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怒掀灵山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都市生活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给我开。”嘶吼声震天,叶辰九道八荒合一,一拳轰在万丈金佛上。

     磅!

     金属碰撞声顿起,擦出了雪亮火花。

     叶辰一拳虽强,却是未能轰开金佛。

     可这一拳硬憾,却震得天地晃荡,山中众佛,被震死了一片又一片。

     圣体太强,连极道帝兵都能硬憾,万丈金佛结界也难挡,威力太霸道。

     “给我开。”叶辰再次挥动沾血金拳,第二拳更强,轰在金佛之上。

     此番,金佛依旧未破,可山中佛陀,却死的更多,成片成片的化血雾。

     见状,叶辰气血升腾,极近催动圣骨威势,一拳又一拳的猛烈轰击。

     天地轰动,剧烈动荡,因叶辰一拳又一拳,化作了寂灭,天地无光。

     咔嚓!

     不知第几拳,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

     万丈金佛显出了一道裂纹,而后无限蔓延,一道道裂缝布满了金佛。

     “给我开。”叶辰嘶吼,最后一拳落下,直接轰开了金佛,杀入灵山。

     “拦住他。”众佛起身,或是手持禅杖、或是头悬佛珠,自四方围来。

     他们牵动了众生念力,汇聚成佛海,磅礴澎湃,吞天纳地,涌向叶辰。

     叶辰手掌如神刀,一掌劈开了佛海。

     灵山染血,佛陀死了不少,染红了众生念力,亦染红了这片佛家圣山。

     “神挡杀神,佛挡诛佛。”叶辰喝声震天,直奔山巅,煞气滔天肆虐。

     众佛再挡,各个慈悲,法力无边。

     然,佛陀再多,也难挡叶辰去路。

     怪只怪叶辰太强,这个发了狂的疯子,丝毫不计代价,杀到了红眼。

     无上的佛,一尊接着一尊的被灭。

     漫天诸佛,一个个跌落,禅杖佛珠化作碎片,各个染血,坠落了虚天。

     “西漠灵山,还是第一次这般惨烈吧!”灵山外,四方修士双眼发直。

     “释迦都败了、帝器降魔杵都被轰翻了,何人还能挡住圣体的征伐。”

     “谁会想到,这么一片佛家净土,竟也染血了,庄严祥和,成了虚妄。”

     “你逃得了吗?”万千议论声中,大喝声惊颤九霄,传自灵山山巅。

     那是凤仙,祭出了阵台,一步踏入了其中,瞬间消失在了传送阵台中。

     然,叶辰霸道,六道仙眼洞穿虚妄,金色手掌伸进了虚无,一手将其抓了出来,施了秘法,禁在手中。

     “你不能杀我,我是凤凰的后辈。”凤仙嘶吟,满眼惊恐,竭力挣扎。

     此刻,口口声声说遁入佛门的她,再无半点佛的姿态,哪有看破红尘。

     她是真的惊惧了,嗅到了死亡气息,灵山都败了,谁还能来解救她。

     “血债需用血来偿。”叶辰冷哼,提着凤仙踏出了灵山,煞气通天。

     “扰我佛门净地,必诛你下黄泉。”灵山众佛追出,催动了众生念力。

     “佛门净地?”叶辰冷笑,抬手又是一掌,滚滚佛海,再次被劈开。

     众佛翻飞,不少人当场化作血雾。

     叶辰发狂,一步上前,双手篆文流转,托住了灵山,竟生生将其掀了。

     这是一副吓人的画面,佛家的圣山,当场崩塌,其中庙宇瓦片横飞、佛像尊尊倾倒,香火也随之湮灭。

     再看众佛,各个佛光暗淡,袈裟染血,踉踉跄跄,入眼皆是满目疮痍。

     “施主,你触怒了佛。”先前被干飞的释迦,踏天二回,手握着帝器降魔杵,准帝威铺满苍穹,话语浑厚,震断了天宵,带着无上的威严。

     “那尊者想如何。”叶辰笑看释迦。

     “渡你入极乐。”释迦佛音颤天。

     “晚辈不就掀了灵山、杀了佛门几个人吗?佛家慈悲,此事作罢可好。”

