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七百零九章 搅局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都市生活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辰一路踏天,乐的颠颠的,怀揣着功德簿,时而也会拿出瞅瞅,生怕少了。

     不知何许时,他才在阎罗殿前落下。

     然,还未等进门,便被守殿的鬼王拦住了,厉喝道,“判官有令,谁也不见。”

     “还望鬼哥通传,说是叶辰,判官他必定会见。”叶辰搓了搓手,笑呵呵的。

     “你是耳朵聋了?判官亲令,谁也不见。”

     “你若这么说,我可硬闯了。”叶辰笑脸没了,捋着衣袖,一副要打人的架势。

     不过,没等动手,那杵在殿前的石碑,便嗡动了,有冥光闪烁,寂灭力复苏。

     旋即,一股强大的力量显化,融有准帝威,天『色』都变了,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叶辰心灵一颤,麻溜收手,知那石碑乃禁制,俩鬼王有权催动,妄闯者即死。

     “再有下次,劈了你。”鬼王凶神恶煞。

     “闹着玩,莫当真。”叶辰讪讪一笑,怂的毫无征兆,那石碑禁制凶悍的很。

     俩鬼王一声冷哼,又立的笔直,如两尊门神,庄严而阴森,仅仅看着都吓人。

     叶辰撇了撇嘴,寻了一台阶坐下了。

     老子就坐这等,不信你丫的不出来。

     守殿鬼王瞥了一眼,并未蓄意去驱赶。

     叶辰无视,掏出了黑断剑,往上哈了一口气,拿着一抹布擦了又擦,锃光瓦亮。

     很快,一阵阴风拂来,虚天降下一人。

     那是一青年,身披黑铠甲,头生俩牛角,鬼眸深邃阴森,身体沉重,气场强大。

     这货可不弱,乃一尊货真价实的圣人。

     亦是冥将神位,周身还有异象萦绕,身穿的铠甲,每一块甲片,皆泛着幽光。

     “见过鬼泉冥将。”守殿鬼王拱手俯身。

     可以得见,他们神『色』很是敬畏,好似知这青年是何人,也更知他身份不简单。

     他们倒是很恭敬,可那鬼泉冥将青年倒好,连看都未看那俩鬼王,姿态奇高。

     叶辰瞥了一眼,没行礼,继续埋头擦剑。

     见叶辰如此无视,鬼泉冥将神『色』不悦。

     但望见叶辰手中的黑断剑时,他一双鬼眸,闪过了精光,看着看着便微眯了。

     以他之眼界,怎会看不出那黑断剑的不凡,虽卖相不咋滴,却是暗藏了玄机。

     “此剑,吾要了。”鬼泉冥将淡淡一声,随手一个储物袋,直接扔在了地上。

     叶辰装作没听见,埋着头,擦了又擦。

     就看不惯你这号儿的,想要俺宝贝,还牛『逼』哄哄的,圣人很吊?冥将了不起?

     鬼泉冥将的脸『色』,瞬时阴沉了下来。

     见状,俩鬼王推了叶辰一把,“说你呢?”

     “啊?”叶辰抬头,故作惊讶,“咋回事。”

     “你撞好运了,鬼泉冥将欲买你的剑。”

     “呃。”叶辰应一声,又埋头,“不卖。”

     “你知道他是谁吗?”鬼王压低了声音,“他乃宋帝王座下冥将,来头大得很。”

     “谁来都不卖,传家宝贝,哪能卖啊!”

     “你是第一个敢拒绝吾的,有胆识。”鬼泉冥将淡道,眸中还有寒光闪烁。

     “反正俺不卖。”叶辰那厮擦的更欢。

     “一个皇境,找死。”鬼泉冥将冷哼,抬手探来,有秘法演化,欲镇压叶辰。

     叶辰倒是溜,起身窜出很远,扛着黑剑,唏嘘的望着鬼泉冥将,“还带抢的?”

     “抢你又如何。”鬼泉冥将喝声如雷霆,幻化大手,一掌横扫而来,空间炸裂。

     “没见过你这么嚣张的。”叶辰大骂,转身又躲过,而后一溜烟窜进了阎罗殿。

     待到进殿,一眼便瞧见了判官,搁座椅上斜躺着,翻阅着一古书,很是惬意。

     “很悠闲哪!”叶辰脸『色』黑了,明明闲得很,却偏偏挡他在门外,明显故意的。

     “还行。”判官耸肩,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德行,看的叶辰牙痒痒,就想揍他。

     “你逃得了吗?”鬼泉冥将也追进来了。

     还有那守殿俩鬼王,也跟着进来了,叶辰速度太快,一不留神就窜进来了。

     判官轻轻摆手,示意俩鬼王去守殿门。

     “宵小皇境,看吾镇压你。”鬼泉冥将冷叱,掌之间覆满雷电,欲劈了叶辰。

     “怕你不成。”叶辰不干了,自不会怂。

     “鬼泉,此乃阎罗殿,容不得你放肆。”判官一边翻开书页,一边悠悠一声。

     此话一出,鬼泉冥将瞬时收敛了很多。

     说到底,这不是他的地盘,而判官之神位,也比他高一级,可不能太张狂了。

     不过,这厮看叶辰的眼神,也充满杀机,堂堂宋帝王座下冥将,何曾吃过瘪。

     叶辰狠狠扭动着脖子,有点桀骜不驯。

     真以为老子是纸糊的,谁想捏就想捏一把?屠过两尊大帝,还会怕你丫的?

