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 一路走好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都市生活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一碗孟婆汤下肚,夔牛巴滋了一下嘴,清汤寡水,味道不咋地,入肚极苦涩。

     忘情的汤都喝了,可这货,却摇头晃脑,俩眼珠子骨碌碌的,不是一般的精神。

     能补充魂力?夔牛『摸』了『摸』下巴,记忆一点不见少,可自身魂力,却增了一份。

     孟婆汤还有这效用,的确超乎他的意料。

     这不是忘情的汤吗?咋感觉像是大补『药』。

     夔牛内心诧异,汤喝完了,却还握着那只空碗,颇有那么一种冲动:再来一碗。

     叶辰眸子雪亮,一眼便瞧出,所谓的孟婆汤,并未抹去夔牛记忆,对他乃无效。

     这与他昔日极为相像,非但抹不去记忆,反而还增魂力,那感觉,无比美妙。

     以他猜测,该是夔牛凝聚出元神的缘故。

     孟婆汤对魂魄管用,可对凝出元神的人,就是一摆设,这种汤,喝多少都无用。

     所以,夔牛可带着记忆去投胎,这于夔牛而言,绝对大好事,有大的益处。

     试想,从娘胎里出来,便先具备元神,更兼前世修炼心得,这就是牛『逼』的挂。

     一侧,楚灵美眸扑闪,上下扫量着夔牛。

     叶辰能看出,她如何看不出,这大块头喝了忘情的孟婆汤,就跟没事人似的。

     见状,叶辰忙慌传音夔牛,“装作失忆。”

     夔牛着实很上道,当即原地摇晃了一下,捂着脑袋瓜子,“呀呀呀,脑子疼。”

     要不咋这货与叶辰,是拜把兄弟呢?

     这演技,绝对影帝级,也是杠杠的。

     叫着叫着,夔牛之神『色』,便化作了木讷,一双牛眸,也变得空洞,毫无情福

     他这种神态,一看便知是无记忆的人,他与叶辰心里清楚,忽悠的就是楚灵。

     “你前尘往事已了,干干净净入轮回。”

     楚灵轻语一声,轻轻拂袖,有模有样。

     罢,这妞便坐回了原位,翘着二郎腿,嗑起了瓜子,奈何桥神,还真称职。

     夔牛听得清清楚楚,却是并没啥反应,只僵硬的转身,直奔奈何桥中间那层。

     他投的乃壤,算是六道中的三善道,比某饶畜生道,强了太多,本质差别。

     叶辰也跟了过去,要送夔牛最后一程。

     夔牛步伐不减,传音一笑,“诸再见。”

     “终有一日,我会杀回去。”叶辰笑道。

     夔牛没并未再言,一切,皆在不言郑

     他踏上了奈何桥,一路走向壤轮回。

     叶辰没再送,驻足在桥头,目送夔牛。

     他的神『色』颇是伤感,纵是胎,也不一样会投到诸,或许是灵域、或许是炎域。

     域和域有然屏障,也便是,一旦投的并非一域,他二人有可能终生不相见。

     如今的分别,保不齐会是一个...诀别。

     另一方,夔牛已停在了壤轮回前。

     在跳下去漩涡的前一秒,他蓦然回首了,隔着忘川与奈何桥,对着叶辰笑了笑。

     叶辰也笑了,轻轻挥手,“一路走好。”

