥和宁寂,却因一声轰隆声被打破。

     遥看而去,孔雀山峰仙光四射,绚丽神霞交织,勾勒出美妙画面,漆黑的夜,也因其多了色彩,如万千烟火,在天绽放。

     千殇月与孔雀大公主斗上了虚天,皆是圣人级,一如九天玄女,一如红尘谪仙,璀璨的神光,掩不住她们的绝代风华。

     如此大动静,孔雀族人皆被惊动,各个仰首,见斗战双方乃家族大小公主之后,顿时一愣,“两位公主为何打起来了。”

     “所用秘术已超切磋范围,大公主和小公主是要不死不休?”惊异声四起,汇成了海潮,“纵是不和,也不用这般吧!”

     “就没让老夫省过心。”孔雀圣主也出来了,却是唉声叹气,早知两女儿不和,这些年日积月累,终是在今日爆发了。

     “真是反了。”一雍容华贵的女子现身,乃大公主的母亲,容颜绝世,却面颊阴沉,“竟这般忤逆姐姐,也太放肆了。”

     “照你这么说,姐姐打妹妹这就对了?”女音再起,一白衣女子显化,乃小公主母亲,语气温和,倒是不夹杂冰冷之意。

     “你生的好女儿。”大公主母亲冷哼,神色再度阴沉一分。

     “与姐姐比,妹妹倒还是差了些。”小公主母亲悠悠一笑。

     “够了?尔等还嫌不够乱?”孔雀圣主一声冷哼,狠狠揉着眉心,大小公主不和,也不是没有原因,这俩娘先天就是死对头,怪只怪昔年他太花心,惹一个不够,偏偏惹了两个。

     “隔着老远,我都能瞅见孔雀圣主那张脸。”孔雀山峰上,小猿皇扛着狼牙棒,却并非观战,而是睁着一双火眼金睛瞅孔雀圣主,见其老脸纠结,他看的很乐呵,唯恐天下不乱。

     “跟你来孔雀家,就是一个错。”叶辰瞥了一眼小猿皇那厮。

     “纵是没我,她俩该打还是打。”小猿皇咧嘴一笑,俩眼依旧瞅着孔雀圣主那边,“瞅见孔雀圣主那俩媳妇没,她俩自来了孔雀家,就没消停过,不过话说回来,长得还是很美的。”

     说着,这厮还不忘把手伸进了裤裆里,把自己那根已经勃起的小弟弟挪了挪地儿,“不知跟孔雀圣主商量一下,他那俩媳妇能不能借我用一晚,借一个也行,我这人实在,不贪多。”

     此话一出,叶辰下意识侧首,上下打量了一眼小猿皇那厮,目光尤在那厮裤裆那多停了一秒,小帐篷被顶的板板整整。

     不由得,叶辰很自觉的往边上站了站,与小猿皇保持一定距离,如看神一般的看着那货,你他娘的还真是色胆包天哪!看上人女儿就不说了,起码是同辈,还他妈的想上人娘亲?

     得亏这里就他俩,小猿皇此话若被千殇月和孔雀大公主听到,多半会暂时罢战,而后把这厮拎到九霄云外,直接掐死。

     小猿皇直接无视叶辰眼神儿,一双金眸圆溜溜的,在四方瞅来瞅去,不见其说话,却见那下身的小帐篷是越顶越高了。

     叶辰摸了摸下巴,不知为何,看到小猿皇下身的小帐篷时,他竟有一种奇怪的冲动,那就是拿刀把那厮小弟切下来炖了。

     “你跟女修上过床没。”小猿皇扯了扯叶辰,露出了两排雪白牙齿,笑的有些猥琐,“摆啥个姿势舒服,改日我也试试。”

     “瞅见那块巨石没。”叶辰指了指不远处一块大石,而后拍了拍小猿皇,把他推了过去,“上去怼两下,啥都明白了。”