     “扰了佛门清静,老衲必渡你。”

     “冤冤相报何时。”叶辰不由笑了。

     “此乃你与佛之因果,你造了因,便需有果。”释迦淡语,佛法无边。

     “真是可笑。”叶辰惬意的扭动着脖子,笑中带着一抹暴虐和邪魅,“先前我与你讲因果,你便搬出冤冤相报何时了,如今我与你讲冤冤相报何时了,尊者却又搬出因果。”

     “你已入了魔障,在苦海受难。”

     “尊者,说多了无用,皆是你欲望在作祟,不若与我一道,晚辈渡你出罹难,莫要被仇恨蒙蔽了眼才是。”叶辰话语悠悠,释迦先前的话,被他拿来用了,而且说的很溜。

     “老衲....。”

     “前辈执念太重,终会成业障。”

     “老衲....。”

     “因果轮回,冤冤相报何时了。”

     “老衲.....。”

     “佛动了杀念,尊者已度不得众生。”

     “老衲....。”

     “无需再说了,你已六根不清净。”

     这是一场离奇的对话,释迦每每欲言,皆被叶辰打断,叶辰每说一句,便叹息一声,满眼皆是悲悯之色。

     而且,他所说话的话,皆是释迦曾说给他听的,如今照搬,用的很溜。

     噗!

     释迦吐血了,步伐踉跄,不知是伤的还是气的,一句话都未说完整过。

     四方修士看的嘴巴微张,神色精彩。

     圣体战力无双,这嘴遁也不是盖的。

     堂堂一尊准帝、佛家一无上尊者,愣是被你一句接一句怼的大吐血。

     可笑的是,叶辰怼释迦的那些话,皆是释迦先前欲渡叶辰才说过的。

     “佛家慈悲为怀。”叶辰依旧再说,话语缥缈,直视释迦,“可你的慈悲,扰了他人因果,如今灵山被掀、众佛身死,便是另一段因果,你护她,便是因,这血劫,便是果。”

     “魔障。”释迦厉喝,祥和此山的佛面,多了一抹寒冷,让人打颤。

     “尊者又何尝不魔障。”叶辰淡淡一声,“你如今这般狰狞、这般厉色,是佛该有的神态吗?说到底,你我是一类人,若我是魔,尊者便也是魔,一尊...自诩为慈佛的魔。”

     噗!

     释迦又吐血,佛躯巨颤,通体佛光也不稳了,似隐若现,想要湮灭。

     慈悲的他,显露了人该有的本性。

     他也有七情,也有六欲,他的佛心已清静,杂念恶念,扰乱了他心智。

     帝器降魔杵嗡鸣,有佛光倾洒在他身上,却也难止住他巨颤的佛躯。

     “尊者。”灵山众佛忙慌登上了天。

     啊....!

     释迦抱住了头嘶吼,佛音声动天地。

     他的佛光,多了一丝一缕的漆黑气,那是杂念,又一次侵蚀他的佛心。

     所有人注视下,他佛躯化作了一缕缕的光,众佛施法,却也难止住。

     “这...这是要化道?”四方修士骇然。

     “并非化道,是中了魔障,应劫入世。”老叟准帝话语悠悠,似已看破了端倪,知释迦遭了自己的劫。

     “应劫入世?”看戏者听得头脑发蒙,“怎么看着比死还要可怕啊!”

     万众注视下,释迦消散,再寻不到他身影,只留嘶吼声在天地回荡。

     “牛逼啊!”看战者皆是咧嘴啧舌。

     “堂堂准帝,佛家尊者,竟是被圣体怼的应劫入世,这道行...啧啧。”

     “事实证明,与人打架,纵是干不过,也先别跑,保不齐能用嘴喷死对方。”一帮老家伙皆意味深长道。

     议论声中,佛家帝器降魔杵嗡隆了,作了一缕佛光,不知奔向何处。

     “哎。”西尊叹息,忍不住摇头,默然转身离去,要去红尘悟佛法。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