     “大老远来此何事。”判官伸着懒腰,瞥了一眼叶辰那厮,又望向了鬼泉冥将。

     “也无大事,便是近来得了一宗宝物,想请判官鉴赏鉴赏。”鬼泉冥将笑道。

     说着,他微微拂手,祭出了一尊铜炉。

     铜炉呈金『色』,闪着璀璨金光,甚是刺目,其上刻满古老铭文,悬空嗡嗡而动。

     判官『摸』了『摸』下巴,绕着铜炉转了一圈儿。

     叶辰眸光也亮了,也『摸』着下巴跟在判官身后,绕着铜炉转圈儿,“嗯,好东西。”

     “奠王铜炉,岂是你能堪破奥妙的。”鬼泉冥将冷笑,轻蔑的瞥了一眼叶辰。

     “嘁。”叶辰不以为然,却看的眼放光。

     这的确是宝贝,圣王级冥器,拎出去干架,绝对猛的一『逼』,其威力,不可小觑。

     “的确不凡。”判官也不由唏嘘一声。

     “判官若喜欢,送你便是。”鬼泉冥将幽笑,这大方的,让叶辰不由挑了眉。

     判官一笑,又坐回了座椅,笑看鬼泉冥将,“无功不受禄,说吧,何事求吾。”

     “想请判官,赐在下一道通关文牒。”

     “通关文牒?”听见这四个字,那还在看那奠王铜炉的叶辰,侧首看了过来。

     他这辛苦,为的可不就是通关文牒吗?

     没那玩意儿,他还真去不了奈何桥。

     不由得,他对着鬼泉冥将来了兴趣。

     很显然,这货要通关文牒,是要去奈何桥,为嘛去奈何桥,不用说是去撩妹的。

     说白了,就是去奈何桥撩楚灵儿的。

     我勒个擦,想撩我媳『妇』儿,这还了得。

     “要通关文牒作何。”判官微微笑道,“难不成,鬼泉冥将也看上了奈何桥神。”

     “那要看判官成不成全了。”鬼泉冥将拱了拱手,“还望赐下一道通关文牒。”

     “这个嘛!”判官捋着大胡子,一脸的沉『吟』,这捋着捋着,还瞥了一眼叶辰。

     这一瞥不要紧,叶辰那货也凑了过来。“你若赐他通关文牒,也得赐我一道。”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让判官此通关文牒?”鬼泉冥将呵斥,一双眸很凶煞。

     “你能要,我为嘛不能要。”叶辰嘁道。

     “吾有奠王铜炉,你呢?你有什么。”

     “我有天王铜炉。”叶辰直接把那奠王铜炉拎了过来,递向了判官,“送你的。”

     判官愣了一下,没想到叶辰来这么一出。

     “这是吾送的。”鬼泉冥将冷冷一声。

     “我也没说不是你送的啊!”叶辰摊手。

     “那他.妈.的还说你送的。”

     “那就是我送的啊!”

     “那是我的。”

     “我知道啊!”

     “我.....。”鬼泉冥将这一口气没上来,差点被顶的吐血,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判官也乐了,憋得想笑,却没笑出来。

     阎罗殿还真是人才辈出啊!能将一尊冥将顶的差点吐血,叶辰这道行着实不低。

     “你找死。”鬼泉冥将怒喝,手掌再次覆满雷电,要将叶辰这贱人劈成渣渣。

     人叶辰倒好,直接窜到了判官身后,想打我,你得先问问俺家老大愿不愿意。

     鬼泉冥将真上来了,挥手便要劈下来。

     “怎么,还想连本府也杀?”判官叱道,脸『色』也阴沉了一分,浮现该有的威严。

     “末将自是不敢。”鬼泉冥将意识到失态,忙慌收手,这毕竟是阎罗殿地盘。

     “通关文牒事关重大,本府不能给你,回吧!此炉也一并带走。”判官摆手。

     “判官,这....。”鬼泉冥将顿时急了。

     “莫要让吾难做。”判官轻轻拂了衣袖。

     鬼泉冥将狠狠吸了一口气,脸庞通红一片,连圣王兵都送出了,不曾想判官还是折了他的面子,此番,着实太丢人。

     他是越想越气,看叶辰的目光,赤.『裸』『裸』的杀机,把这账,全算到了叶辰头上。

     “贿赂俺们老大,不好使。”叶辰那厮依旧躲在判官的身后,很有底气的说。

     还想撩我媳『妇』,没门,莫说判官不给你通关文牒,纵给你,你也去不了奈何桥。

     他犹记得有一豹头精,被他打了个半死,到现在,还搁那山旮旯里躺着呢?

     若判官肯给通关文牒,他不介意把鬼泉冥将送到豹头精那,俩人也好做个伴儿。

     “好,很好,你给吾等着。”鬼泉冥将咬牙切齿,凶光毕『露』,灰溜溜的走了。

     临走前,还不忘把他送判官的奠王通往带走了,事儿都没办成,谁他娘的送你。

     最快更新阅读,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