     “别闹,我这根可金贵着呢?”小猿皇说着,有把手伸进了裤裆,在欣赏虚天大战时,都还不忘抚摸两下,越摸越喜欢。

     叶辰又往旁边挪了两步,不想再搭理这货,而是看向虚天。

     千殇月和大公主斗的很凶,不世秘法频出,打的是崩天裂地。

     二人修为齐肩,战力也齐肩,谁也无法奈何谁,也正因如此,她们的大战才堪称精妙绝伦,看的孔雀家弟子眸光熠熠。

     叶辰唏嘘,谁说女子不如男,无论是大楚故乡还是诸天万域,亦或这玄荒大陆,他一路所见之女子,皆是个顶个的猛。

     他看时,千殇月与大公主已分列虚空两方,手中仙剑皆铮鸣。

     一方,千殇月仙剑竖立,她双指并拢,抹过剑身,剑上古老神纹被复苏,剑气四溢,与道则共舞,寂灭之力极速汇聚。

     一方,大公主仙剑横列,亦是纤纤双指并拢,快速抹过剑身,其上也有神纹复苏,剑芒四射,与道则交织,演化秘法。

     二人施展的乃是两个极端的秘术,一纵一横,却本源同生,威力前隔行,皆摧枯拉朽,寂灭之力肆虐,有摧山斩海之能。

     孔雀家的老辈眉头紧皱,认得那秘术,也知那秘法威力何等恐怖,一向针对外族人才会施展,竟不知两公主动此神通。

     下方,孔雀圣主登天了,伫立在千殇月和大公主中间虚天,抬手化解了二人酝酿已久的秘术,他乃大圣级,有此等实力。

     二人终是罢战,千殇月神色冷漠,大公主神情却不是一般的冰冷,未能拿下千殇月,很是不服气,冷哼道,“你差远了。”

     “若姐姐不尽兴,那便再来。”千殇月淡淡一声,神情不变。

     “好了。”孔雀圣主一语沉声,强势湮灭了两姐妹的火花,若再任由她俩斗下去,整个孔雀一族的仙山都会化作废墟。

     “各自回去,休要再胡闹。”孔雀圣主此话带着身为父亲的威严,并非是商量,而是命令,总要有点做圣主该有的样子。

     千殇月倒是听话,收了孔雀仙剑,走下虚天,若非孔雀圣主强势介入,她定会让大公主为她所说的话,付出惨痛的代价。

     大公主一声冷哼,也随之转身走下虚天,可怒火非但未曾消退,反而更越燃越凶,没能教训了千殇月,她还是不服气。

     一场争战,就此落幕,被惊动的孔雀族人,也各回各自山峰。

     孔雀圣主方下虚天,便被孔雀大明王叫去谈话了,诸多老家伙皆对孔雀圣主投去了怜悯目光,此番前去,免不了挨骂。

     这边,千殇月已回到孔雀峰,可谓是香汗淋漓,有些狼狈。

     小猿皇很会来事儿,颠颠儿跑过来,搓手他那双毛耸耸的爪子,想给她捏捏肩捶捶背啥的,却被叶辰一脚踹翻了出去。

     “今夜之事,让你蒙羞了。”千殇月看向叶辰,满眼歉意。

     “这是哪里话。”叶辰为千殇月斟满一杯古茶,“我这人脸皮厚,什么话该听,什么话该往心里去,我还是分的清的。”

     “如此,且先在此峰住下,明日一同去万族盛会。”千殇月轻语一笑,“而后便各奔东西,寻你我心中各自牵挂之人。”

     “那今夜得睡个好觉了。”叶辰微微一笑,起身去了最山巅,其上有一座慧心石,会是一个打坐吐纳外加悟道的好地方。

     千殇月也起身,莲步翩跹,化作一缕仙光,去了自己洞府。

     小猿皇自感没趣,拎着自己的乌金铁棒,跳上了一棵古老树,寻了一截还算粗壮的树干,干脆趴在上面,呼呼陷入沉睡。

     直至夜深人静,这货才跳了起来,瞟了一眼四周,便蹑手蹑脚的溜向了千殇月洞府,一双火眼金睛,在夜里贼是明亮。

     没过多久,便听闻惨叫声,惊得不少在沉睡的人猛地坐起。

     身在山巅的叶辰,俯首瞟了一眼这边,隔着老远,都能瞧见小猿皇那厮,被千殇月打懵了,被绑在了一棵歪脖古树上。

     叶辰看的想笑,那道小猿皇还真是色心不改,专挑硬茬搞,搞来搞去美女没搞到,净见挨揍了,没有最残,只有更残。

     缓缓收了思绪,叶辰这才微微闭目,星辉垂落,没入他圣躯。

     这便是九星天辰诀的玄妙,可吸收星辰之力,昔年他在大楚荒漠偶得此法,至今已有两百多年,其真谛已早已被其堪破。

     微风轻拂,撩动了他的白发,才闭眸不久的他,又缓缓开阖。

     入眼,便见一紫袍老人立在他身前,仙风道骨,古老淳朴,虽在眼前,却好似比梦还遥远,正是孔雀家的老祖:大明王。

     叶辰忙慌起身,拱手俯身,行了一宗晚辈礼,“见过大明王。”

     “长夜漫漫,实难入眠,寻人打发无聊时间。”孔雀大明王笑的温和,满脸慈祥,并未强者威严,也并无老辈的架子。

     “晚辈还真是荣幸。”叶辰干笑一声,总觉浑身上下不自在。

     “你与六道,是何关系。”孔雀大明王坐下了,笑看叶辰。

     “那是我先祖。”叶辰又开喷了,而且丝毫不惊讶孔雀大明王问此问题,貌似这一路,但凡准帝,都问过他这个问题,还真如昔日赤阳子所说,六道在玄荒很有名,老家伙都认识。

     “那小友可否告知老朽,若曦又是谁,也是你家的先祖?”孔雀大明王慈和一笑,如一个和蔼的老人,不带丝毫煞气。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