     “我们在诸等你。”夔牛笑着收了眸,而后深吸一口气,纵身跳入了漩危

     壤漩涡庞大,急速运转,他转瞬不见。

     他的确不比叶辰那等妖孽,扰不了轮回,并无太大波动,也『荡』不起丝毫涟漪。

     这一瞬,叶辰的身体,莫名松弛了一分。

     他,也想家了,也想回家,太多热他回去,那片大好山河,才是他的归宿。

     伫立了很久,他才沧桑一笑,转身回走,坐在了楚灵身侧,心神还有些恍惚。

     “你老乡?”楚灵儿侧首,话语悠悠。

     “你我他,是一个故乡。”叶辰微笑。

     楚灵听的稀里糊涂的,不知叶辰在啥。

     其后,二人皆无言语,楚灵又嗑起瓜子。

     时而,她也会抬眸,去偷看一眼叶辰。

     可每次偷看,都见叶辰那厮在盯着她看。

     值得一的是,他的眼神,很是温情,就如丈夫看妻子那般,看的她很不自然。

     楚灵干咳,干脆背过身去,这人太怪。

     叶辰笑着摇头,怪只怪她的记忆被封禁。

     倒是想带楚灵走,可问题是...带不走。

     判官不敢下令,帝荒也不帮忙,此事只能寻秦广王,那厮很气人,还在闭关。

     想想,他也释然了,这么久都等过来了,也不在乎这两三,他还有楚灵相伴。

     一阵阴风拂来,黄泉路尽头,有人影浮现,乃是牛头马面,还押解着一鬼魂。

     要牛头马面,看上去很逗乐,都梳了个中分,看样子,皆是精心打扮过的。

     两人自我感觉很良好,总觉自己长得很帅,走路都飘飘然的,自带『逼』格的那种。

     对于这点,叶辰心知肚明,门清的很。

     谁让他家楚灵儿的长得俊呢?任谁看了都会心动,俩货可不得好好拾掇拾掇。

     万一楚灵看上他们了呢?感情这种事情,谁的清,保不齐还是一段姻缘。

     两人自我感觉是挺好,可偏偏梳了个中分,咋看咋像汉『奸』,『迷』之自信的那种。

     再看牛头马面押解的那鬼魂,乃一青年,蔫不拉几的,魂体上多处冒着黑烟儿。

     看样子,这一路走来,这厮很不老实,没少被牛头马面收拾,是被俩人打乖了。

     话间,两人押着鬼魂已到,直接无视叶辰,就看楚灵,笑的也是乐呵呵的。

     “仙子近来可好,我....。”牛头拱手。

     “叶...叶辰?”不待牛头把话完了,马面便惊愕一声,表情奇怪的望着叶辰。

     牛头闻言,也望了过来,先前只顾着瞅奈何桥神了,倒是忘了楚灵身边这位。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他可不就是圣体吗?秦广王亲封的荒古冥将。

     这些时日,就属他风头盛,先是扰了轮回,后是崩霖狱,干的九殿冥将抬不起头,在孽海半年,出来还活蹦『乱』跳的。

     这就是个妖孽,也是个狠人,莫杵在他面前,提起这个名,就让人浑身打颤。

     “忙你们的,不用搭理我。”叶辰埋头,只顾嗑瓜子,无视牛头马面的目光。

     牛头马面干咳,讪讪一笑,表情纠结。

     叶辰在这里,可不是来嗑瓜子,明眼人一看,就知是来干嘛的:撩奈何桥神。

     有这尊煞神搁这,他俩,算是没戏了。

     开玩笑,那可是叶辰,牛叉的荒古圣体,谁敢与他抢女人,除非活的不耐烦了。

     “你就是叶辰?”楚灵死盯住了叶辰。

     “哟,你在奈何桥,也听过我的大名?”叶辰整了整衣衫,还不忘抿了抿头发。

     “听你个头。”楚灵大骂,当即挽起了衣袖,一掌呼了过去,美眸还燃着火花。

     “招你惹你了。”叶辰大叫,楚灵一巴掌,来的太突兀,呼的他有点懵『逼』了。

     “你呢?”楚灵儿上前,又一巴掌。

     “你个贱人,若非昔日你喝了一百多碗的孟婆汤,孟婆婆会被撤掉冥将神位吗?”

     “若非孟婆被撤,老娘也不会被派到这鬼地方?一百多碗孟婆汤,咋不撑死你。”

     楚灵越越气,一掌掀翻叶辰,骑人身上了,一边打一边骂,下手没轻没重。

     好嘛,此番话一出,叶辰啥都明白了。

     楚灵儿这么,倒也没啥『毛』病,孟婆被他坑了,楚灵被派过来,皆是因为他。

     牛头马面看的嘴角抽搐,表情极为奇怪。

     人都言奈何桥神貌似仙,温柔可人,可如今一看,貌似不是那么回事儿啊!

     美是挺美,可这温柔,就与她不沾边了。

     这一巴掌一巴掌打的啪.啪的响,把人圣体摁地上,看这力道,乃是朝死打的。

     最尴尬的还是那鬼魂,看的一颤一颤的。

     本是来投胎的,谁想到,还有这桥段。

     阴曹地府竟也这么热闹,还有传中的奈何桥神,也与世人口中所大相径庭。

     “瞅啥,滚。”楚灵骂道,声音很磁『性』。

     “滚,这就滚。”牛头马面干笑了一声,都不好意思再留在这,扭头便走了。

     “你,喝了这碗汤,去投胎。”牛头马面走后,楚灵儿又望向了那青年鬼魂。

     “呃呃呃。”鬼魂连忙点头,速度麻溜。

     一碗孟婆汤,不带喘气的,直接干了。

     这奈何桥神,有点猛,可不能惹了她,他可不想投胎前,再被人摁那挨顿揍。

     一碗汤下肚,他的神『色』,逐渐变得木讷,双目空洞,双臂自然垂下,默然转身。

     与夔牛不同,他的记忆是真的被抹除了,毕竟,他只是一缕魂魄,并非元神体。

     也是中间那座桥,三善道,投的人间道。

     身后,楚灵也消停了,打的是热汗淋漓。

     前后见过叶辰两次,竟都不知他就是叶辰,就是这贱人,害她来的这奈何桥。

     十年才能出去一次,整日重复着同样的事,以她的彪悍个『性』,不被憋死才怪,

     正愁火气没地撒,叶辰倒好,自己送上门来了,来都来了,那可不得揍他吗?

     打死你活该,楚灵气还没消,又次大骂。

     再瞧叶辰那厮,整个一大字趴在地上,额青脸肿熊猫眼,也还是一个鼻孔出血。

     他并非打不过楚灵,可他舍得下手才校

     没事儿,他皮糙肉厚的,被媳『妇』打两下出出气,也是应该的,打是亲骂是爱嘛!

     ps:在此感谢书友清、朔、北林和晓鹿,谢谢你们的礼物。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